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城的贤妻张蕙兰,养育杨家两代三十余人,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

关注

张惠兰,不是烈士,却能葬在烈士陵园。她是贤妻良母的代表,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但却无怨无悔的抚养丈夫杨虎城的六个子女。

之后又抚养12个第三代孩子长大,加上断断续续抚养的多达30多人。就连杨虎城的两个侄子,张蕙兰同样视如己出以母子相称。

她默默的在背后复出,被人们称为是“无名英雄”。

杨虎城1893年11月26日出生,陆路二级上将、陕西省主席。后来因和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而被捕。之后蒋介石就把他囚禁了12年。

1949年9月6日,杨虎城和幼子杨拯中、幼女杨拯贵,以及宋绮云、徐林侠夫妇和幼子宋振中等八人被军统特务用刀捅死。之后又用硝镪水毁灭尸体。真是残忍至极。

2009年9月10日,杨虎城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杨虎城将军一生有三位夫人,分别是罗佩兰、张蕙兰和谢葆真。在他的三位夫人之中。罗佩兰是杨虎城的原配夫人。谢葆真加入过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她和杨虎城结婚,是经过党组织批准的,后来给了杨虎城很大的影响。她们两人能文能武,在两个不同时期追随着杨虎城,所以很多报刊对她们做了大量的报道。而有关张蕙兰的报道却很少,可以说是少为人知。

张蕙兰和杨虎城成亲后,不仅对丈夫的革命事业很支持,而且还尽心尽力、默默无闻的照顾杨母。对于罗佩兰、谢葆真的子女更是视如己出。所以她被称为“无名英雄”。

杨虎城于1893年11月26日,出生于陕西蒲城县孙镇甘北村的一个贫困家庭。家里以种地为生,有时父亲杨怀福还做些木匠活赚些家用。

由于家里经济条件差,杨虎城只读了两年的私塾就下学了。为了补贴家用,12岁的杨虎城就去了一家饭馆做工。

到杨虎城15岁的时候,突然家遭变故。当时清朝还未灭亡,父亲杨怀福因仇人陷害而杀人,结果在西安被清政府绞杀。

杨虎城那时家里太穷了,杨怀福被绞杀了,家里却没钱安葬,于是只得向乡亲借钱安葬父亲杨怀福。基于这个原因,杨虎城就在家乡组织了一个丧葬互助组织孝义会。

这个丧葬互助组织孝义会,是以相互帮助为宗旨,就很好的解决了没钱丧葬的问题。所以后来组织得以扩大。队伍扩大后,就改为劫富济贫为宗旨的中秋会。

当时国家在腐败的清政府统治下,国力贫弱,百姓苦不堪言,此时的清王朝已经大失人心,终于在1911年,爆发了武昌起义。

武昌起义是辛亥革命的开端。武昌起义胜利后,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就有十五个省宣布独立脱离清政府。

当时在武昌起义爆发后,陕西也爆发了反清革命。杨虎城就带着中秋会的人加入了革命的队伍和清军作战。

清朝在辛亥革命的打击下,虽然走向了灭亡,但革命胜利的果实却被袁世凯和北洋军阀政府所得,社会依然是动荡不安。袁世凯做上总统后,由于裁军,杨虎城就退伍回家了。

家乡有一个和官府勾结的恶霸秀才李桢,李桢在当时无恶不作,是当地一害。嫉恶如仇的杨虎城就将李桢打死了。由于杨虎城为大家除了一害,自然就成了人们心目中英雄。

但杨虎城杀了和官府勾结的恶霸,所以就被官府通缉,杨虎城迫于无奈就带着百十号人做了刀客。

张蕙兰是孙镇上中医张养清的女儿,张养清是一个申明大义、明白是非之人,对杨虎城很钦佩。

张蕙兰于1905年出生,在10岁的时候,那时杨虎城的母亲身体不适,张养清是中医,就每天让女儿张蕙兰送汤药给杨母,所以杨母很喜爱她,并有意让她做儿媳妇,张养清知道后很高兴。

于是经杨母和张养清做主,就把杨虎城和张蕙兰的亲事定了下来。

四年后,也就是1919年,此时的杨虎城已经成为了陕西陆军第三混成团第一营营长,而此时他已经和罗佩兰成亲三年了。

有一天张养清对杨虎城说:“我敬佩你的为人,愿将女儿相许。”

