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文章

    加载中...

第4010期2017-09-10

电脑城“宰客”为什么越来越猖獗?背后有深刻原因

丁阳  

洋洋得义

220

如果你是个电子产品的爱好者,有没有想过,你有多久没去过“电脑城”买东西了?对“电脑城”是一种怎样的印象?如今购买电子产品,多数人都会选择网购,或者去那种连锁经营的线下大卖场。在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里,那种分户经营的“电脑城”就意味着“坑”、“水很深”,但不幸的是,还是有人不断上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

在电脑城买电子产品变得越来越“坑”,这是个普遍现象

日前一则新闻引发关注,题为《记者暗访中关村乱象险遭壮汉控制:“今天我弄不死你”》。讲述一个记者收到一则推广广告,广告声称“旧手机换购iPhone6s 只需499元”,然后就去北京中关村跟某男子进行了交易(实为暗访)。记者用自己的旧苹果6p加1500元“换购”苹果7p,然后被告知这个机器还有“解锁费”,不交解锁费会有跟高利贷一样的“滞纳金”,然后男子提供的解决方案居然是“再加5500元”。当记者表示没钱的时候,男子进行了人身威胁乃至招呼数人跟踪围堵。第二天记者与工商部门一起来的时候,男子“当着执法人员的面威胁要弄死记者,后又推搡记者。”

如今电脑城的黑心卖家,几乎就是强买强卖,图为暗访记者被强迫加价5500元买苹果手机如今电脑城的黑心卖家,几乎就是强买强卖,图为暗访记者被强迫加价5500元买苹果手机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曾经名闻天下的中关村,实际上并不稀奇。中关村电脑城坑蒙拐骗、强买强卖的恶名,多年前就已经臭名昭著,几栋卖场整改转型好几次,现在依然是这个样。也并不只有中关村是这样,朝阳门外的百脑汇电脑城,同样也是黑社会性质的买卖。几乎在全国所有地方,都有类似的现象,很多人在网上抱怨“千万不要在电脑城买数码产品!尽奸商!”

为什么会这样呢?曾经的中关村并不如此,反而是广大电子产品爱好者“淘好货”的好地方,但随着电商尤其是3c方面电商的崛起,中关村就开始衰落,然后变得“黑社会化”。这点说起来是有些奇怪,衰落了就转型卖别的东西呗,为何还是要卖电子产品,并变得如此“坑蒙拐骗”呢?

恐怕,这是“双向选择”造成的。电商之所以崛起,是因为方便,价格透明,质量有保证,而很多人厌倦了在实体店讨价还价,识别假货。这部分客户理所当然会越来越多地使用电商,而且通常是消费能力强,频次高,重视服务多于价格的人。而那些依旧愿意帮衬实体店的人呢?特征是不懂行,消费频次低,消费能力弱,又想贪便宜。这些特征同时也表明他们社会层次比较低,社会资源也有限,被欺凌了难以反抗,只能认栽。

其实很早之前,实体电脑城名声就坏了,图为警方在电脑城查处不法行为其实很早之前,实体电脑城名声就坏了,图为警方在电脑城查处不法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盘踞在实体电脑城的商家自然也就越来越向“黑社会化”方向发展,因为这样利润能够最大化。虽然实体电脑城人流越来越惨淡,但这些黑店也不指望回头客,凭着电脑城的位置和以往攒下的名气,诓一个是一个,而如今已经是越来越明目张胆。

这其实是经济学中的“恶意匹配”现象

这种现象,其实属于经济学中的“匹配”(matching)问题。无论是在市场运行的过程中,还是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匹配”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不过,这个问题在经济学研究中曾经不太被重视,直到近年才有改观。2012年,埃尔文·罗斯和罗伊德·沙普利因稳定匹配理论和市场设计中的实践成果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尔文·罗斯和罗伊德·沙普利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尔文·罗斯和罗伊德·沙普利

