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犯法,长沙公安实权人物韦树恒落马,与贪官刘建宽深度交集

真探社
4月前  
对一名50岁刚出头,在重要岗位履职的老公安来说,韦树恒的落马对陌生人来说有些令人惋惜,但对熟知他、和他打过交道的某些人来说,他的被查,却是值得奔走相告的喜讯。
在“清廉长沙”官宣的内容中,用词严厉:“韦树恒……背弃理想信念,丧失党性原则,政治品质恶劣,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贪婪腐化,执法犯法,以权谋私,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职务犯罪。”
上述内容,与多份投向纪委监委的材料内容相印证。
韦树恒作为土生土长的长沙人,从21岁开始,就任职长沙市公安局郊区分局预审股民警。
从履历看,其从警生涯一直都在长沙,从基层民警做起,直至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大侦查作战中心指挥长,可谓身居要职,办了不少大案要案。
然而,问题也出在这里。如此重要岗位,对“丧失党性原则,政治品质恶劣”的韦树恒来说,为其“执法犯法,以权谋私”形成了便利条件。
挪个岗位宣布调查,颇有深意
2021年10月,韦树恒从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大侦查作战中心指挥长,调任长沙市司法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同月21日,韦树恒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委审查和监察调查。
挪个位置宣布调查,这种做法并不鲜见。一般来说,这种手法主要对付那些负隅顽抗的腐败分子。
韦树恒学的是宣传,搞的是预审,反侦查意识远超常人,加上他主管宣传工作多年,善于为自己披上一层光环加以保护。
但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严密的合谋与串供,也逃不过党纪国法。
先抓人,再审案,与落马贪官刘建宽深度交集
在长沙市知名艺术家、80多岁的摩西奶奶的微博文章写道,其子刘立强,因民间借贷纠纷,被韦树恒当成“黑恶势力”抓捕入狱。
当时抓捕刘立强时,动用了数百警力,全副武装,场面搞得很大。抓的时候是以诈骗罪的名义抓,宣布时却用了“涉黑恶犯罪团伙被打掉,警方公开征集涉黑犯罪线索”。尽管韦树恒设立了举报有奖,还是没有得到涉黑举报线索。
后来的事实表明,刘立强案是先抓再审,没有证据就定性,然后收集证据来定性,严重违反了司法程序。
结果案子办了一年多,手段用尽了,还是没有涉黑证据,无法以涉黑的名义起诉。
根据摩西奶奶的微博文章内容显示,刘立强的立案,就存在问题。刘立强与刘建宽的马仔曾楷峰有借贷纠纷,曾楷峰多次以刘建宽的名义要刘立强拿几千万个把亿“了难”,曾称,不给钱宽哥要搞刘立强。
刘立强则自认为民间借贷没有犯事,就没有答应曾,结果案发。
据称,韦树恒是刘立强案的办案主官。然而,在办理刘立强案时,韦树恒又与刘建宽深度交集。
据相关举报材料显示,某不法商人曾向刘建宽提供了巨额的资金,刘建宽则向韦树恒分享了这些钱款。
以权谋私,被指大搞刑讯逼供
实际上,韦树恒的行事、办案风格大胆,无视法纪,任性而为,一直为嫌疑人家属所诟病。
相关证据显示,在韦树恒的关照下,其亲戚程某华在长沙县开设的维也纳酒店,成为长沙公安的一个指居点。
相关材料显示,该酒店的7楼被全部封闭,这里常年关押嫌疑人,整层楼全部按公安办案场所进行改造。审讯桌,专业审讯椅,窗户封闭,直角软包,玻璃拆除,安装了摄像头等。
知情人指,这里实际上成了韦树恒等人大搞刑讯逼供的场所,很多案件由韦树恒指派公安定点在此处办案。
据多位嫌疑人家属反映,在此处遭受了刑讯逼供。
在刘立强自述对刑讯逼供的描述中,有人这样对刘立强说:“我要将你送到一个生不如死的地方”。
这个“让人生不如死的地方”,就是长沙县维也纳酒店会展中心店的七楼。
在这里,刘立强3个月没有上床睡觉,一天只给半个馒头一杯水,屎尿拉在裤子里,被各种折磨,殴打。至今,刘立强身体上留下烟头烧伤的伤疤,耳膜被打穿孔,指居期间因此被带至长沙市第八医院治疗。
另据湖南奇凡胜公司的董事长李凡奇从狱中寄出的自述材料显示,李凡奇案从经济纠纷,演变成强迫交易,其口供的取得,也是在长沙县维也纳酒店会展中心店的7楼。在这里,李凡奇自述被刑讯逼供,头戴头盔,再遭暴击,以及其他系列手段,让其苦不堪言。
最后,李凡奇留下与视频内容不一致的口供。为此,李凡奇的律师多次申请排非,而指居点无法提供对应的视频证据,被指刑讯逼供、非法取证。
节选自李凡奇自述
无视法纪,任性而为,曾指派警员围困律师
2020年8月6日,刘立强被抓2个多月后,据称在指居期间,遭受严重刑讯逼供,有知情同情者给家属打电话,其律师多次向长沙办案机关要求会见刘立强未果。
此后,在获悉公安部教育整顿长沙市公安局试点办公的地址后,律师们前往反映情况要求会见权,结果,韦树恒违规指派20多名警员包围了4名律师。
谈判的结果,在律师们的坚持下,才获得了仅仅十分钟的会见时间,而十分钟被办案人员监控的会见,刘立强一句话没有说,完全失控嚎啕大哭。
(END)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