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参加18军52师进军西藏的父辈们(四)昌都战役

关注

△入藏先遣部队尊重藏族群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不住民房,不进喇嘛寺。这是部队在昌都以西的嘉黎郊外露营。

解放古蔺时起义参加18军52师

进军西藏的父辈们(之四)

昌都战役

代元兴

战役正式开始:52师骑兵侦察连10月4日由邓柯渡金沙江出发,去青海玉树的巴塘草原,6日与青海骑兵支队支队长孙巩汇合。8日骑兵支队开始南下。

10月6日,154团为主的右路迂回部队,在师副政委阴法唐、参谋长李明(军宣传部长夏川随行)带领下,由邓柯渡江前进。绕到青海玉树,随骑兵支队南下。

154团明确自己是迷惑藏军的任务,在渺无人烟雪域高原,努力前行,经囊谦县、类乌齐县赶去目标地恩达县,欲行军1500里切断藏军西逃路线。

(一)主力部队大进攻

10月7、8、9日,吴忠师长、陈子植副师长、组织部主任周家鼎组成指挥所,带领中路部队155、156团、军炮兵营、师直大队(师部随156团行动),于邓柯渡金沙江,向生达、昌都攻击前进。

155团通过当地头人找到4名30-40岁的渡工,带来牛皮船。靠这种船全团2000多名战士顺利渡过金沙江。后来他们背着牛皮船随一营行军,由一营副教导员张世英照顾管理。一路上他们介绍了很多藏军让人咬牙切齿的罪恶,很好地激起了部队战斗意志。

渡江后,155团在右,156团和军炮兵营、师指挥所在左,成梯形向昌都攻击前进。

155团前进的队伍中,有来自甘孜县,红军时期博巴乡政府的藏族同胞阿夺、翁扎两人作为向导、宣传员兼侦察员。一路上向师宣传科长魏克等人介绍包括藏军士兵及许多藏民受压迫的情况。战友们无不感到了藏民的苦难和解放西藏的必要性。

10月11日,两个向导巧妙带领155团3营8连绕到藏军据点背后,攻击藏军一个定本(50人)成功。

10月12日,156团沿玉曲卡、都兰多一线逼近藏军要塞郭堆。接上火,战斗中藏军被击毙20余人便退缩逃跑。

10月13日,155团参谋长肖猛带领前卫三营率先抵达西藏生达县附近岔口的盖雀小河,藏军在300米外据险防守。3营7连渡过齐腰深的冰凉的、青苔很滑的盖雀河,被冲走2名战士。

未上岸便受到藏军第三代本的攻击。藏军推开石头掩体发起猛烈打击,战斗异常激烈,我军伤亡数人。后续部队全面参与战斗。

双方隔河对打10余小时。解放军在重武器的跟进支持下,隔山攻击,藏军没有见过火炮进攻,认为解放军看不见藏军是有“找人炮”,隔山也能打到看不见的目标。匆匆寻路逃跑,主动撤退,又不知去向。

155团的进攻势如破竹,傍晚结束战斗。攻占第三代本的工事。取得重大胜利的消息传到156团,使整个参战主力部队受到巨大鼓舞。

155团到达生达县之后,受到生达藏族民众欢迎,有藏民拿出哈达、青稞酒、酥油茶款待解放军战士。

下午,156团在王立峰团长带领下来到生达县。晚上正搭帐篷准备休息时,报话机响起:

师长吴忠用暗语命令:“五弟,前方有生意”!

