45年种下3万多株牡丹古稀老人匠心育“国色”

关注

□本报记者 郝志臻 通讯员 岩子 摄影报道

“五一”节后,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记者走进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马场垣乡翠泉村的一处牡丹园内,上万株各色牡丹花开正艳,花香怡人,三三两两的游客漫步其中悠闲观赏满目的国色天香。

在一株近2米高的牡丹树前,一位中等身材、头戴凉帽的古稀老人仔细打量着满枝粉中透红的牡丹花,时不时小心翼翼地掐去花枝上的枯叶,眼神里满满的收获感。他叫王维民,是翠泉村的村民,也是这处牡丹园的主人。

以前,这里并没有牡丹园,而今天这个有着3万多株各色牡丹、占地0.6公顷的牡丹园是老人几十年的心血。

牡丹花开绚丽、花形优美、清雅高贵,是吉祥富贵的象征。现年70岁的王维民老人早在45年前就与牡丹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聊起这个占地0.6公顷的牡丹园的“成长记”,王维民老人几乎有说不完的感慨和回忆。

地处湟水南岸的马场垣乡海拔较低,气候温润,盛产瓜果,有着“瓜果之乡”的美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包产到户的春风吹进青海东部的河湟大地,王维民一家人分配到了可以自主经营的土地。据王维民介绍,在当时那个年代,他家所分配到这片土地在两条沟岔的交汇处,算不上优等土地,坑洼不平,肥水不流。

在当时那个年代,王维民虽然家里养着好几头牛,还经营着小生意,但依然对这些土地视若珍宝。马场垣是民和的“瓜果之乡”,王维民也把土地的出路寄托在林果产业上。

王维民一家人不缺吃苦的精神。看着坑洼不平的自家土地,王维民不等不靠,带着一家人挽起裤脚,掀起一场家庭式的“农田改良运动”。

那个年代没有实现机械化种植,王维民一家人靠的是手中的铁锨和人力架子车。尽管这样整地的效率非常低,但王维民并没有放弃,而是一年接着一年干。经过几年的持之以恒,土地平整好了,也种上了苹果、“神不知”等果品。

然而,令王维民没想到的是,一家人辛苦经营的果园,结下的满树硕果并没有卖上好价钱,一年的水果收入还不够全家人一年的辛苦钱。

王维民开始琢磨“出路”。当时的王维民在马场垣机耕队工作,眼界比较宽,思路比较活,原本喜爱牡丹的他,在辗转反侧的苦思冥想中产生了种植牡丹的念头。

王维民回忆说,他当时在想,既然种果树不值钱,索性种一些牡丹,至少房前屋后也好看一点,说不准将来可以吃上“牡丹饭”。

那一年,王维民是一个25岁的年轻小伙子,思路定了,说干就干。当年秋季,王维民坐上火车直奔河南洛阳选购牡丹苗。那一年,他以每株0.5元的价格从洛阳带回来100株牡丹苗进行栽植,遗憾的是只成活了30%。

跑那么远的路买回来的牡丹苗成活率竟然如此低,虽然心里不好受,但王维民还是给自己打气鼓劲,他怎么也想不通湟水谷地这么好的气候竟然种不活牡丹。

他没有妥协,第二年继续前往洛阳选购牡丹苗,这一次共带回来150株牡丹苗。令王维民高兴的是,所带来的150株牡丹苗成活了142株。

这样的成活率,让王维民一下子来了兴头和干劲。从那一年开始,王维民把更多的心思放在牡丹的培育扩繁上,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着它们茁壮成长。

时光如梭,岁月荏苒。几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那上百株牡丹已经扩繁成了3万多株,曾经筷子粗细的牡丹苗已经长成了一两米高的牡丹树,这片曾经不起眼的贫瘠土地也摇身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牡丹园,每年吸引着上万名游客前来游园赏花。

王维民几十年的心血全部倾注于他的牡丹园。如今,一株株牡丹争奇斗艳,而王维民却从当年的年轻小伙变成了一脸沧桑的古稀老人。依托这数万株各色牡丹的资源禀赋,王维民的儿女们在牡丹园内经营起了一家农家乐,既为前来赏花的游客提供了就地用餐的便捷,也让牡丹资源优势开始向经济效益优势转变。

几十年前,转产牡丹种植伊始王维民曾怀揣着将来能够吃上“牡丹饭”的梦想,而几十年后的今天,王维民梦想成真。当然,王维民的目标并不是停留在自家吃上“牡丹饭”,更盼望他的牡丹园能吸引更多的游客来民和、来马场垣乡、来翠泉村,让更多的当地群众吃上“乡村旅游饭”、走上乡村旅游致富路。

【来源:海东时报】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前往
全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