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系偶像女团SNH48的本土蔓延之路

2016-08-09228

1995年,台湾一款单机明星养成游戏——《明星志愿》诞生,并迅速席卷全国。玩家操控角色完成任务,逐步将一名普通路人塑造成偶像明星。在游戏过程中,玩家不但可以决定明星的成长路径:学唱歌、演戏或跳舞;还可以规划其发展方向:出专辑、拍电影或是拍广告,甚至对明星的恋情也拥有否决权。系统则会根据明星养成的演技、歌艺、仪态等表现进行打分评级。最终,成功者会被推向更大的舞台,失败者则只能从头再来。

10年后,这款游戏的奥义被搬进了现实。由日本著名制作人秋元康一手打造、主推“可以见面的偶像”理念的大型女子团体AKB48从东京秋叶原48剧场扬帆起航,席卷亚洲,曾创下年吸金10亿美元的纪录。

2012年10月,AKB48的海外姊妹团SNH48在中国落地生根,迅速发展。在音乐唱片产业不景气的国内市场,她们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共发行了13张EP和1张专辑,张张销量惊人;团队规模也从最初的上海一个团20多人扩大到如今上海、北京、广州三个团160余人;三地全年剧场演出超过600场,核心粉丝数量年增长率达400%以上,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女子偶像团体。

熟稔互联网思维和粉丝经济的SNH48所属公司——上海丝芭文化传媒,将明星养成游戏的规则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发挥到了极致。在他们设置好的种种“关卡”下,粉丝们用真金白银换来各种应援票券,代替游戏中的血瓶、装备,帮助偶像提升武力值,以便在现实世界里打怪升级……

粉丝为何心甘情愿为此买单,这套规则的魔力究竟在哪?本期《贵圈》为你揭秘。【原文】

一年一度的总选狂欢

对于SNH48的粉丝来说,炎热的七月恰是一年中最值得狂欢的季节。每年七月底,粉丝心中最重要的活动——年度总决选以及随后两天的握手会和合签会(合影签名会)都在上海举行。这场走到第三届的盛事今年格外热闹,因为姐妹团BEJ48、GNZ48的加入,粉丝能见到的成员已经从去年的73人飙至165人,人数翻了一倍不止。

三队共165名成员参加今年的第三届总选举三队共165名成员参加今年的第三届总选举

喜悦、泪水交织的总选之夜

7月30日晚的上海梅赛德斯体育馆内,一万多个座位座无虚席,演唱会门票早在开卖后1分24秒即宣告售罄。粉丝“哆啦”特意从外地请假提前赶来,为了能推动偶像张语格在总榜上更进一步,她投出了价值超过两万元的选票。像“哆啦”这样的粉丝不在少数,微博ID为“画图混脸熟的小耗子”的23岁粉丝在饭圈中属于“DD党”(同时为多个偶像投票),总选花费自然更高。为了支持黄婷婷、刘炅然、文妍等几位偶像,光投票他就花了12万。令记者感到惊讶的是,这笔钱中竟有一部分来自家人的“捐助”,“我爸爸也是粉,他喜欢SNH48的汪束,也对BEJ48有好感”,他自豪地说。

去年,获得亚军的鞠婧祎流下“钻石泪”去年,获得亚军的鞠婧祎流下“钻石泪”

“鞠骑”(鞠婧祎粉丝的昵称)们大多抱着观看“加冕礼”的心态来到现场。去年总选时,鞠婧祎就曾喊出过希望夺冠的口号,最终却败给了赵嘉敏。尽管她笑着面对镜头接过奖杯,但在摄影机偶然捕捉到的近距离画面中,鞠婧祎的眼角流了一滴泪,而这滴泪被粉丝们称为“钻石泪”。今年,贴吧里的粉丝都卯足了劲要把鞠婧祎推上第一的位置,“钻石泪有过一次就够了,这回我们要让她笑着夺冠。”一位粉丝表示。

