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中考试卷倒逼换英语教材?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否认指责

关注

“我们请求撤销巴彦淖尔市教育局2020年做出的关于初中英语教科书选用决定。”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以下简称“仁爱所”)将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和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告上法庭,11月11日,在第二次开庭审理时,该所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诉求。

作为一家教材编著机构,近几年仁爱所不止一次将教育部门告上法庭。

这场纷争始于2019年。2006年开始,巴彦淖尔市初中英语教材一直选用的是仁爱所编写的版本,但从2020年秋季学期开始,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英语教材取而代之。

“可以换教材,但不能用换中考考题的方式倒逼换教材。”仁爱所所长赵勇说,自己气愤的并不是换教材本身,而是巴彦淖尔市教育局不符合程序的操作。

对此,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否认用换考题来“倒逼”换教材,表示“换教材的呼声由来已久”“换教材是顺应老师、学生的意愿”。

中考前夕突然换考题

2019年5月,一则全科换卷的通知,打乱了巴彦淖尔初中师生的阵脚。在距离中考还有两个月的时候,当地突然通知当年中考全部使用包头市的中考试卷。

多年来,包头初中英语教学采用的是“人教版”的教材,巴彦淖尔则采用“仁爱版”教材。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的英语老师张琪介绍,两本教材内容有很大差别,词汇量、话题、语法都不一样,“人教版”要比“仁爱版”难一些。

该校带班参加过2019年中考的英语老师李慧回忆,“刚开学的时候就有消息传出要换考题,也有人说英语可能不换。”李慧坦言,突然通知换中考考题,由于两地日常英语教学内容差别较大,老师和学生都很紧张,不过整个市都要换题,“学生只能抱着你不会我也不会”的心态应战。

11月12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到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采访师生。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石佳/摄

中考前夕,李慧给学生印发“人教版”英语教材词汇表、重点知识点表,这位从教十几年的老师使出浑身解数,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带着学生突击学完6册“人教版”教材。

乌拉特中旗第一中学得知消息后,派出老师前往包头的中学培训学习,该校在写给巴彦淖尔市有关部门的建议中写道:“把他们(包头)初中各年级的试卷带回来给我校的学生试用,结果英语科目出现了相当大的问题,孩子们在解决英语试题能力方面差距相当大……老师和家长们表现出很大的焦虑,孩子们也为此出现了一定的心理问题。”

当年的英语中考成绩印证了两地的差距:巴彦淖尔市2019年中考英语平均分为54.06分,比包头市低了近13分,及格率仅为26.96%,在各科中处于低位。

此前据其他媒体报道,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多次讨论过是否要用包头的英语题,考虑到仅英语一科单独命题保密成本过高,所以决定英语也用包头的题。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当地采访了解到,近些年巴彦淖尔初中阶段教材只有英语、数学与包头使用的版本不一样,其他各科基本相同。临河五中一位数学老师介绍,巴彦淖尔数学用“人教版”,包头用“北师大版”,但内容差别不大,换试卷对师生影响较小。

教材选用被叫停后又重启

2019年2月14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发布了初中英语教材选用公告,并在4月1日公示了选用结果——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中英语教科书供全市统一使用。

但结果公示后,“仁爱版”教材的编写机构仁爱所,就向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举报称教材选用程序不合规。

教育厅审查认为,教育部2014年出台的《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教科书选用结果公示时间不少于7日,按照行政法的相关规定,7日为工作日而非自然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仅公示了7个自然日,存在重大而明显的瑕疵,不属于一次合法有效的选用。

2020年5月,巴彦淖尔市教育局重新启动教材选用工作。5月8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向内蒙古教育厅请示选用初中阶段英语教材,当日内蒙古教育厅给予批复,同意巴彦淖尔市教育局重新评选,严格按程序选用适合本地学生的教材。

经过评选后,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发布公告,正式用“人教版”初中英语教材代替“仁爱版”。这次公告公示期为6个工作日、8个自然日。这一次,内蒙古教育厅认定教材选用符合程序,理由是教育部2019年底出台的《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没有对公示时间做出要求。