指示155团、156团不能休息,必须昼夜追击,咬住南逃的藏军。说是如果让其不停南逃,可能导致昌都藏军提前撤退,战役计划落空。

王立峰团长和155团参谋长肖猛立即命令部队撤除准备宿营的帐篷,连夜出发,向南追击。(部队发放药品减少疲倦,加快行军速度)。

两个团的将士8月底才到高原,气候不适应,气喘吁吁、心跳眼晕地行军,又负重御寒服装、口粮和武器弹药,相应笨重。

他们不分白天黑夜紧追藏军,艰难地行进着。

他们在进军昌都的10多天内,连鞋子也没有脱过。战役结束时,许多战士的脚肿大得脱不下鞋子。

为了提高追击速度,156团把在郭堆战斗中缴获的马匹组成10人骑兵侦查小分队,由一名侦查参谋带队,抢先走在全团最前面。

16日下午,他们在小乌拉山追上南逃的第3代本主力。为了完成任务,只顾骑马前进,遭藏军伏击牺牲7人。但还是一直坚持战斗到团主力达到。

经地形勘察,敌人占据地形优势,十分得意猖狂。几百名藏军在阵地悠闲休息,我主力达到也纹丝不动。王立峰团长企图迂回攻击,可找不到上山道路。

17日,52师炮兵营赶到。见藏军继续据守。炮兵试射时炮击不准,藏军还手舞足蹈,一片怪叫,甚至吹起号角,十分嚣张。

当开始进行效力射击时,成排的炮弹集中在藏军中间爆炸,几顶帐篷也炸飞起来。藏军见势不妙。急忙骑马逃跑。

经过生达、小乌拉山两次战斗后,藏军向昌都败退。155、156、师直及炮营继续尾随追击。

此时,师长吴忠判断藏军仍在昌都,再次命令衔尾追击,154团加紧迂回包围昌都。

小乌拉山战斗结束,155、156团面临断粮。王立峰用暗语向师长报告:“后勤处长的东西全部没有了”。吴忠师长示意:吃四条腿的(战马)。

156团在多兰多彻底断粮。两天没有饭吃了,战士全身酸软无力。这里几十户藏民主动送来几十框圆根(一种像萝卜的块茎植物),王立峰按价一个大洋一框付款。藏民们原来给藏军送东西都是无偿的,这次还收到银子,磕头感谢,直称是“玛米·强秋森巴(菩萨兵)”。

吃过圆根,每人分了4、5个。156团连续追击60里到达昌都。被戏称“四个圆根进昌都”的部队。

10月15日,155团来到两山之间20-30米宽的杂曲河峡谷,4个渡工的牛皮船要被急流要冲到下游很远,战士上岸后,又背船到上游渡口回渡第二批战士。700多人、骡马、弹药全部送过河,渡工一天没有休息、没吃没喝,有一个胳膊都肿了,渡完天黑。

4个渡工随行8天完成任务,准备返回时,双手磨出血泡,张世英教导员看着都流泪,付给每人付10块银元,他们却死活不要,还说你们那么远来打藏军,谁给你们钱了,我们划船也应该。教导员和战士们默默注视,目送着他们离去。

10月16日155团三营抵达杂曲河东岸的洞洞竹卡,距昌都100多公里。大概还有3、4天路程。

洞洞卡是一个20-30户的村庄,部队在飘着大雪的河滩上过夜。参谋长肖猛、师宣传科长魏克找头人阿达帮助,得知臧军威吓藏民,说解放军如何凶恶,不许帮助解放军,并把树木砍成“断头树”,还是新鲜刀痕,说谁帮助解放军就该树一样。藏民十分害怕。

清早起来,藏民看到睡在飘雪河滩上的解放军。李孝云回忆与我父亲一个排的贵州战士张介良睡下没有起来就牺牲了。

藏民发现解放军并未扰民和抢东西。藏民非常感动,知道被骗。迅速组织起来,帮助解放军做成14只木排,每只安排一个渡工,战士们用铁铲、饭碗、枪托帮助划水渡过杂曲河。

木排划到岸后,发现跑来5个神情坚毅、衣冠整洁的藏民。为首的自我介绍叫甲本次成,他向魏克报告,他们是昌都小头人,特来迎接解放军解放昌都。消灭压迫广大藏民和小头人的西藏地方军。并躬身献上哈达。叙述很多昌都藏军危害小头人和普通藏民的罪恶。

