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家族告别美国政坛 曾频频被指为阴谋论主角

南方周末
2017-03-20 23:41:57

76岁的杰伊·洛克菲勒终于要退休了。没错,就是那个富可敌国的财富世家,他是石油大亨约翰·洛克菲勒的曾孙。他的全名是“约翰·戴维森·杰伊·洛克菲勒四世”(John Davison Jay Rockefeller IV)。

2013年1月11日,身高1.99米,略有点驼背的杰伊宣布自己将不再谋求连任。“我希望你们可以理解,这是一个纯粹私人的决定,与政治无关。”

在1966年当选西弗吉尼亚州众议员以来,杰伊·洛克菲勒一路当选州务卿、州长和联邦参议员,并在参议员的职位上连任超过28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美国的权力阶梯里,如果不参选总统或进入政府的行政分支,参议员已经达到了一个政客影响力的天花板。

在杰伊的曾祖父约翰·洛克菲勒创造了后世难以企及的财富之后,洛克菲勒家族一直活跃在美国政坛的各个角落。

杰伊的叔叔温特洛普·洛克菲勒1960年代就当选了阿肯色州州长——那时,一个叫比尔·克林顿的年轻人曾在他的油田里打零工。他的另一位叔叔大卫·洛克菲勒虽然没有谋求公职,但作为美国著名的银行家,曾出任“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并曾陪同尼克松总统在1973年访华,受到周恩来接见。当然,杰伊最有名的叔叔是纳尔逊·洛克菲勒,他官至纽约州州长、联邦副总统。

尽管已是76岁高龄,但杰伊·洛克菲勒的自愿退休仍令人意外。美国联邦参议员每任6年,没有任期限制,因此不乏常年连任的“长寿议员”。最资深的联邦参议员罗伯特·伯德(Robert Byrd)曾任职达52年之久,直到92岁在任期内去世。

如果杰伊·洛克菲勒谋求连任,民主党内应该没有对手,而共和党的挑战者胜算也不大。

不论如何,杰伊·洛克菲勒的离开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目前,他风华正茂的的下一代,有人在做大学教授,有人成为风险投资家,有人从事慈善业,也有的忙着劈腿和离婚。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洛克菲勒”这个名字将不会出现在美国州或联邦一级的政治舞台上。

“富四代”的政治之旅

“就像星巴克、麦当劳一样。人们听到‘洛克菲勒’的名字立刻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财富和权势。”浙江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格里高利·摩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有趣的是,出身富豪家族的杰伊·洛克菲勒却没有加入与富裕阶层更为亲密的共和党,他是美国有名的倾向底层民众、与富裕阶层“作对”的民主党参议员。

2001年,为了抗议小布什政府大幅削减遗产税的政策,洛克菲勒曾联合巴菲特、比尔·盖茨、索罗斯等,一起在《纽约时报》登载题为“请给我们增税”(Please tax us)的广告。

像许多富家子弟一样,杰伊·洛克菲勒进入哈佛大学,主修远东语言和历史专业。他曾在日本留学三年,还参加了驻菲律宾的“美国和平队”。

1960年代中,美国刚刚经历了历史上最快的财富增长时期之一,财富积聚之下的贫富差距扩大、劳资关系紧张、环境恶化、福利保障不足等社会矛盾浮现出来。

1964年,杰伊·洛克菲勒加入“服务美国志愿队”(VISTA),到西弗吉尼亚州煤矿小镇埃蒙斯参加反贫困项目。他的政治生涯在这里启程。杰伊·洛克菲勒曾在演讲中回忆到,当时自己希望找一个能让自己感到充实的工作,“它不需要很复杂,但要足够困难”。

重山锁隔的西弗吉尼亚恰能如其所愿。乡村民谣《乡间路,带我回家》(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唱的就是那里。该州位于美国东部内陆,是有名的贫穷州。根据美国统计局最新的数据,西弗吉尼亚GDP在全美50个州排名倒数第十,人均GDP倒数第三,仅次于密西西比和爱达荷州。

煤矿业是西弗吉尼亚的经济支柱,贡献了超过60%的商业税收。硬币的另一面是频发的矿难。2010年4月,该州发生了美国26年来最严重的布兰奇矿难,奥巴马亲赴矿区哀悼29名死难的矿工。

