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阳性楼串”现象的一点看法……

设计师杂志
4月前  
1.可能存在的“阳性楼串”的现象
公众号罗济丝路的作者罗志刚老师发现,他收集到一些小区样本,存在与风向大致平行的“阳性楼串”现象,即:南北相对的楼栋有成串感染的现象。
样本1:图源来自罗济丝路
可以发现,感染者家庭存在一个显著的特征:南北阳性连成楼串。
在昨天网友回复补充的几个样本中,也有更多的案例表明可能存在这种现象。
2.香港淘大花园可能存在气溶胶传播
香港淘大花园是一个密集的高楼住宅群,总共19座,最大楼距只有60米,这个小区在SARS时期产生了社区传播。
原图来自Yu等人的文章【1】。作者应用计算流体力学软件计算疫情爆发时,带病毒气溶胶的垂直和水平扩散状况。我加上了E座7和8单元的剖面图,和零号病人位置(红点),可见厕所和狭窄的光井剖面。图中楼侧数字是发病病人所在户数(去除家庭内部传染情况)。图中E座附近楼宇受感染情况可见和东北风下大气扩散的可能影响相符。
当时气温在20度上下,湿度在75%~85%左右,适合病毒存活。风向则持续多日以东北风为主,如下图,支持上面所属大气扩散的可能分布。由此可见,淘大花园当时满足了气溶胶传播病毒的各种条件。
小编也找到了下三月下旬上海的风向记录以及温度概况,可以发现风向基本都是以西北/东南方向为主。而温度从月底到四月初是在20度上下的区间的,这个时间段上海的空气湿度也在70%左右。这段时间上海的气象条件也是满足气溶胶传播的特点的。
据香港卫生署调查发现淘大花园的疫情爆发的主要原因是:地台水漏设计不良,位于窗户下面的侧墙墙根,不是在地面,更没有盖子。住户不大可能冲水洗涤,基本用拖把,因此U形管内是长期干燥的。可能发生含病毒粪水的“气溶胶化”,成为强大污染源。 如图:
淘大花园的“采光井”宽1.5米,深却5米,高则近100米(第4层到第36层,住户33层)。下图右能够很清晰的解释淘大花园病毒产生竖向传播的原因:
横向传播后果如下图,在气溶胶源头不断输出的情况下60米的距离会产生一定影响。
3.小编掌握的样本研究
小编掌握的样本也存在楼串现象,这个社区早期发现的两例,分别是黄色实心的楼栋。
而后期也发生了串楼现象,小编提供样本的第一例无症状患者大约是在3月20日左右发现的,病毒经过了大概20天的传播,产生的串楼现象跟罗老师提供的样本很像。
本社区建筑进深在14米左右,间距在29米左右,另外老小区喜欢在阳台前伸出一个三米左右晒衣服栏杆,缩短了接触间距
此前发表文章在研究方向上可能存在方向性问题,受网友的批评指导和香港淘大花园的启发,小编推测本样本的传播点很有可能是卫生间产生的气溶胶传播。
进一步来研究产生楼串现象的小区主要户型,基本都是卧室在南侧,卫生间在北侧的布局方式。这种布局方式导致,小区的北侧界面基本都是卫生间和厨房,加大了传播的可能性。
我们做个传播假设,(以下为推断未经过验证)感染者在卫生间产生的气溶胶,通过穿堂风,输出给2号点位在卧室生活的人,2号点位再在3号点位的卫生间形成污染,由此形成了楼串现象。如若这种传播方式成立的话,每个传播周期大概至少需要5天左右,传播三栋楼串基本也需要15天左右。当然以上为假设,疫情期间希望大家理性判断。
另外,有网友指出有可能存在公共空间接触传播的原因,小编认为这个观点也是有道理的。
下图这个样本中,虽然也是串楼现象,但是被感染的社区基本为主主干道的端头,感觉这个样本存在公共接触传播的可能性很大。
4.小结与建议
疫情传播的复杂多样的,我们的分析只是非常浅薄的。但是,由于奥密克戎毒株传播比以往病毒都狡猾,只是希望提醒大家注意防范,目前疫区可能存在气溶胶与接触传播。
为不给抗疫增加不必要的负担,希望大家阅读完毕尽量不要分享本文,我们仅在公众号内部做一个开放性的探讨,如有不严谨的地方也欢迎大家批评留言。
PS:罗老师样本来源:同济师生及规划团队收集,图面地点信息做了隐藏处理。后感谢同济大学涂慧君教授、同济规划团队陈超、吴冠团队的协作,感谢华东建筑设计院曹珍福先生的技术支持。另外感谢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资深教授蒋大和。
1.Yu,ITS,et al.,2004,Evidence of Airborne Transmission of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Virus,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 350 n. 17, p. 1731-1739
请少转发,
保持低阅读量,
谢谢!!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