杨虎城听了急忙说:“不可不可,我已经和罗佩兰成亲三年了,岂能再娶。”

张养清道:“听闻罗夫人能文能武,是将军打仗的好助手,但在家里呢?母亲谁来照顾。就让蕙兰做偏房吧。”

杨虎城道:“蕙兰秀外慧中,做偏房实在委屈她了。”

张养清道:“宁为君子做小,不为小人做大,惠兰跟着你,并不委屈。”

杨虎城道:“此事还需和母亲商量。”

张养清听了笑道:“你的母亲早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杨虎城是一个孝子,既然母命在身,就答应了亲事,和张蕙兰正式拜堂成亲。

其实此时,罗佩兰早已和杨虎城成亲。她们结婚后,罗佩兰就一直随军行动,在部队中很快学会了射击和救治伤员的本领,有时还会亲临战阵慰问士兵,所以士兵们都称她为巾帼英雄、军中花木兰。

婚后五年,由于常年的行军打仗,罗佩兰就得了一身的病,而刚好这时又怀有身孕。杨虎城出于对罗佩兰照顾,就把她送到母亲身边。

罗佩兰回家,又是怀着孕,杨母非常高兴。而此时张蕙兰已经进了杨家的大门。

虽然场面有些尴尬,但张惠兰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所以当罗佩兰和杨虎城到家后,张蕙兰就让杨母上座,再让杨虎城和罗佩兰坐在两边,然后张蕙兰就分别杨母、杨虎城、罗佩兰施礼、奉茶。

张蕙兰向杨母、杨虎城奉过茶后,又端起酒走到罗佩兰面前说:“姐姐,请喝茶。”

等罗佩兰喝完茶后,张蕙兰就说:“吃了这杯茶,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今天当着丈夫和婆婆的面,我向姐姐保证,姐姐说向东,妹妹我绝不向西。”

罗佩兰听了这话,非常激动的搂住张蕙兰。当然杨虎城母子见到她们姐妹一心,自然也很开心。

当杨虎城离开后,由于罗佩兰身体不适,又怀有身孕,所以照顾杨母和罗佩兰的重任就落在了张蕙兰一人身上。

在张蕙兰的精心照顾下,罗佩兰于1922年顺利的生下一子。

身在军旅的杨虎城得知这个好消息,非常高兴,就给孩子取名为杨拯民。同时又分别写了三封信,其中一封是写给张蕙兰的:

蕙兰妻览:你佩兰姐幸生男孩,我闻之不生欣忭,但你姐平素身体虚弱,又在新病之后。一切饮食起居我妻务须小心侍候,以免你姐劳神。只要你姐母子平安,就是你的功劳,我便非常感激也,千万万。此问近安并颂合家吉祥。

张蕙兰收到信后,感受到杨虎城对自己有深深的寄托之情,自己不能辜负丈夫对自己的信任和托付,所以后来张蕙兰对罗佩兰母子的照顾就更加尽心尽力了。

几个月后,陕西军事有变,罗佩兰担心丈夫杨虎城的安危,所以就想去找杨虎城,但此时孩子还小,自己身体又虚弱,一时间让她左右为难。

这时张蕙兰就承担起把罗佩兰母子送到杨虎城身边的责任。

1923年初,张蕙兰把家里的事交代好后,就带着罗佩兰母子踏上了千里寻夫的征程。

当时国家不仅贫弱,而且混乱,外有强国欺凌,内有土匪、军阀横行,可想而知张蕙兰一行人的艰辛。

尚幸皇天不负有心人,她们还是得以安全的到了杨虎城身边。当杨虎城看到妻子和孩子,心中的喜悦之情自然难以言表。

罗佩兰对杨虎城说:一直以来,我们母子之所以平安无事,多亏了蕙兰妹妹的精心照顾,这次若没有妹妹在身边为我们母子受苦,我们母子早已死在深山了。

杨虎城听了后,对张蕙兰满怀感激和敬佩之情。

本来杨虎城想让张蕙兰在身边多住一段时间,但张蕙兰却说:有姐姐在你身边照顾你,我就放心了。如今乱世,我得回去照顾母亲,所以明天我就回去。

杨虎城本想让张蕙兰再留住几日,但由于张蕙兰的坚持,同时自己也确实担心母亲,所以就没有再坚持要张蕙兰留下。

过了两天后,杨虎城就派了两名士兵护送张蕙兰回到了老家。

到了1924年,罗佩兰又生下一女,名为杨拯坤,这时杨虎城已经是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师长。但没过多久,罗佩兰就得了肺结核。在这样的情况下,杨虎城就把长子杨拯民送回老家交由张蕙兰抚养,而杨拯坤还小就没有送回老家,而是在当地找了一个奶妈抚养。