在鞠婧祎登顶的那一刻,坐在台下的粉丝“袋鼠”也同样心潮澎湃,甚至觉得自己拥有了能够主宰偶像命运的能力。她一路看着小鞠从素人出发、以最普通的剧场表演为起点,最终走进了上海最好的场馆加冕成为“女王陛下”。尽管现实社会的上升如此艰难,她却通过总选投票将自己和偶像紧密连结起来,在SNH48这个舞台上,彼此成就梦想。这种共生相伴的感受,与只能在电视和演唱会里见到的其他明星有着天壤之别。

粉丝向偶像哭诉自己艰辛的追星路粉丝向偶像哭诉自己艰辛的追星路

而面对面的交流,或许能让我们更理解粉丝的疯狂。在31号的握手会上,一位女性小粉丝,从见到黄婷婷的面开始就忍不住地抽泣。她向偶像讲述了自己此前的辛酸经历:为了省钱,她从广东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普快列车抵达上海,到站时火车晚点了五六个小时。而握手会当天,她又一大早赶来场馆排队,等了6个多小时才轮到她。在她讲述的间隙,黄婷婷紧紧握住了她的双手,温柔地与她对话,粉丝崩溃的内心瞬间得到抚慰。

日本文化学者姜建强将这种面对面的握手场面形容为,是“圣者”(偶像成员)对“众生”(粉丝)的一种“心的救济”。他认为“这种彻头彻尾的接近性,使得追求更高更远的所谓‘那时那刻’变得毫无意义,‘此时此刻’才是无限接近的现场。”

走红的少女偶像终于出“村”了?

当晚通过腾讯视频直播收看演出的观众超过430万,这其中不仅有守在电脑前的死忠粉,也有不少普通的主流观众,尽管后者或许只能从屏幕中辨认出一个或几个成员。但不可否认的是,SNH48团体的名号确实已经越来越响了。

粉丝们也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原本只被小众日系粉丝迷恋的SNH48妹子们,如今已赢来了大批的路人粉、甚至韩粉的喜爱。在这个体系中,粉丝们通常把非48系粉丝的世界叫做“村外”,偶像们如果能红出48系范围以外就叫做“出村”。

2012年,SNH48项目启动,首期成员只有26位。经过三年多时间的发展,目前团队成员总人数已经将近170位。丝芭文化传媒CEO陶莺向记者透露,仅在最近一次七期生的选拔中,海选报名人数已经超过八万。对于团队的迅速扩张,陶莺的解释是,“希望把‘村’越扩越大,让更多人加入到我们‘村’里一起玩”。

第三届总选中,成员们得票数惊人第三届总选中,成员们得票数惊人

体现在选票上,“村”的增长规模则更加直观。今年总选48位入选成员的得票数接近176万,相比去年增长了252.47%。以“四千年美女”梗走红网络的鞠婧祎拿到了230752.7票,轻易赶超了第一届总选前16名票数总和(134816票)。按照一张选票约35元计算的话,仅鞠婧祎一人就给公司带来了800余万元的收入。有业内人士称,今年总选投票加演唱会及赞助冠名就给丝芭文化传媒带来了过亿收入。

在公司内部的调研数据中,SNH48粉丝构成也正向全民性靠拢。陶莺介绍,刚成立时,SNH48粉丝男女比例为8:2,完全符合大众眼中宅男女团的固有印象。而现在,不少韩粉、尤其是女粉的涌入将男女比例提升到了6:4,“个别成员如黄婷婷今年握手会上女粉比例达到6成以上,鞠婧祎则是五五开。”

所以,综合以上数据,SNH48的妹子们符合粉丝期盼的“出村”标准了吗?首推是黄婷婷的资深粉丝“背背山”仍然调侃自己的偶像是“十八线小咖团的一员”,不过她也承认,有越来越多面孔出现在了主流平台上,SNH48已经在“出村”的路上迈出了一大步了。

被选票主宰的命运

看了总决选的观众就会知道,在48系世界里,选票是如此重要。投票排名在前48名的成员才算正式“入圈”,她们也被视作这一年的优胜者。其中第48到33位属于“起飞组”,第32到17位是“梦想组”,第16到1位是“高飞组”,高飞组中的前七名又称“神七”,前三位则叫“御三家”。