魏克十分高兴,简单宣传了政策,分发了解放军多样文告。告诉他们上马回去做好准备,在昌都迎接解放军。

过了杂曲河部队彻底断粮了。战士走着眼冒金星,有的昏倒在地,醒过来抓雪填嘴,又晃悠悠着前进,有人一边走一边在做梦。

有的坐下就起不来,牺牲了。

三营机枪连三名战士奉命购买糌粑,半天空手而归。路上捡到一个牛皮口袋的糌粑,为遵守民族政策和纪律。强忍饥饿没有吃,等到失主骑马来找,失主不知如何感谢。铁定的民族地区纪律是战士们用生命捍卫的。

此时三营有20多人掉队了,驼炮骡马死活不走。

奉营长命令教导员张世英回头寻找掉队战士。在一个叫香巴热巴的地方,见7、8人围坐讨论。二连一个党小组长敬礼报告,因肚子饿掉队,见三连一个战士偷吃藏民的圆根,正开会帮助他。

张世英自问:偷吃是错误,几天没有饭吃又是谁的错呢?发话:知道错误就行了,暂不要继续追究。找到种地藏民赔礼道歉,藏民又送两筐圆根。张世英付出5个大洋。这是155团在昌都战役唯一的一次违纪事件。解放军在藏区秋毫不犯赢得了藏民的人心。

进军西藏打的真是政治纪律仗,民族政策仗。

忍着饥饿,向前走着。

黎明时,来到一个村庄,战士看见一部分人群。

原来甲本次成带领藏民在村口迎接。路边摆着圆根、糌粑、鲜奶、酥油茶、鸡蛋。甲本次成捧哈达挡路迎候。

藏民们枪过战士的碗和茶杯,倒奶倒茶。155团战士们好好地补充了可贵的能量。

部队优价付给大洋,买下全部食物分发各班。藏民手捧大洋,拿到额头碰,吹听回音,有的感动得泪涕不分。

从此以后,155团每过村庄,都有迎接和食物,解放军文告贴在醒目的地方。全是小头人甲本次成的安排。

后来部队解放了昌都,任然断粮。有一天次成送来5头牦牛、20只羊,给钱还生气、赌气不收。再三解释才照价付出款项。

小乌拉山战斗,10多名战士牺牲,156团参谋长张子超发狠拼命战斗打击敌人,一口气追了5天5夜,全营500多人,掉对300多人。10月19日21时抢占了昌都城边杂雀河上的四川桥,见无人抵抗。最先进入昌都。立即控制城内各要点及云南桥。第二天进入昌都总管府。

城内藏军一个甲本及军政人员200人缴械投降。藏军一片不堪一击的样子。群众迎接解放军,送来部分食物。

当夜,155团先头部队抵进昌都北郊,左路部队军侦查营一部也进入昌都汇合。

愚昧、不开化的藏族僧众还在昌都还在求神,赌咒解放军。

原来10月12日传来宁静县(现芒康)藏军第九代本340余人向53师157团起义投诚的消息,昌都藏军心理彻底崩溃了,一片混乱。

20日,155、156团主力及军炮兵营入城。得知藏军西逃,派两个连追击,又派一部分兵力向东南阻击前方溃逃下来的藏军。

左路部队在昌都西南10余公里俘虏100余名藏军。

进入昌都的清剿中,155团、侦查营、骑兵支队各有俘获。

△南路进藏部队在竹巴笼与藏军展开战斗。这是我军机枪阵地。(摄影/章 洁)

(二)最苦大迂回

担任迂回包抄任务的154团,8日来到青海玉树的巴塘草原与骑兵汇合,9日通过巴塘草原,向囊谦前进。

已经是10月的天气,齐膝的白雪皑皑,一片寂静,没有人,没有野兽。

在这片海拔4000多米的无人区,艰难行进。据宣传干事刘广润回忆,冰雹砸到马眼睛上,马也瞎了。给战士派发一种草盔,防止冰雹打在眼睛上。没有几天也坏了。战士的脸皮也冻脱皮了。

部队在静静地前进,没有声音。只听见踩雪“嚓嚓”地响。

团长郄晋武突然听见“嘎嘣、嘎嘣”的声音。提出批评。两次制止不行。前去查看,发现战士行军过河衣裤湿水后,没有干被冻硬,像铁皮一样,发出摩擦声音。为战士们的拼命行进的战斗精神感动不已。