杰伊·洛克菲勒几乎全部的政治生涯都在为西弗吉尼亚的矿工的福利奔走。作为一个富家子弟,他坚信“只有当决策者听见并尊重工人的声音,我们的国家才足够伟大”。

1992年,他推动通过了惠及20万人的《煤矿法案》,为煤矿工人和他们的配偶提供终身医疗保障。他同时推动提升医保框架内对于矽肺病(又称尘肺病)患者的医疗、薪金福利,惠及全美5万病患。

就在《煤矿法案》通过的1992年,民主党内要求杰伊·洛克菲勒参加总统大选的呼声渐高。在那个日美贸易摩擦频发的时代,能讲流利日语的洛克菲勒显示出独特优势。他曾将丰田的工厂引入西弗吉尼亚,创造了1200个工作岗位,并先后吸引了21家日本企业在西弗吉尼亚设厂。

然而处于政治生涯巅峰的杰伊·洛克菲勒拒绝了。在新闻发布会上,他坦承自己对总统职位并没有充分的准备和野心。不过,他断言老布什不可能连任,因为他“毫无理性地偏袒富人”的政策已不得人心了。

在杰伊·洛克菲勒宣布退休的当天,奥巴马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杰伊留下了令人难忘的遗产,包括给孩子更好的校舍,给矿工更安全的工作环境,给退休的长者更多的尊严,给西弗吉尼亚带来了新产业。”

反对他的保守派的选民则纷纷表示庆幸、祝他“走好”。在他的Facebook页面上,有人干脆说:“您能提前退休么,比如,下周一行么?”

洛克菲勒:一个带有原罪的名字

洛克菲勒家族的兴于1870年,杰伊的曾祖父约翰·洛克菲勒创立标准石油公司。当时,现代石油钻取技术刚刚发明11年,老洛克菲勒凭借灵敏的嗅觉迅速称霸了石油产业。同一时期崛起的商业巨擘还包括钢铁大亨卡耐基和金融大鳄摩根。

1911年,一纸法院裁决将标准石油公司拆分成34家独立公司,其中两家后来再次合并,并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第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

杰伊的叔叔纳尔逊·洛克菲勒在1958年当选纽约州州长,此后连任三届,但在冲击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时则连续三次失败。巨额财富似乎成了他冲击权力巅峰时的诅咒。

在1960-1970年代美国年轻人汹涌的反越战、反建制大潮中,“洛克菲勒”成为了一个带有原罪的名字。在纳尔逊参加的一次竞选造势活动上,一位亚裔女学生朝着他喊话:“你和你的兄弟们本身就是这个国家的问题。”

事实上,“原罪”早早注定。1913年,从标准石油公司分拆出的科罗拉多燃油与铁矿公司发生9000人规模的大罢工,劳资双方武装对峙8个月,最终爆发了剧烈冲突,造成双方各有数十人伤亡,劳工方面还有11名妇女和儿童在起火的帐篷中窒息而死。

洛克菲勒家族当时仅仅持股,并非公司管理层,但愤怒的人群依然打着“洛克菲勒谋杀妇女儿童”等标语包围了他们纽约的宅院。激进的示威者扬言要冲进紧锁的大门,射杀约翰·洛克菲勒二世(小洛克菲勒)。

而当时,小洛克菲勒就在宅内陪着病危的母亲。最终,一颗自制炸弹在宅邸附近被引爆,4名激进示威者被炸死。此事成为洛克菲勒家族从商业转向慈善事业的转折点。小洛克菲勒一生捐出了5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了他一半的身家。

1974年,美国总统福特邀请纳尔逊·洛克菲勒出任副总统时,在国会听证会上,洛克菲勒家族的巨额财富再次成了焦点。纳尔逊迫于压力公布了当时的家族资产(13亿美元)。这被他的兄长,约翰·洛克菲勒三世视为对家庭的背叛。后者从此接管了洛克菲勒家族产业,并在很长时间不和纳尔逊交谈。