竞争激烈的金字塔

在这样一个层次分明的金字塔结构中,塔尖与基座之间的收入差别巨大。在去年10月接受某媒体采访时,SNH48创始人王子杰透露,最受欢迎的top级成员月薪高达5万元,而新晋团员的薪水只有4000元。

优胜者之间也存在不小差距。在总选前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去年拿下总选第12名的Team NII队长冯薪朵笑称,今年自己的目标就是“神七”,“因为工资会翻倍”。也有资深粉丝向记者表示,成员基本收入还与入团年限、公演场次补贴、投票、握手券、外务酬劳提成等挂钩。随着现在top成员外务机会越来越多,成员间的收入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对此,丝芭文化传媒的工作人员肯定了这种薪酬分配制度,但至于具体的抽成比例则以“涉及公司机密”为由谢绝回答。

鞠婧祎在《九州天空城》中扮演郡主雪飞霜鞠婧祎在《九州天空城》中扮演郡主雪飞霜

外务机会基本由总选排名决定。接下来的一年,谁能出唱片、拍电视剧、上综艺节目、出周边产品,都依赖粉丝真金白银的堆积——这也是一年一度总选的意义所在。

去年的冠军赵嘉敏和亚军鞠婧祎一起上了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全员加速中》,后者参演的电视剧《九州天空城》现在正在腾讯视频和江苏卫视热播;去年第三名的李艺彤登上了浙江卫视《谁是大歌神》和湖北卫视《非正式会谈》的舞台;第四名的黄婷婷也得到了录制深圳卫视《极速前进》和腾讯视频自制综艺节目《吐槽大会》等工作机会。今年更是直接在总决选现场宣布,第三届总选的冠亚季军将一起成为某游戏品牌的全新代言人。“背背山”表示,“在去年,我们再狂野的脑洞也想不到,如今小鞠能在一部上星的电视剧里演女二,想不到黄婷婷能参与一个这么有名的综艺节目。”为偶像投出数万元的选票,她觉得“值了!”。

成员张语格因为名次下降泪洒总选现场成员张语格因为名次下降泪洒总选现场

而第一、第二届总选都是第五名的张语格本届却意外掉到了第八,未入“神七”。这不仅让张语格本人在舞台上哭成泪人,台下的粉丝也声嘶力竭地喊着“张语格对不起”。

竞争的残酷让粉丝和偶像间产生强烈的命运共联,偶像的名次失利也让粉丝极力反思自己的事前不努力,产生了浓重的负罪感。

“原石”的魔力

让粉丝心甘情愿付出的源头,在于48系的造星机制。沿袭自秋元康的“原石”理念,少女偶像组合选拔的都是不带有专业表演背景的普通人,并要将其打造成闪闪发光的明星——相对成熟艺人模式化的演出,成员的青涩表演更能为粉丝带来不同感受。

在公演中,成员常常以格子裙、长筒袜、齐刘海的无公害形象出现,再加上无邪的微笑、暖流攻心的击掌和握手、面对面的聊天嬉戏(剧场MC环节),犹如出现在你身边的邻家妹妹或隔壁班花。尤其是对男生而言,你最容易被谁吸引?往往是身边那些触手可及的可爱小姑娘。

SNH48会满足粉丝对各种气质的“需求”SNH48会满足粉丝对各种气质的“需求”

更何况这里有百余款可供选择。饭颜的有鞠婧祎、费沁源,饭歌艺的有徐晨辰、易嘉爱,时尚款的有戴萌、王璐,身材担当刘炅然、孔肖吟等。另有软萌系、二次元、段子手等各种流派,总有一款击中你。这也导致了SNH48粉丝中“DD党”、“队推”(推一整支队伍)的大量存在;也不断有人“改推”,饭上更年轻的后辈,这也被饭圈戏谑的称之为“重生”。

被称为“原石”的偶像不会被粉丝苛求完美。粉丝康宁用自己的偶像杨韫玉举例,“一开始她也不会化妆,把自己弄得不太好看。现在自己慢慢学习,妆画得越来越好了。能看到这种进步,我就感觉非常棒”。他坦言,自己可以容忍偶像们什么都不会,跳舞都跳错,“但是我们可以陪着她们一点点越来越好”。