154团按照三、二、一的顺序,每个营相距一天的距离。先向北进军。后绕道向南。

14日,眼看囊谦寺就要到达前的一座5000多米高山上。夜晚,遇到一场很大的暴雪。154团部队全部被大雪掩埋。天亮后,一个人也看不见,吹号叫醒时,东一个、西一个从雪地爬起。有的再也没有起来,无法清点人数。

最感人的是在邓柯找上门来的老红军周大兴,红军长征生病遗落在甘孜。解放军来到甘孜后,在邓柯主动要求参军做向导、翻译、侦察员。对渡过金沙江等战斗起到重要作用。在囊谦寺高山,突发心脏病牺牲。身上找到他留给妻子的遗书,直言重回部队的高兴心情,死而无憾。

16日消灭第七代本的一个甲本30余人。

因资本家弄虚作假,蛋黄蜡和代食粉分量不足,一天的份量只够一顿。部队开始缺粮。战士们吃衣服棉花,后来解不下大便,疼得地上打滚。吃烧过的牦牛角和骨头粉,上吐下泻。后来,由于马匹饿死的多,战士们先吃血、再吃马肉。马皮煮了当干粮嚼。

部队行程被大雪山延误两天了,团长郄晋武拼命到前方查看。走了一个通宵没有找人,却找到了通往囊谦寺的路。遇到侦察排赶来汇报,藏军在重镇类乌齐县调整兵力,增兵到支牙桥和甲桑卡桥布防。

等了很久,大部队才赶到。布置下任务后继续前进。

离开囊谦寺,三营迷路走错了方向。

17日154团二营继续赶往甲桑卡桥。一天多时间才到达。看见藏军在甲桑卡桥设置的战斗工事无法进攻。到傍晚待炮兵赶到,用炮击炸开挡在桥头的巨石,接着发起猛烈进攻,激战一个夜晚,抢占了甲桑卡桥。一排长赵连华脚被打伤。

17日骑兵部队侦察连猛烈进攻类乌齐县的知牙桥。最终取得胜利。一、二连直奔重镇类乌齐县。

这里驻守着第七代本主力。当解放军52师骑兵侦察连副连长刘胜国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时,敌人慌乱企图逃跑,一个叫莫钦海的战士手疾眼快,把一个为首的藏军打到。其它四处乱窜。

部队在树林收缴武器。歼灭一个甲本(25人),俘虏60余人,第七代本仅几十人逃走。

占领类乌齐后,骑兵支队留下参谋长郭守荣驻守。发现800匹马累死300多。

骑兵继续向恩达县前进。

17日154团二营结束甲商卡战斗已相当疲倦了。一营还有两天路程。接到师长20日必须感到恩达县的命令。立即启动急行军。

悲壮的大行军开始了。

这是何等的行军?几天几夜不脱衣服、不睡觉。休息时身上背包也不许解下,依靠在山石边迷糊一下就开始走。

很多人走着像喝醉酒一样,闭着眼,东倒西歪地行进。

边走边打瞌睡,恍若梦游。困乏得不知我为何物。

但是,赶快走,不让藏军跑掉的信念,引领大家坚持前进。

18日凌晨骑兵侦察连最先抵达恩达县。活捉19名睡梦中的藏军。秘密占领制高点。向恩达桥攻击。消灭一个定本。

终于截住藏军退路。部队饿、累至极……。.

马上开始修筑工事,阻击藏军西逃。

同时又接到军长指示,主力部队已攻入昌都。守敌溃逃,不知去向。骑兵支队须反向向昌都攻击。敌人在哪里,就追到哪里打。

20日拂晓骑兵支队进抵昌都西面宗驿山口……。

20日,154团先头部队到达恩达县。当郄晋武团长赶到恩达县时,看见300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500-600人,掉队60-70%.