1926年春,杨虎城策应国民革命军北伐和北洋军阀交战,杨虎城此时是大名鼎鼎,敌人抓不住杨虎城,就想找杨虎城家人的晦气。

但好在有张蕙兰在,张蕙兰带着杨母和杨拯民早已经离开家乡。当然张蕙兰带着杨母和杨拯民逃亡时,一路上是吃了不少苦的。没有吃的时候,就在脸上抹上灰,然后去讨吃的,尚幸,她们三人还是安全的来到罗佩兰身边。

1926年10月,此时的罗佩兰病情更加严重了,她对杨拯民说:“多亏了你娘(张蕙兰),你长大了要好好的报答她呀。”

1926年10月24日,罗佩兰握住张蕙兰的手说:“我不行了,我们犹如亲姐妹,我死后,拯民、拯坤就拜托给你了。”罗佩兰说完,就离开了人世。

此时张蕙兰身上有姐姐罗佩兰深深的托付之任,因此她对拯民、拯坤的照顾就更加的尽心尽力了。

1927年2月9日,杨虎城前往西安,出任国民联军第十路军总司令。没多久,第十路军改为第十军,杨虎城为军长。同年5月初,杨虎城又出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

后来杨虎城在军中认识了谢葆真,1928年初,两人就结婚了。

没多久,张蕙兰带着拯民、拯坤来到杨虎城身边。

当谢葆真要向张蕙兰敬茶时,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

杨虎城就找机会对谢葆真说“张蕙兰敬老扶幼、操持家务”,又跟谢葆真说了以前张蕙兰的经历。

谢葆真听了,对张蕙兰敬佩不已,从此她们也就如亲姐妹一般了。

后来谢葆真又生下一子,名为杨拯亚,当时由于时局的原因,杨拯亚没出生多久,杨虎城就带着谢葆真去了日本,而杨拯亚就寄养在南京的一个官太太家里。

杨虎城在日本期间,国内时局变化莫测,于1928年5月,日本在济南制造了济南惨案。同年6月,日本又制造皇姑屯事件,炸死了东北军奉系首领张作霖。

杨虎城认为中日之间必有一战,所以就急忙回国,筹备军务。

此时张蕙兰想到杨拯亚这么小就被寄养在官太太家,很心疼孩子。于是就找到那个官太太。岂料官太太却把孩子送到了保育院。

当张蕙兰赶到保育院的时候,小拯亚已经身患重病,没几天就夭折了。

小拯亚死了,张蕙兰很伤心。

没过多久,拯民却又突然患病。杨虎城得知情况后,就把拯民安排到青岛的医院救治。

拯民住院了,张蕙兰自然要在医院陪他。但这样拯坤却没人照顾了。杨虎城于是就把拯坤带走,交给了谢葆真照顾。

但拯坤和谢葆真不熟,根本不愿和谢葆真在一起。哭闹着要去找娘(张蕙兰),杨虎城无奈,只得又把拯坤送到张蕙兰身边。

这时张蕙兰不仅要照顾拯民,还要照顾拯坤,肯定很辛苦。杨虎城愧疚的说:“又要打仗了,孩子的事,我顾不上了,辛苦你了。”

张蕙兰坚定的对杨虎城说:“有我在,你放心走吧。”多么深明大义的女子呀。

后来杨母在北平病重,张蕙兰知道后心中非常挂念婆婆,好在这时拯民的病情已有所好转,于是就带着拯民、拯坤前往北平去见婆婆。

当杨母见到张蕙兰和拯民、拯坤时,心情大好。再加上张惠兰的悉心照顾,杨母的病情大有好转。

张蕙兰的贤惠和孝顺,杨母是看在心里的,这些年来张蕙兰一直默默无闻的照顾杨家老幼,让杨母心中对张蕙兰即感激又愧疚。

有一天,杨母对杨虎城说:

