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军事

二战日军毒气制造者自揭罪行:“我是罪人”

现代快报
2017-07-17 15:16:17
Aa

二战毒气制造者揭露日军罪行:“我是生产毒气的罪人”现代快报全媒体26分钟前现代快报讯(特派记者张瑜文/摄)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祭,也是《中日联合声明》即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为纪念中日友好,向年轻一代人传递战争历史真相,近日,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率民间访问团来到日本广岛,与当地友好团体举办了"被封存的记忆不让南京悲剧重演"展览。7月16日下午,"连接广岛o南京和平友好集会"之"传承战争的记忆"座谈会在广岛举行。会上,已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的女儿陆玲讲述了母亲的遭遇。而曾经在二战中参与过毒气生产的藤本安马也来到现场,用他的经历告诉大家在那场战争中日本军人到底做了什么,并向毒气受害者谢罪。

图为陆玲讲述母亲的遭遇。张瑜摄

座谈会现场

91岁的藤本安马是原大久野岛毒气工厂工人,二战期间他曾参与了毒气生产。当天的座谈会上,藤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大家,在那场战争中,日本军人到底干了什么。在正式开始演讲前,藤本说,1937年12月南京陷落后,日本军人进行了血腥的屠杀。"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我向死南京大屠杀中的死难者表示哀悼。"

藤本安马

藤本说,1941年,他进入大久野岛毒气工厂时,受当时宣传影响,头脑中已经满是军国主义思想,他在培训班中拼命学习,为了早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我所做的毒气,就是用来屠杀中国人,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忘记就失去证明历史的机会。"藤本说。

为了向毒气受害者谢罪,藤本曾在2004年访问了中国,也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献花和参拜。他还去到当年日军使用毒气的河南的一个村,当时这个拥有1000多人的村子,只剩下30几个人活了下来。"我向死难者的墓碑献花,向一位幸存者下跪谢罪。中国的幸存者都很宽容,都是希望和平。"腾本说,"这位幸存者说我也是受害者,而我成为受害者之前,首先是加害者,如果我没有制造毒气的话,就不会有加害者也不会有受害者。我是生产毒气的加害者,同时我是一个罪人。"

藤本说,用语言上的谢罪根本达不到谢罪的目的,因为日本军国主义现在还在日本政治环境中存在,他还多次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人赔罪和赔偿,每年他都在提出这样的要求。从2003年开始,藤本参加了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赔偿的申诉。

7月15日,"被封存的记忆不让南京悲剧重演"展览在广岛开幕,当天藤本也到了展览现场,认真看了每一件展品和图片,同时还做了很多记录。他认为,这就是中国提出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认为,这也是我们能正视历史的绝好机会。"他说。

分享
热门评论
  • ✨忆 往 昔丶💘
    207

    731部队还在哈尔滨,一直被保存下来。731部队的旧营房就是日本化学部队犯罪的有力证据

  • 十二叔
    212

    虽然有良知的旧日本军人讲述真实历史,但是正如我们看到的:日本社会对此普遍屏蔽!场地简陋狭小,参加的人员都是白头发!这对整个日本社会对那场侵略战争的认识丝毫起不到作用!----真正能起作用的就只有像美国那样阉割日本!轰炸他们然后驻军!这也是对日本这样的民族唯一能起作用的方式!什么顾全大局、睦邻友好对日本这样的国家那就是狗屁!

精彩推荐
相关搜索
评论 549 分享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