然而,三年后福特总统竞选连任时,在党内右派的压力下并没有选择纳尔逊作搭档。被抛弃的纳尔逊从那以后也再未过问共和党事务。

事实上,以纳尔逊为代表的洛克菲勒共和党人虽然在财政议题上非常保守,但在社会、文化议题上往往偏向自由派,因而在美国甚至有“洛克菲勒式共和党人”的概念。

杰伊·洛克菲勒更是直接加入民主党,与共和党的亲戚们也常常意见相左。他曾在1993年以缺乏劳工、环保条款为由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投下反对票,而这一协定正是他的叔叔大卫·洛克菲勒曾经力推的项目。

1997年,杰伊·洛克菲勒参与启动了“儿童医保项目”,惠及全美800万儿童。2010年,他率先支持奥巴马的《患者保护与可负担医疗法案》,在联邦政府财政紧张的情况下,此举也遭到非议。

“我知道这在西弗吉尼亚州不是特别的受欢迎,但没关系。我为支持这项法案而骄傲,因为我知道西弗吉尼亚将会比其他州更能受惠于这项法案。”杰伊·洛克菲勒在宣布提前放弃竞选的演讲中讲道。

“在美国,家族关系并不是影响成员政治立场的决定性因素,更重要的是个人的政治观念和所在选区的政治环境。”刁大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你的家族是否参加了控制世界的阴谋?”

在美国政坛,有参政传统的家族并不鲜见。刚刚过去的美国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米特·罗姆尼的父亲就曾出任州长,母亲也曾竞选过议员。根据刁大明的统计,参议院十分之一强的议员有家族政治的背景。

刁大明指出,家族给候选人提供的优势首先是知名度,而知名度在美国的选举政治中很重要。

从美国开国元勋之一约翰·亚当斯的儿子当选总统开始,一些姓氏在美国政坛反复出现。除了众人熟知的肯尼迪、洛克菲勒、布什、克林顿……美国国会中也不乏不那么知名的姓氏,比如罗恩·保罗、兰德·保罗父子,玛丽·马克、科尼·马克夫妻,以及加州的洛丽塔·桑切斯和琳达·桑切斯两姐妹。

“家族是个敲门砖,有政治传统的家族成员更熟悉政党机器的运作,也更善于接触财团。”刁大明说。

然而政治家族的崛起也绝非易事。2006年,美国前总统卡特的长子、58岁的杰克·卡特竞选内华达州参议员以失败告终,后来再未传出涉足政坛的消息。

家族背景也随时有可能变成政治家的巨大负资产。得克萨斯州州长杰布·布什没有参选刚刚结束的总统大选,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他的哥哥、前总统小布什的政绩太差,为“布什”这个姓氏带来了巨大阴影。

对于杰伊·洛克菲勒来说,家族的财富和权势带来的负担同样如影随形。不论是共济会、光明帮还是“新世界秩序”,几乎每一个新的阴谋论,洛克菲勒家族都是其中的主角之一。

2009年,Youtube上一段视频显示,一群年轻的纪录片导演们追着拄着双拐的杰伊·洛克菲勒,要求他对一系列阴谋论中的指控做出回应:

“你的家族是否参加了控制世界的阴谋?”

“你家族的实验室是否和希特勒合作研究人种优化的药物?”

“你是不是9·11的元凶?”

洛克菲勒只好一路苦笑着缓缓走回办公室。临别时,他对身后穷追不舍的年轻人说:“你们胆够壮啊,不如去选议员吧?”

1991年,在参加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竞争者帕特·布坎南做东的一次晚宴时,面对平民出身的布坎南,杰伊·洛克菲勒开起了自己出身的玩笑。他说自己与布坎南童年时的经历“类似”:帕特小时候喜欢玩积木,而自己小时候则常常玩街区(英语中“积木”和“街区”都是“Block”),“比如纽约的地标第48街、49街和第五大道”。末了他还不忘嘱布坎南说,“要控制全世界啊,帕特!别的咱都不在乎!”。

很显然,对于杰伊·洛克菲勒和他的家族,现在已经是时候放弃“控制全世界”了。

精彩推荐
更多
正在加载...
相关搜索
反馈
评论 0 分享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