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网恋夫妻逃离城市归隐深山做木匠 把猪圈改造成酒吧

关注
“我想我是回不去了。在城里,做木工扰民;做了车子,也没有地方跑。”顾玉鹏定了心思,“只要有一根网线,在哪里生活都一样。”

距离云南昆明城区外30多公里的团山村前,桃花绽放,柳树抽出新枝。顾玉鹏折下一枝桃花,修剪了枯萎的枝条,插在妻子袁婧手里木质的小鹿头部,取名为“桃花鹿”。他骑上自己手工制作的电动车,载着袁婧和爱犬“黑的”,缓缓行驶在山间回家的小路上。三年来,夫妻俩远离城市,回归山野,做了木匠,最终找寻到自己的“桃花源”。

“中国温度”特约

图文&视频/六扇门 编辑/一土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视频观看:“有网线在哪都一样”80后小夫妻自学木工辞职搬进山里

昆明北市区团山村一处公路边的二层小楼便是80后夫妻顾玉鹏、袁婧的住处和厂房。木栅栏围成的院子就是他们的生活园地,房前是一个美丽的池塘。

屋内,打磨机的沙沙声、刨木机的呜呜声、电焊机的滋滋声,有节奏地从屋内传出。在一间可移动的工作间里,细小的木屑如尘埃一般飞散,顾玉鹏头戴面罩,正在打磨客户定制的音响外壳。淡黄色干花装饰的工作台前,袁婧用砂纸打磨着椅子的棱角。

顾玉鹏不时停下动作,与袁婧交流。“这里要多磨几下,用手感受一下表面是不是平滑。”工作间的木质墙壁上,满是五花八门的工具。这些冰冷器械,维持着他们的生计,也维系着他们的情感。

“我们是通过网恋走在一起的,到现在已经12年了。”2007年,网名“猪坚强”的顾玉鹏与网名“飞天猪”的袁婧相识。有着共同理想的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当时,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的袁婧在昆明从事会计工作。

2006年,顾玉鹏从黑龙江来到昆明,不喜欢当时的工作,想出来干自己的事情。从小就喜欢捣腾东西的顾玉鹏,通过自学掌握了木工和电工技术。相识后,袁婧成了顾玉鹏的徒弟,“原来一直以帮着家里干活的心理在做,后来渐渐地也对木工产生了兴趣。现在在‘坚强’的教导下,会创作一些小东西。”

多年时间里,夫妻俩做过餐饮,创业也经历了一些挫折,最终袁婧又回到一家企业上班,精通木工的顾玉鹏还是痴迷于制作手工音响,多数时候是当作业余的兴趣。

他们就这样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上班、下班、朋友聚会。然而在城里做木工活也有了一些限制,会扰民,租金又略显昂贵。在一次换仓库的过程中,两人突突发奇想:为什么不把工作场地搬去山里呢?

“做手工,在城里与山里没有什么区别。”2016年,夫妻俩在长虫山的小哨村找到了简单的居所。他们将荒废猪圈改造成了酒吧。顾玉鹏还为妻子打造了一条溜索,自制了电动车,带着妻子到长虫山看日出日落。

山里通了网络,夫妻二人开始忙碌着生计。他们把自己做的一台手工音响放到网上去卖,“这可能是我们卖过最丑的手工制品,但没想到真的有人买。”这笔意想不到的生意极大地鼓舞了夫妻二人。他们开了网店,这样不仅可以赚钱养活自己,还能把兴趣继续下去。

一件定制家具从与客户沟通到最终完成,需要两周多时间,每一道程序都由他们两人亲手完成。

由于家具的体积过大,运输不便,现在他们只能针对本地定制。根据木料选择和设计的难度,收费的标准也不同。“去年,一位家长找到我们定制儿童沙发,我们采用了橡木制作,用了两个星期制作完成,收费500元。”袁婧说。而手工制作的音响,主要针对网店,价格不等。

对椅子进行了3小时的打磨后,袁婧走进了另外一间工作室。气割机,刨木机的操作等大型设备的操作都由她完成。暮色悄然,橙色的灯光下,袁婧按照图纸的设计,切割木头、打孔、刨花……繁杂的加工工序,让她有些疲惫。“这些都是常态,不做就没有饭吃。”与机械为伴的生活,日复一日。

顾玉鹏负责设计这些手工制品的图纸。“设计最难了,客户要什么样子,他们心中其实也是模糊的,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改,我的头都秃了。”坐在电脑前的顾玉鹏点燃一支烟,猛吸一口,手指在键盘上不停敲打。

休憩了一会儿的袁婧来到丈夫身边,又开始焊接音响电路。宁静的山野,山风呼呼。爱犬“黑的”与“榴莲”躺在工作间酣睡。“在城市的时候是朝九晚五,来到山里变成朝五晚九。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袁婧焊接好音响线路,打开音乐试听。

开店以来,他们的手工艺品曾经销售到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最远到过非洲。还有不少顾客,来到山里看夫妻俩,“他们鼓舞着我们继续在山里生活下去。”

由于小哨村村落拆迁,2019年3月初,他们在昆明北市区郊区的团山村山脚找到了闲置的民房,开始新的生活。搬来搬去的折腾、新居所停水……刚搬家后的几天,夫妻俩多次去村里协调通水的事情。网络也接不过来,顾客定制的单子又一直在催,被这些琐事烦透了的夫妻二人坐在看不到日落的山脚下,愁眉不展。

“离开城市,家人反对,连太阳能里的水也快没了。”袁婧沮丧至极。顾玉鹏不说话,去了电动车制作车间内,为新制作的电动车添加减震器——当专注于手中的工作时,那些生活中的烦恼似乎都消失了。

“我想我是回不去了。在城里,做木工扰民;做了车子,也没有地方跑。”顾玉鹏定了心思,“只要有一根网线,在哪里生活都一样。”

通过网络,夫妻俩结识了很多同样喜欢木头的人,这些同道中人也成为他们的一种精神支柱。两年前,他们参加了经营体验类观察真人秀节目《亲爱的客栈》。在节目现场,他们用捡来的树枝做了衣架;教嘉宾制作雪橇;用废弃的边角料制作了小鹿,被演员刘涛收藏。

“手工定制是我们的优势,可以活下去。”不过,一个现实也摆在他们眼前——网上同质化的手工制作音响产品越来越多,夫妻俩的网店生意下滑严重。顾玉鹏努力寻找着新的方向:“我就想创新,做别人做不了的东西。”

“桃花鹿”摆放在客厅的木桌上,手工制作的“山灯”点亮,在这个看不到夕阳的村落,二人坚定着自己的山野梦。

(2019年,腾讯新闻将继续邀请全国摄影师深入全国各地的贫困村,一同参与“中国温度”计划,同时我们也积极邀请各地政府、机构与腾讯新闻开展合作,共同实现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投稿及合作请联系:zgwd2018@qq.com)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前往
全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