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曾写作文赞颂亲情,归案后如何处置成难题

元旦假期前,罗平刚刚在语文课上学完朱自清的《背影》,那是一篇写父爱的散文。腾平给学生们布置作业,用一段话表现自己父亲的形象。腾平认为罗平的这篇短文“写出了真情实感”,还专门批注表扬了他。

衡阳市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罗家,一家人如今剩下姐姐罗倩倩。(张笛扬/图)

全文共4281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近四个月里,班主任腾平见过四五次少年的父亲罗x春,他的印象是“老实巴交、朴实、苍老”,“非常关心小孩,有时显得有些溺爱”。至于罗平的母亲,每次有人在罗平面前提起,他就变得沉默和烦躁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覃建行

被乡亲发现时,罗x春和谭x花已倒在自家房子的血泊中,他们的儿子罗平已不见踪影。

那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积雪还未融化,气温跌到了零度以下。湖南省衡南县官方通报说,当天18:40许,13岁的初二学生罗平,涉嫌用锤子先后重伤其母亲谭x花、父亲罗x春,并逃逸现场。谭x花45岁,有先天性智力缺陷。两人伤重不治。

罗平的行踪再现,已是在距罗家15公里左右的三塘镇上,距他行凶还不到一个小时,他走进了一家网吧,在那里打了两个多小时游戏。

2019年1月2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从衡南县委宣传部获悉,罗平已在云南大理落网归案。县委宣传部人士透露,罗平用父亲罗x春的身份证购买了动车票前往大理,这一趟动车D3967,历时超过13个小时,清早7时许上车,夜晚抵达。行凶后,罗平在动车上度过了2019年第一天。

云南或许是罗平向往的地方。

南方周末记者在罗平家中发现了他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语文试卷,在这份65分的试卷中,有28分来自于作文《亲情真好》,文中他讲述了自己随父亲回“云南老家”的故事,在那他见到了外婆、叔叔和不认识的表哥,经历了丢钱而又失而复得的“暖心时刻”。而多位罗家亲属表示,罗家一直居住在衡南,罗母谭x花也是湖南人,和云南并无联系。

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语文试卷上,罗平的作文《亲情真好》。(张笛扬/图)

没有人知道,这个初二学生对云南的向往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年仅13岁的他为何要对父母行凶。

1

案发后现身镇上网吧

衡阳市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湾塘组,稻田和屋顶上积雪还没融尽,走过蜿蜒的乡路后,孤零零的两层楼出现在一条上坡路的尽头,罗家四口人曾住在这里。南方周末记者赶到时,只剩衣衫单薄的罗倩倩站在房门口,目光呆滞,她是罗平的姐姐。

二楼窗户上架了一只喇叭,播放着哀乐,两具棺材摆在厅堂,没有遗像,供品只有一挂香蕉。

棺材还是村里花钱买的。没钱操办丧事,罗家亲属在案发后翻遍了罗家的边边角角,没有找到任何现金和银行卡,到镇上银行查阅后得知,罗x春名下仅有一张余额八千元的存折,他们怀疑存折也已被罗平带走。

2019年1月2日上午,事发两天多后,现场仍能看到凶案的痕迹。

罗倩倩是当天唯一的现场目击者,而她遗传了母亲的先天性智力缺陷,她声称在门外看到了罗平的行凶过程却不敢出声。案发后,她跑到不远处的大伯家报信:爸爸妈妈被弟弟打死了。但大伯对侄女所言有所怀疑,直到赶到现场才确认并让家属报警。

一名事后到场的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当天晚上七时许赶到现场,看到罗x春倒在了堂屋右厢房靠门的一侧,谭x花则倒在里间,救护车和警车已在现场。

罗家亲属介绍,凶器是一把手柄长约二十厘米的羊角锤,是罗x春生前用来钉钉子的工具。在罗家室内,多个和作案凶器类似的铁锤被随处摆放。

学塘村党支部副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警方在距离罗家三百多米的下坡处,发现了罗x春的电动车,那是罗x春出去打工的交通工具,罗平放月假时,罗x春也是骑着这辆电动车接送罗平,在那辆车的座底箱里,警方找到了作案凶器铁锤。