“这些年来,惠兰尽心尽力的把拯民、拯坤抚养长大,她对两个孩子就如亲生的一样。要没有她,我这老骨头也早入土了。她如此贤惠,我觉得很对不起她。她进门这么长时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我盼她能有个后啊。”

杨虎城听了后说:“请娘放心,我一定会善待蕙兰的。”

杨虎城是孝顺的孩子,母命如此,他不敢怠慢,再则,张蕙兰确实默默付出了很多,这些杨虎城都是看在心里的。所以后来杨虎城和张蕙兰相处的日子也就多了起来。

终于,于1931年,张蕙兰生下一子,取名为杨拯仁,不过可惜的是,孩子五岁的时候就夭折了。

时间到了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为了民族存亡,就兵谏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于是就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西安事件得到和平解决后,张学良、杨虎城为了抗日大局出发,就放了蒋介石。

当时杨母叹息的对杨虎城说:“你枉打了半辈子的仗。如今既然得罪了蒋介石,就不该放了他。你比张学良大八岁,五谷杂粮白吃了。你们放虎归山,等着蒋介石报复吧。”(后来果不其然,张学良、杨虎城先后被蒋介石囚禁。)

在西安事变后,杨虎城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被迫带着谢葆真和杨拯中去美、英、法、德等国考察。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杨虎城多次给蒋介石发电要求回国抗日,却都遭到拒绝。

1937年11月底,杨虎城从国外回到香港,正当他准备参加抗日工作之时。但却在同年12月的时候,杨虎城和家人以及秘书,刚去到南昌不久就被囚禁了。自此杨虎城就开始了他十二年的囚禁生涯。

杨虎城被囚禁后,杨家自然被国民党特务监视了。张蕙兰就对孩子们说:“不要随便跟外人交往,现在不是以前了,小心被狗咬着。”

孩子们虽然还不太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他们也清楚,母亲张蕙兰这是对他们好。所以,孩子们很听话。

杨拯民在张蕙兰的悉心照顾下,渐渐的长大。并且还参加了八路军、去延安学习。

到杨拯民去了延安后,张蕙兰很不放心,当时张惠兰还不太了解延安,认为杨虎城被蒋介石囚禁了,所以就担心杨拯民会被扣留在延安。于是就在1938年冬的时候,向延安写了一封信,说自己病了,想让拯民回家一趟。

之后杨拯民在中央组织部长陈云的批准下,回到家中。张蕙兰见到拯民果然从延安回来了,这才放心。

而此时杨拯坤却一直闹着也要去延安,根本不能安心的在学校读书。张蕙兰想让拯坤读完高中再去延安,但拯坤怎么也不愿意。

此时拯民回来了,张蕙兰就让拯民去劝劝妹妹拯坤。

第二天,拯民就去了拯坤所在的学校,

拯民对拯坤说:“母亲(罗佩兰)去世的早,父亲还被关着呢,娘(张蕙兰)把我们拉扯大,她太不容易了,要听娘的话。”

拯坤也不想让张蕙兰担心,所以听了哥哥拯民的话,就决定听话好好的读书。

1941年,杨拯坤高中毕业。这时张蕙兰对她说“你爹还在关着,国民党那边是不能去的,你就去延安吧。去到延安告诉哥哥,不要想家,奶奶由我照顾呢!”

拯民、拯坤兄妹参加革命后,张蕙兰和杨母则一直在等待着杨虎城的归来。

1943年,杨虎城已经被关6年了。这一年,杨母病重,社会各界都盼望蒋介石能高抬贵手,让杨虎城归来尽孝。但杨母和家人却始终不见杨虎城归来。

到1943年10月的时候,杨母离开了人世,此时杨虎城还是未能归来。张蕙兰伤心的含着泪对杨虎荣(杨虎城弟弟)说:“蒋介石是不会发慈悲的,入土为安吧,不要在等了。”

在建坟墓的时候,张惠兰又对杨虎荣说:“家里的事如今就指望你我了。我们生前是一起照顾老太太的,死后我也要和你一起照顾老太太。就在两边修建两个洞穴吧。”