5月8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发布《关于初中英语教科书选用结果的公告》。

《2020年初中英语、各学段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科书选用情况的报告》显示,巴彦淖尔市教育局计划分3年换英语教材,从2020年秋季学期初中起始年级开始启用“人教版”教材,2021年、2022年将陆续更换初二、初三的教材。目前教育局给初二、初三年级学生采购的仍是“仁爱版”教材,但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发现,临河四中、五中还有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初二、初三年级的学生都自行购买了“人教版”教材。

实际上,部分巴彦淖尔一线教师支持英语教材从“仁爱版”换成“人教版”。这些老师给出的理由是,“仁爱版”教材过于简单,学生小学和高中英语教材使用的都是“人教版”,学生从初中升入高中时,教学内容难以衔接。

张琪说:“我们很好的学生刚上高中时,也回答不上来英语老师的有些提问。”后来发现,是因为初中“仁爱版”英语教材就没有讲这些内容。张琪仔细对比两本教材发现,“人教版”单元与单元之间内容连贯,知识点有深有浅,有拔高有拓展。

在给学生教了一年“人教版”后,张琪发现“底子好的学生很有收获”。她认为,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学生还是要“紧一紧”,应该换成“人教版”,“不然难以应对高考。”

然而更多的师生支持更换教材是因为已经换成包头考题。《2019年包头市英语中考说明》明确是根据教材命题的:“以人教版教科书七至九年级五册书的主要内容为考试范围”。

临河五中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包头和巴彦淖尔两地的考试难度差距较大,“包头题难得多,英语阅读理解的题型也不一样。”

2020年4月7日,乌兰特中旗第一中学向巴彦淖尔市教育局申请2020年秋季开学使用人教版英语材料,“由于近年我们中学使用包头考题,包头地区英语是人教版教材,而我们用的是仁爱版教材,这给我们教学带来诸多不便。我们在学习仁爱版教材的时候还得兼顾人教版教材,时间紧迫、任务繁重,给我们的教学增加了负担。”

在巴彦淖尔市中小学教研室对仁爱版初中英语教材使用情况的调研报告中也能看到,多位学生和家长申请更换英语教材缘由是中考使用包头考题,学习两本教材“给孩子学习带来许多不便和困扰”“孩子本来学习任务就繁重,这无疑加重了孩子的学习负担”“给我们带来了很大压力”。

这份调研报告也总结出“仁爱版”教材的不足之处:小学、初中、高中阶段英语教材版本不衔接;教材编排体系存在问题;语法归纳不系统化,学生不能集中学习;教材操作难度增加;配套的练习册不能及时更新。

尽管一些学校在汇报时都提到中考试卷变动对教材选用的影响,但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始终否认,坚称“中考试题是根据课程标准命题,不是根据教材命题”。

师生另买教材“混搭”上课造成混乱

巴彦淖尔市中考考题换成包头题已成定局,在中考的指挥棒下,发一本教材用一本教材,已然成为巴彦淖尔市各中学心照不宣的“变通”法则。

2019年秋季学期开学后,李慧和班里初二年级的学生都收到了“仁爱版”的课本,但她只能让学生自行购买“人教版”教材和教辅,日常教学也以“人教版”为主,“考题都换了,我不可能中考前临时突击。”

根据教育局换教材计划,2020年秋季还是给初二、初三学生发“仁爱版”教材。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走进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初二、初三教室,发现大多数学生只带了“人教版”这一本教材,该校一位初二学生告诉记者,“我们都没带仁爱课本,老师说先学人教,等到学期末再上仁爱。”

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一位初二学生自己购买的“人教版”英语教材。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石佳/摄

11月12日,记者来到临河四中校门口的启悦书店询问有没有“人教版”英语教材,老板从柜台下面掏出一本“人教版”初中英语七年级下册说:“你要哪一册?”,并且告诉记者:“买的人很多。”

两本教材混用导致了诸多混乱。李慧说,学生在网上买教材,页数、版本都不一样,甚至有的学生买了盗版书籍,内容上还有出入。

另外,巴彦淖尔市中小学教研室每学期组织的抽考、期末联考,考试题还是以“仁爱版”为主,中考又是考“人教版”,李慧满面愁容地说;“我们也很为难,不知道教什么好,学生英语成绩下滑,很多家长质疑我们没给孩子好好教。”

在采访中,李慧不止一次提到一线教师“太难了”。她说,中考题都换了,教材又不换,“教育局还下发通知必须用仁爱版的教材,我们只能偷着上课。”两本教材内容差别大,李慧说也来不及都教都学,只能以“人教版”为主。