从罗家往外走约三公里,才能到学塘村的候车点,那里有通往镇上的公交班车,班车每天下午4时停运。案发时已入夜,班车已停运,但案发后不到一小时,罗平便出现在三塘镇上的网吧,并被监控摄像头拍下。

2

据称1000元学费预付款花剩200元

罗平从村里的学塘小学毕业后,又到村里的大山中学上初一,2018年9月升初二时,他转学到了三塘镇上的华星学校,那是2017年9月才建成开学的一所“高端民办学校”。

罗家亲戚们都知道,罗x春对儿子期望很高。在大山中学时,罗平每学期仅需缴1500元住宿费,转到华星学校后,每学期各类费用总计在8000元左右。罗家亲属介绍,为了方便罗平以后读书,半年前罗x春还贷款在三塘镇买了一套商品房。

对于罗平转学的原因,多名罗家亲属反映,罗平在大山中学就读期间曾被几名高年级同学欺负,有一次罗平因交不出“保护费”而吓得跑回家。

罗平在大山中学的班主任费明艳对此并不知情,不过据她了解,是罗平本人提出的转学意愿。办理转学手续的过程中,大山中学校长还对罗平作了挽留,看到罗平意愿强烈后作罢。

在华星学校,罗平转学后的班主任腾平回忆,当时罗x春通过该校一位老师的关系介绍才转学过来的,主要是“想来这边提升一下学习成绩”。

罗家家境并不富裕,所有的经济来源仅罗x春一人。

独门独户的罗家,外表上和普通农村房屋并无两样,但房屋内部并无装修,仅对墙体做了简单处理。屋内除了桌椅板凳和木制床铺,仅有的两件电器是摆在左厢房角落的一台老式电视机,以及厨房里的旧冰箱。

罗x春小学文化,是一名木工,以建筑装模为生,平时在三塘镇周边打临工,为了照顾妻女,他早出晚归,不敢走远。村民们对罗x春的印象简单:老实、本分。

罗x春的一位小学同学介绍,也正是由于老实本分的性格,罗x春多年未成家,后来特意托人从邻县安仁介绍了一个“先天性智力缺陷”的女人。

“先天性智力缺陷”被遗传给了女儿罗倩倩,她已经21岁。一名罗家亲属介绍,罗倩倩曾经读了5年幼儿园,之后就没再上学,几年前曾出嫁,但没过多久便被退回娘家。

谭x花仅具备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一位在学塘村卖猪肉的老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就在2018年12月28日晚上,谭x花还在她家买了3斤猪肉,并说和往常一样等她丈夫回来再付钱。“她每次都是在我这里赊账”,这名老太说,没能等到还钱,却听到了噩耗。

对于命案发生原因,衡南县的官方通报解释为“家庭纠纷”,但具体纠纷内容,目前并不清楚。

班主任腾平最后一次见到罗平是在2018年12月29日。28日15时,华星学校开始元旦假期,腾平事后了解到,放假当天罗平曾告知罗x春打算放学后玩一会再回家,结果罗x春一整晚都没等到儿子。

29日下午,罗x春找到腾平,但直到傍晚还是没找到罗平,罗x春便回家等消息。

直到晚上10时左右,腾平得知罗平在同学家里,便通知罗x春到三塘镇接他回家,罗x春赶到后,腾平当面批评了罗平,罗x春的情绪却很平静,“轻言细语地对他说,‘老师讲的听进去没有?’”

罗x春带罗平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他们还专门给腾平打了电话,告知已安全到家。

然而到家后,罗x春发现,近一周前罗平向他要的1000元学费预付款并未上交,被花得只剩200元。罗平的二伯母周某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这一情节,周某家在三塘镇上,和华星学校离得近,罗平有时会去她家借宿,罗x春也常和周某交流罗平的情况。

腾平确认,近期确实曾让学生们自愿缴纳下学期的1000元学费预付款,而罗平并未交这笔钱。

3

课本封面写满游戏外挂代码

在罗家,罗平的课本被堆放在一个破旧衣柜中,一旁,他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各科试卷被揉作一团,其中政治57分、英语26分、语文65分。

在七年级下册的《语文》课本封面上,罗平写满了《侠盗飞车》游戏的外挂代码,这是一款以犯罪为主题的著名单机游戏。记下这些代码能让他在游戏里改变体型和技能,如变胖、变瘦,跳高和增加威望,也能调出“武士刀”“黑手党疯狂杀人”和“色狼”等功能。