早在之前,杨虎城带着谢葆真和杨拯中出国时,他把谢葆真的另外四个女儿拯美、拯英、拯汉、拯陆留在了外婆家。

但当杨母去世后,外婆家的生活也很困难,再难以养过这四个孩子。张蕙兰就把四个孩子接到自己身边抚养。虽然她们也不是张蕙兰亲生的,但张蕙兰对她们还是一样的视如己出。

生活虽然艰苦,但张蕙兰却一直默默的坚持着,经过她的悉心照顾,不仅把拯美、拯英、拯汉、拯陆养育成人,而且还让她们参加了革命。

不仅如此,后来杨虎城的这六个孩子(拯民、拯坤、拯美、拯英、拯汉、拯陆)都成了家,并且又有了下一代。这时抚养照顾孩子的责任又都落在了张惠兰的身上。当时让张惠兰从小带到大的第三代孩子就有12个。若是再加上断断续续照顾抚养的,就有30多人。

那时在张蕙兰身边,可谓是第二代长大离开,第三代来。第三代年长的离开,年幼的又来。

子孙环绕,看上去确实很热闹,很幸福。虽然孩子都是罗佩兰、谢葆真子女的孩子,张蕙兰却一直默默无闻的付出,从无怨言。

但也可以想到当时的困难,孩子多确实热闹,但当时兵荒马乱的,养育这么多孩子,可想而知生活的艰辛。

张蕙兰敬老爱幼,默默的为杨家付出,不仅尽心照顾杨母,而且还把罗佩兰、谢葆真的子女抚养长大。同时又抚养了这么多第三代的孩子。张蕙兰对杨家三代,可谓是尽心尽力,娶妻如此,夫复何求!杨虎城有此贤妻,亦当无憾了。

张蕙兰除了养育杨家第三代孩子,她对罗佩兰、谢葆真的家人也很照顾。

比如,当时罗佩兰妹妹一家生活困难,张蕙兰就把她一家接过来住。再如,张蕙兰还把谢葆真妹妹谢玉珍的孩子接到身边上学。

还有杨虎城弟弟杨虎荣的妻子,留下两个年幼的儿子(拯晋、拯湘)就离开了人世。后来杨虎荣又娶了一个老婆,但两个孩子却常常受到继母的打骂。张蕙兰心疼孩子,就把两个侄子接到自己身边抚养,并以母子相称,直到把他们养大成人。

西安解放之时,杨拯民已经是陕西大荔军分区司令员,这时他回到了家中,拯坤也回来,自己养大的侄子拯晋、拯湘也回来了,以及谢葆真的四个女儿也回来了。

这时杨家老中少三代二十多人齐聚一堂,虽然杨家二代子女,都不是张蕙兰自己所生,但她们却真心的把张蕙兰当娘。

在宴席上,拯民代表弟弟妹妹向张蕙兰敬酒说:“愿劳苦功高的老娘健康长寿。”

这时张蕙兰说:“娘看到你们长大有出息了,比什么都开心。如果你们爹、你们的母亲,还有拯中能在,该多好啊。祝福他们早日回来。”

此时,张蕙兰还在等待着杨虎城、谢葆真的归来。但可惜的是,1949年9月6日,杨虎城和杨拯中、杨拯贵以及秘书宋绮云一家不仅被特务被匕首捅死,而且又用硝镪水毁灭尸体。真可谓是残忍至极。(谢葆真在狱中久经折磨,于1947年死于狱中)

1993年2月7日,张蕙兰因病去世,享年88岁。她去世后,乡亲们赠送一副挽联:“贤妻良母敬老扶幼堪称懿范,辛苦一生节烈奉献功在国家”,横批是“无名英雄”。

张蕙兰在临终之时, 她对孩子们说:“我想回老家祖坟照顾婆婆,又想葬在杨虎城身边,就怕自己不合格”。(杨虎城葬在烈士陵园)。

张蕙兰的子女们说:“娘的恩德照千秋,我们感谢你,人民感谢你。活着您不能和父亲在一死,死了一定要葬一起。”

后来在张蕙兰子女们的请求下,陕西政府就批准张蕙兰和杨虎城葬在一起了。张蕙兰虽然不是烈士,但她却能葬在烈士陵园,她是当之无愧的,这也是她应得的荣耀。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前往
全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