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NBA头号姚黑:再见姚明 我写过的最好的人

腾讯体育
2017-02-04 18:19:28

视频:姚明球衣退役仪式全程回顾 群星纷纷亮相祝福大姚,时长约19分5秒

腾讯NBA驻美记者沈洋/文

夜已经有点深了。

休斯顿火箭队的媒体室里只有几个记者还在埋头工作。

从之前的人声鼎沸到如今的曲终人散也不过只是过了几个小时而已。

《休斯顿纪事报》的名记,乔纳森-费根总是最先报到,以及最晚离开的的记者之一。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改变过。今天的事更多了,姚明退役仪式,再加上球队打了加时赛。所以他那边不停的传来敲击电脑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休斯顿纪事报》的名记乔纳森-费根《休斯顿纪事报》的名记乔纳森-费根

他是火箭队的首席跟队记者,在纪事报干了20多年。人们总是叫他“头号姚黑”。那个时候,他的文章总是不停的被各大网站转载。有很多编辑天天等在电脑旁,完成费根关于姚明的报道翻译就是他们每天的业务之一。

快到12点了。乔纳森那边电脑的声音也停了下来。他收拾收拾,准备离开。

因为几次专访和私下的闲聊,我也算是能跟费根说上几句话的记者之一。老头子看起来虽然严肃,但其实聊起天来却是特别的坦诚。就是他在上个赛季还是很早的时候,私底下告诉记者霍华德肯定会离开火箭队。

乔纳森在我身边走过,迅速的打了个招呼,说新奥尔良再见。

突然他刚要去扶门把的手撤了回来,然后走向了我。

那时我才看到他的眼眶里竟然有一些湿润。他说:“你知道吗?刚才我写下了最后的四个字是再见,姚明。然后我才意识到,这可能是我关于他的最后一篇报道。我写了他15年,写了多少万字都已经记不清楚了。而这真的可能就是最有的四个字了。”

我会想到很多人会在今天流下眼泪。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在我面前真情流露的却是那个“头号姚黑”。

“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叫您乔纳森吗?”我问。费根摇摇头。

“因为我们都是从小看着您对于姚明的报道长大的。那个时候,一打开报纸或者网站,只要是有关于姚明的报道,文首总是据《休斯顿纪事报》乔纳森-费根报道。”

这大概不是我一个人的记忆。

姚明球衣退役仪式姚明球衣退役仪式

我们一群80后,是看着姚明比赛长大的。所跨越的时间不算长。可是8年的时间却足以让那些中国喜欢篮球的孩子用各种方式去尽可能的关注他的一举一动。而费根的报道现场感十足。乍看上去用词虽然冷冽,但却很真实。

在国人那强烈的“护犊子”心理以及急切的习惯性站队之后,费根在遥远的中国获得了那个姚黑的头衔。在人们眼里,他是那种外国人带着有色眼镜去批判和审视国人的代表。

可是前线的人才知道,费根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

他曾经要求大名鼎鼎的《休斯顿纪事报》一定要开辟一个中文板块。他看到了无限的可能以及和中国去沟通和合作的机会。他曾经要求他的单位去找一个最专业的中文翻译,并想要通过报纸刊发真正代表他意思的文章内容。

“很可惜,当时他们没有去做。而如今,ESPN和腾讯却做了。这就是保守过时的报纸为什么要快被淘汰的原因。”费根笑着说。

从姚明来到休斯顿火箭到今天,整整15年时间里,费根成为了记录和书写姚明故事的最多的记者之一。他看着今天的球衣退役仪式,再一次感叹着姚明的智慧。直到将稿件书写到最后的字眼时,才意识到内心的感伤和不舍。

过去的这7年,虽然他和姚明没有太过频繁的联系。但只要每次费根想要采访他,只要发个邮件过去,姚明就马上打过电话来。费根曾经笑说姚明的口语在电话里也绝对能毫不费力的听明白,“真正让我头疼的是那些北爱尔兰人说的英语。根本一个字也听不懂。”

今天是姚明对自己球员身份做最后道别的一天,也是费根口中,也许是最后一次书写姚明的一天。

“先生,你知道, 起码对于中国的球迷是这样的。你也是姚明球员故事里的一部分,”我说。

费根听说记者的话,有点失神,有点意外。

“谢谢你这么高的评价。我只是很开心能写了他15年。姚明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也是我写过的最好的人。”

戳我参与活动,微博留下想对姚明说的话,加话题#我要对姚说#,赢QB和球衣大奖。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评论
  • ゛~Β.uG ,
    826

    至少姚明代表了中国篮球的顶尖水平

  • 漠京枫蓝
    397

    致敬姚明,从来不敢奢望一个黄种人能够进名人堂能够在NBA退役球衣,姚明做到了!场均19+9看似不风光,但这数据却还是NBA历史级别的。现在想起当时姚麦、阿泰、巴蒂尔、小布、斯科拉、兰德里、海耶斯、穆大叔这阵容,真感叹造化弄人。姚明若是在如今小球时代,他就不用增太多体重,就不会有那么多身体负担,也就不会造成大量的伤病导致生涯过短了,凭他的手感、灵活、运球、技术、球商等等方面,成就肯定不低于现在。要说是造化弄人,也可说是生不逢时。祝贺姚明,得到了生涯最大的肯定

精彩推荐
更多
正在加载...
相关搜索
反馈
评论 628 分享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