罗平喜欢打游戏这事,初一班主任费明艳也发现了。那时罗平还在大山中学就读,罗x春曾给他买了一台大屏学习机。当时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入校,罗平便带了这台学习机在校内打游戏,费明艳发现后将学习机没收了。

费明艳介绍,罗平在大山中学成绩居中,全班48人中排25名,“罗平在学校表面上看起来很听话,但实际很调皮、有很多主意”。于是,她把罗平的座位安排在第一排“讲桌底下”,“方便随时盯着他”。

费明艳回忆,罗平的一名同学曾暗恋同校一名女生,但有另一男生给那名女生送礼物,罗平为了帮同学出气,主动花了30块钱请高年级的同学把送礼的男生打了一顿。大山中学的校长说,家长给学生的零花钱往往一周也只有5-10块钱。

事后费明艳把罗x春叫到学校,但罗x春也只是“简单批评了几句”,并未深究。

罗平在大山中学的一名同班同学也记得,当时罗平就爱去网吧打游戏。但罗平家中没有电脑,学塘村周边也没有网吧,最近的网吧也得到十几公里外的三塘镇上。

转学后,罗平还是会在课余去网吧,二伯母周某向南方周末记者反映,这学期第一次月假时罗平按时回家了,后来几次假期都没按时回家,周某怀疑他是去网吧了。

腾平则回忆,罗平偶尔在课后到网吧上网,有时上课看课外书,但没有出现逃课上网、打架斗殴的情况,他在班上有三四个特别好的朋友。

转学后,罗平的学习成绩也有进步。腾平介绍,学期初曾进行过一次入学考试,罗平的语文和数学两门科目加起来只有几十分,在班上排名倒数。最近几次考试中,罗平进步到了“中下游”。

罗x春常找腾平交流罗平的学习,腾平向他反馈,罗平在作业、上课听讲、课堂发言都比学期初有进步,“他父亲听到后很开心,说他之前上课从来不举手发言”。

近四个月里,腾平见过四五次罗x春,他对罗x春的印象是“老实巴交、朴实、苍老”,“非常关心小孩,有时显得有些溺爱”。

腾平认为和罗平算是“走得比较亲近”的,罗平曾找他借过两次钱,“一次10块、一次20块,说是去买零食,不过也没还上”。

4

短文写父亲被表扬

“我的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工人,他和普通的工人一样手上长满厚厚的茧,脸上布满许多的皱纹,话说比较和蔼,每次回来它(他)并不是问我学习而是生活过的(得)好不好,其次在(再)是成绩,我父亲他对别人和对我没啥区别,别人对他很尊重,当每次去和爸爸买菜时认识的人都会亲切的(地)来一句问候,我为此感到很娇(骄)傲。”这是2018年12月25日罗平的课后作业。

元旦假期前,罗平刚刚在语文课上学完朱自清的《背影》,那是一篇写父爱的散文。腾平给学生们布置作业,用一段话表现自己父亲的形象。腾平认为罗平的这篇短文“写出了真情实感”,还专门批注表扬了他。

再往前的2018年10月,罗平也学了朱德的《回忆我的母亲》,他在课后作业中也用一段话描述了母亲:“我妈在邻居眼里很贤惠,在家中是个好妈妈、好妻子。”不过,罗平隐藏了母亲的缺陷,虚构了住在“小区”里的家庭情况。

在此之前,腾平就已从学生口中得知,罗平母亲存在的缺陷。有学生告诉腾平,每次在罗平面前提起他母亲,他就变得沉默和烦躁。

让腾平震惊的是,罗平竟杀死了自己的父母。

罗平已被抓归案,不过根据刑法相关规定,不满14周岁的人,不管实施何种危害社会的行为,都不负刑事责任。

近年来,犯罪低龄化问题引起各方关注。此前的2018年12月2日,湖南沅江12岁男孩弑母案就再次引发舆论关于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讨论,案发后他被释放并一度被安排回校上学的决定更是引发争议。据《新京报》报道,案中男孩后来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为期三年的管束教育。

如何处置罗平,也将成为一个难题。

(文中罗平、罗倩倩系化名,南方周末记者杜茂林对本文亦有贡献)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点击查看471条评论
全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