“匹配”具体指的是什么呢?通俗的话说,就是交易双方,一方寻找另外一方的过程,因为交易对象是谁,确实是个相当重要的问题。通常来说,价格在匹配过程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生活水平较高的人,平常逛的商场也是比较高端的,比如说银泰百货这种,而囊中比较羞涩的人,根本不会就去那种地方,有什么需求找个普通商场就解决了。但很多情况下,并不是只有价格起作用,甚至是价格以外的因素在起主要作用。例如婚恋市场,除了门当户对,首先还是讲究是不是互相喜欢。再比如器官移植,并不是价高者得,而是由电脑公平配对,决定因素是先来后到、时间是否合适、匹配程度等等。

在电脑城变得越来越“坑”,越来越“黑社会化”这个双向选择过程中,匹配的决定因素在于信息和地位不对称,过来挨宰的“肥羊”,通常对电子产品了解不多,消费能力弱,社会资源少,在整体上往往可以归入“弱势群体”。而那些卖家掌握的信息丰富,还能动用暴力资源,有心算无心,焉能不得逞?学术上,这叫做“恶意匹配”,指一方利用对方的匹配意愿和信息弱势,故意提供错误信息所导致的欺骗性匹配。

这方面的典型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说租房,找大中介,人人都知道价格贵,消费能力强的无所谓,但消费能力弱的人,很多就想找小中介,但小中介往往就意味着“黑中介”,不仅押金注定不退,还各种找气受,想找他们麻烦,他们还找你麻烦。这个道理很多人清楚,但对于信息上不够灵通的“弱势群体”,很可能不上一次当是吸取不了教训的。

不管是租房还是找工作,黑中介问题都非常严重不管是租房还是找工作,黑中介问题都非常严重

再比如求职市场,“找不到合适的人”和“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是招聘市场中永恒的问题,匹配过程用工方和劳动力端双边的信息严重不对称,而且在蓝领兼职市场中尤为严重,大量黑中介充斥市场,坑蒙拐骗盛行让蓝领人群蒙受巨大损失。

更典型的,是电信诈骗领域。如今的电信诈骗,越来越讲究“精准诈骗”,随着人们大量隐私信息被泄露,骗子们越来越有办法盯上特定目标人群,如老人、外来打工人群、低学历人群,等等。并且,骗子还往往用一些看起来比较蠢的骗术来引诱人上当,这不是因为骗术水平低,而是骗子在筛选易上当人群,诈骗起来,如鱼得水。这种操作手法,可以算得上一种精确的“恶意匹配”。

老年人遭遇诈骗分子“精确”打击,就是很典型的“恶意匹配”现象老年人遭遇诈骗分子“精确”打击,就是很典型的“恶意匹配”现象

打击“恶意匹配”,需要解决“信息水平分化”的问题

事实上,制假售假、虚假广告、金融诈骗等许多日常生活中碰到的恶意行为,都与“恶意匹配”有关,不仅损害了受害者的权益,也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

这种现象,会随着社会分化的加剧而加剧。还是拿电脑城为例,在电脑城兴盛的年代,几乎所有人都去电脑城买东西,有钱且懂行的人也在其中,骗子自然要收敛;而如前所述当网购兴起购买人群分化后,电脑城的黑心骗子多起来了。贫富方面的分化倒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智力和知识水平的分化。随着整个社会越来越呈“信息爆炸”的状态,信息弱势的群体越来越追赶不上这个时代,黑心骗子则利用各种高科技武器“精确打击”,结果会是怎样可想而知。

解决“恶意匹配”问题,无非是两种思路。其一是帮助弱势群体,提升弱势群体的知识和信息水平,比如教会老人们如何防诈骗,告诉他们一些诈骗常识和基本原理,比如“打死也不汇款”。不过,像现在还跑去电脑城的“肥羊”,如何提高他们的知识水平,恐怕是让人比较头痛的。往大点说,只能寄望于政府和社会在推动提高教育水平方面,更加把力了。

其二是加大力度打击不法分子,不法分子利用大数据等高科技手段来恶意识别易上当人群,政府也应该加大力度用大数据等手段来惩罚不法分子,以及进行有效的预防。比如,对卖家设定一定的门槛,推动电子化交易便于追溯,尤其是要在各个领域推动市场的透明化,让所有人都能够放心交易。

新闻立场

热门评论

往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