最后,按部队先后到达恩达县的统计:

二营连续走了28个小时没有停脚。

团部连续走了30个小时没有停脚。

一营连续走了40个小时没有停脚。

骑兵支队一连张宽连长在18日占领恩达县后,带队经朱古寺、浪达方向前进。零星敌人见势缴械投降。

20日拂晓,骑兵支队与52师骑兵侦察连跟着从浪达距离朱古寺谷道东口,已离昌都仅20公里。在一个叫加林的地方,遇到撤离昌都,西逃到朱古寺的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派出、欲与我军联系起义的代表。举着哈达迎接解放军。便迅速前往朱古寺。

12时骑兵侦查连长夏怀道、指导员明宝金见到阿沛阿旺晋美。

21日,154团政委杨军也带骑兵侦察排赶到朱古寺,同孙巩与阿沛谈判协商:藏军按指定地点送交武器,就地召开欢迎藏军放下武器的大会。杨军、阿沛讲了话。抓住英国电台负责人福特等4名英、印特务。

22日骑兵支队副政委田普惠组织遣散站,遣散藏军。遣散连排军官85人,士兵2062人。发放路费2万多元,骡马510匹。

藏军人员非常诧异,卿卿我我地议论。解放军真是菩萨兵啊!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没有被杀头、不割耳朵、不剁脚,不强制劳役,还发路费回家。依依不舍地离开,把解放军的越传越远。

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不仅军事仗赢得漂亮,政治仗也赢得辉煌。

24日,师政委王其梅率18军指挥部抵达昌都,在举行祝捷大会时他带头列队,迎接长期主张和谈解决西藏问题的阿沛阿旺晋美等人返回昌都,并让他们仍住原昌都总管府,优礼相待。155、156团古蔺籍战士基本都见证了这一历史事件。

△1950年10月,解放军发动昌都战役,打开进军西藏的大门。昌都解放后,藏族群众感谢官兵给他们带来自由幸福。

1950年10月24日昌都战役胜利结束。完成了解放军在大陆的最后一次战役。完成了被刘少奇称为“解放西藏的淮海战役”。

全歼昌都边使总署及第三(含两个代本)、七、八、九(起义)、十共六个代本。第二、四、六代本被各歼一部分。歼灭(含起义人员)5700余人。缴获炮3门、轻重机枪57挺,步枪3000多支。

解放军牺牲114人。打通了进军西藏的门户。

解放军后方支援运输队伍共动用8、9万人。

昌都战役情况传播到西藏各地后,西藏上层统治集团一片混乱,发生分化。反动势力受到抑制,西藏爱国力量得到发展,。

西藏地方军基本没有了战斗力,噶厦政府只有和平谈判的一条道路。战友们欢天喜地,唱歌跳舞。

(三)战后忍饥挨饿

昌都战役胜利后,由于藏军溃败时,烧毁了储备粮食。部队严格执行进军西藏不吃地方的规定。部队到处采购无法,阿沛·阿旺晋美也出面积极组织采购支援。

因运输跟不上,部队最终还是断粮。据陈焕军伯伯口述,昌都战役胜利的会师大会结束,走回师部所在地的喇嘛庙,就饿得走不上最后那几步石梯了。

生活物资越来越匮乏。按照李孝云伯伯90岁时的亲自口述,饥饿难耐,直接可以说到了能够让我舒服地吃一顿大米饭,然后拉我出去枪毙也无怨的程度。他亲自看到我父亲一个排的一名战士饥饿得走不起路,在地上爬着出去小便。

据李孝云回忆有一个青海藉起义士兵,妄图偷走空投粮食逃回青海被抓住,连以上干部开现场会后执行枪毙。

河里有鱼也不允许去捕。大家说:盼昌都,到昌都,到了昌都喝糊糊。

有钱也没有粮食可买。父亲记得去采购牦牛,因藏民可能不太识数,只说山这边多少钱,走过去的就不算。反正牦牛走不快,人也走不快。只好抓住几条就是几条。

煮牛肉吃,无盐无味,很难下咽,身体出现营养不良,精疲力竭地走不起路,整天贪睡。有的饿吐血。二十多天就这样熬着……。

继续坚持二十几天,空中航线探索试验形成,空投物资到了(有粮食、海带等等)才逐步好转。牦牛运输队随后也慢慢供应上来

未完待续---

文|代元兴

图|中国军网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前往
全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