此外,李慧还提到老师们都没接受过系统的培训,只能自己摸索着备课到深夜。如今李慧和张琪都希望能早日参加培训或者到包头学习,带着学生考出好成绩。

“换了教材后,我就跟不上了。”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初三学生王佳说,初二上学期自己能考100多分,现在只能考70多分。对于基础比较薄弱的王佳来说,“人教版课本太难了,生词太多,根本学不会。”

记者又询问了王佳的一位同班同学,这位同学平时英语成绩较好,他说自己的成绩没有太大变动,还觉得换成“人教版”挺好的,有利于高中阶段的学习。

随后,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又来到临河五中和临河四中随机采访多名学生。了解到不管是哪个年级,目前都以“人教版”教材为主进行教学。有的学生支持换教材,也有学生分不清两本教材的区别,还有学生表示老师让用什么课本就用什么课本。

11月13日,仁爱所所长赵勇向巴彦淖尔市纪检委举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连续3年采购2套教材浪费国家财政资金567万元。

赵勇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巴彦淖尔市从2019年秋季学期到2022年春季学期,已使用国家财政资金采购仁爱版英语教材、配合光盘、目录教辅3种合计567万元,而巴彦淖尔市中学师生又几乎人人购买一套人教版教材及教辅用书。赵勇气愤地说:“买了教材却弃之不用,严重浪费国家财政资源。”

“换教材是顺应老师、学生的意愿”

“人教版”教材已进教室,但是这场教材风波尚未平息。

仁爱所坚持认为巴彦淖尔市教育局选用教材过程不规范,他们认为教育局2019年启动教材选用工作,被内蒙古教育厅叫停后,又公开选用“仁爱版”,2020年就不该再启动更换程序,因为这违反了“教科书的版本一经选定使用,不得中途更换,应当保持3年以上的稳定周期”的规定。

就此,仁爱所向内蒙古教育厅提出行政复议,被驳回后又提起了诉讼,将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和内蒙古教育厅告上法庭,要求认定巴彦淖尔市教育局更换英语教科书的决定无效。

11月11日,此案在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此前,巴彦淖尔市教育局提供了教材选用过程中大量书证和部分录像,用以证明选用程序合法、合规。

在法庭上,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强调并非用换考题来倒逼换教材,根据巴彦淖尔市中小学教研室调研情况,巴彦淖尔市各初中老师、学生、家长都要求更换教材,原因是初高中英语教材不衔接,“仁爱版”教材简单,深度不够导致学生上高中跟不上。“更换教材呼声由来已久……从2013年开始就有教师和教研员反映更换教材。”教育局表示使用包头试题是在2019年,“根本用不着以换包头试题倒逼学生、家长、学校、教育局改变主意。”

对于仁爱所提出的选用教材公示期的质疑,内蒙古教育厅作出解释,由于2019年底《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没有规定公示日期,“新的管理办法优于旧法,”因此2020年巴彦淖尔市选用初中英语教材合规合法。

截至发稿前,此案尚未作出判决。

这并不是“仁爱版”教材第一次被更换。从2010年开始,仁爱所与广东、湖北、安徽等多省的教育部门对簿公堂,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教材风波。

2014年,广东、湖北多市擅自更换教材,仁爱所向教育部举报其程序违规后,教育部发文要求纠正。

仁爱所是一家民营教育研究机构,创办于1992年,已经编写了通过教育部审查的英语、化学、地理等3科教材。巅峰时期,全国有1100万初中学生使用仁爱版英语教材,市场份额占初中英语教材第二位。

多地更换教材导致“仁爱版”教材的市场规模缩小。巴彦淖尔市是“仁爱版”在内蒙古西部的最后一块版图。

“换教材是顺应老师、学生的意愿。”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郝建军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巴彦淖尔市小学和高中英语教材都是使用“人教版”,2013年开始,就有教师、学生、家长多次反映教材不衔接,“和中考换包头题没有关系。”

巴彦淖尔市总面积6.4万平方公里,各旗县发展差异较大。郝建军表示,任何一种教材都无法适用于巴彦淖尔市所有老师和学生,就目前情况来说,换用“人教版”教材是大家共同的意愿,“(有没有问题)等法院判决结果。”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琪、李慧、王佳均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前往
全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