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挡不住春天的脚步——长沙公安抗疫故事

新湖南xhn
4月前   湖南日报社新湖南客户端官方账号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王为薇 通讯员 刘思言
厚重的防护服下,是因无法正常排汗而奇痒难耐的身体;8小时的徒步爬楼,是对800余名住户的防控责任;一个“坏”手机,是因工作繁忙愧对家人的酸楚;一篇新警日记,是公安新兵的蓬勃力量;一个旧背包,是用专业抵挡病毒的生动注脚。3月以来,长沙公安民警的抗疫故事,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
“出不了汗”的防护服
照片中这位脸颊通红的民警,是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左家塘派出所社区民警陈磊。
熟悉他的同事知道,老陈又因无法正常排汗浑身发痒了。
(陈磊在社区值守。)
2011年8月6日,陈磊在处置一起因情感纠纷而引发的煤气罐点火自杀事件时,用身躯挡住了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和熊熊火焰,导致自己大面积烧伤达60%,从此留下了无法正常排汗的后遗症。
2022年3月26日,雅礼中学一名老师确诊,而陈磊所在的辖区内共有39名雅礼学生。
考虑到陈磊的伤病,派出所本要减轻他的工作,但陈磊却说:“基层警力有限,而且我的症状在气温低时反而轻一点,保证完成一线防控任务。”
他服务的红花坡、嘉园两个社区,每日约有23000人参与核酸检测,那几天,陈磊每日步数都在20000步以上。
有时是排队人较多群众情绪不稳,要进行疏导;有时是扫码、建卡、绿色通道等问题,要提供帮助;有时是群众不愿做核酸,要上门动员……陈磊闲不下来,每每感觉体温过高,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缓解后,继续开展工作。
有天晚上,嘉园社区一居民的健康码出现异常,但该居民拒绝前往隔离点,陈磊立即赶到现场开展工作。
当晚气温15摄氏度,穿上连体防护服,陈磊不能调节温度的皮肤立即“造反”,奇痒不止。
他默默忍耐身体上的不适,将注意力放在与居民的沟通上,直至这位居民同意配合隔离工作。
徒步8小时
“乌云遮不住太阳升起,疫情挡不住春天来临。”这是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洪山桥派出所民警段周锐3月28日夜里发的一条朋友圈。照片中的他身着防护服。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天凌晨3点到上午11点的8个小时,他就是穿着这身防护服,徒步爬楼32层,完成230余户、800余名住户信息的登记。
(徒步爬楼进行信息登记的段周锐。)
“开福区珠江郦城小区有一例确诊病例,请立即前往处置。”3月28日0时许,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公安分局洪山桥派出所所长何轲接到上级紧急通知后,立即通知全所民辅警迅速到位、准备行动。
“周锐,小区内可能还存在多名密切接触者,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们,准确核查身份信息,迅速转运至集中隔离点!”此时已是凌晨3时许,接到何轲的指令后,段周锐立即换上防护服,赶赴位于封控区的小区。
“警察同志,14栋的电梯有被病毒污染的风险,现在已经停运。”被工作人员告知后,段周锐没有丝毫犹豫:“我爬楼上去!”
于是,借助楼道里微弱的灯光,段周锐逐层敲门入户,挨家挨户登记信息、确认密接人员的身份。
段周锐终于完成最后一户的信息登记。一看手表,上午11点。8个小时,32层,230余户,800余人!
迅速完成信息上报后,来不及休息的他,又和同事们分批到封控区巡逻去了。
一部“坏”手机(小标)
“我的爸爸有一个坏手机,打电话老是没人接。”这是宁乡市公安局回龙铺派出所副所长龙跃豪5岁的儿子经常对小伙伴说的话。
究其原因,却很心酸:由于工作繁忙,龙跃豪总是漏接家人电话,面对儿子质问,他只能哄道:“爸爸的手机坏了,过完这段时间就去换一个好的。”
(龙跃豪与群众电话沟通。)
“你们谁劝都没用!我一定要回家送父亲最后一程!”一直在浙江杭州务工的村民王某某激动说道。听闻父亲不幸去世,他顾不上疫情管理,执意私自返回家中办理丧事。按照疫情防控规定,高风险地区回长必须隔离,但当地镇政府、村干部多次电话联系,均未能劝止其返乡,情况一度陷入僵局。
获知情况后,龙跃豪主动请缨去做王某某思想工作。他一边发动王某某亲友一起对其进行劝阻,一边跟踪关注其动态位置。“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疫情当前,请你配合工作。”通过宣讲法律法规、防疫政策和公民防疫责任义务等,刚刚到家的王某某最终表示理解,积极配合到定点酒店进行隔离。
处理完工作已是深夜,望着手机上漏接的家人电话,儿子那句“爸爸有一个坏手机”一直在耳边回响。此刻,龙跃豪多想疫情早日过去。
新警日记
2022年3月26日 星期六 小雨
下午,所长安志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继续参加银杏山庄隔离点的专项执勤任务。
当时我心里很慌张,暗自发问:我已经在这值守了四天,是不是我工作不得力?是不是我哪里出了问题?
不敢再往下想,我马上回答:“我是新警,是入党积极分子,我愿意!”并表示,哪个核酸检测点位最辛苦、最复杂,就交给我,我来负责!
(新警李彬韬。)
“好样的!不过……”安所说得委婉,“这次任务是闭环式,只能在酒店和隔离点之间‘两点一线’生活,比较辛苦。”
“没事,我愿意!”来不及听安所下文,我坚定回答。原来,安所考虑我是新警,刚参加公安工作,怕我呆不住、受不了。
安所批准我继续值守隔离点。上任务前,我打电话把我的决定告诉了爸妈,他们都很支持我,并嘱咐我“一定注意安全”。
在隔离点,我负责0点到8点的通宵执勤任务,虽然很累、很寂寞,但是,我是雷锋派出所的民警、是入党积极分子,肩上有责任,身上才有力量,我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力守护。
(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雷锋派出所民警 李彬韬)
一个旧背包
(徐浩的战术背包。)
照片中这个破旧的战术背包,属于长沙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第四特警大队中队长徐浩。
接到疫情防控工作任务后,两条浸着泛白汗渍的背带,落在徐浩的肩头,伴随他踏上疫情防控之路。
此轮疫情发生后,徐浩不顾左腿隐隐作痛的旧伤,主动申请走上一线岗位,组织队员主动与街道社区对接,组建防疫突击中队,担当尖山湖社区防疫志愿者,前往奥园小区一期维持核酸检测秩序。
身为大队警务技战术教官,徐浩深感责任重大,执法安全和民辅警的个人防护不容忽视。
针对疫情期间的警务工作,徐浩制定了全套的培训方案,把“安全”二字贯穿到防疫培训、应急处突、街面防控、维持核酸检测秩序等各个工作环节上。
长沙城区发现确诊病例后,他主动放弃休息,组织大队警力开展防疫处突盘查培训,特别是对红黄码人员盘查和拒检人员处置,全力保障大队民辅警的执法执勤安全。
破旧的战术背包静静躺在办公室一角,已经连续加班多日的徐浩再次成了“说话不算数的爸爸”,家里的小家伙在视频里一脸埋怨。妈妈摸着他的头安慰道:“爸爸是警察,警察要保护大家呀,我们要有耐心、有信心,等到大家都安全了,爸爸也就能回来了,我们也可以出去开心地玩了。”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