如果能理解这一点,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在日本AKB48中,那个并不漂亮、以搞笑为标签、也不算年轻的指原莉乃能够三次登上团队顶点。去年总选上指原莉乃自己的发言或许可以作为答案:“我是个吊车尾,并不是被神选中的人。全国的吊车尾们,请你们因为我的第一名变得自信起来吧”。

没有比励志的故事更激励人心了——去年第二届总选时,黄婷婷创造了从上一届圈外到这一届第四名的”逆袭奇迹”。然而面对这出人意料的好成绩,她却在座位上紧张到呼吸不畅,在台下接受急救后才晕乎乎地上台致辞。今年,她已经能够淡定地站在舞台上说,“麻烦把灯光开亮一些,请对准我,我想让我的‘黄推’(黄婷婷粉丝的昵称),看清楚我站在御三家这个位子,很自信、很闪耀、很开心。”而这正是粉丝最喜闻乐见的成功。

少女偶像的自我修养

今年总决选之夜,丝芭文化传媒宣布,继姐妹团BEJ48、GNZ48后,SNH48的沈阳姐妹团SHY48招募也正式开启。据悉,后续南京、武汉、成都等分团也将陆续筹备。新人辈出,压力不言自明,偶像们如何才能在重围中脱颖而出,成为更好的一个?

记ID、挠手心,努力也是要技巧的

在采访中,二期生李艺彤的励志故事被陶莺多次提及:以Team NII替补身份入团的她,由于歌舞、样貌都并不拔尖,最初上台的机会基本靠等——正式成员生病或者有外务工作的时候,她才能登台。在有限的剧场表演中,李艺彤放大了自己的语言优势,MC环节(成员穿插在剧场歌舞表演中的脱口秀)说得尤为出彩。在微博上,她又被挖掘出“段子手”属性,频频将网友逗乐。于是,一大波粉丝被圈,心甘情愿成为“卡推”(李艺彤粉丝昵称)。

李艺彤现在已经进化成了段子手李艺彤现在已经进化成了段子手

拥有独特个性并不难,难的是找到和粉丝契合的那一种。大大咧咧的戴萌和粉丝的亲密表现在“互怼”上。握手会的时候,她的一位粉丝跑过来炫耀:“你知道我刚去握谁的手了,你知道她跟我说了什么吗?”戴萌一个白眼翻过去:“那你改推吧,再见啊”。戴萌笑称,自己和粉丝常常在这种互相“嫌弃”的状态中完成了感情升华。

偶像当然要为吸粉付出努力,而努力本身也是有技巧的。记者曾亲身体验过,在剧场公演结束后的击掌环节中,能用力回应粉丝击掌,把手拍得通红的偶像总是更让人怜惜。

粉丝“哆啦”透露,聪明的偶像很懂得满足粉丝们的存在感,“粉丝常常会在击掌和握手的时候报上自己的ID,有的偶像很快就记住,下次见面的时候还能够主动报出来,这种神对应出现时,粉丝都会很激动。”

击掌环节、握手会其实也暗藏玄机击掌环节、握手会其实也暗藏玄机

她还举例称,有一次去参加自己喜欢的偶像握手会,却被对方问“是不是第一次来”,当场就有些沮丧,结果偶像很快反应过来说,“其实每天见你都像第一次见你一样”。“这就很聪明了”,“哆啦”评价。

千万别小看这短短的握手会时间,前AKB48成员渡边美优纪就以擅长“钓粉丝”而著称,“握手会结束的时候,她会用力回握下你的手,表达舍不得你走的意思。”也有的成员会偷偷挠粉丝手心,不过这在“哆啦”看来,“有点太low了”。

别被八卦污染,时刻保持正能量

而要想成为top级成员,则要更多地背负粉丝心中赋予的“你是我理想中的自我”、“请你带着我的梦想走下去”之类的情愫。因此,偶像们一定是积极的、正能量的。黄婷婷的粉丝以她拼命、有原则的个性而自豪;李艺彤的逆袭之路本身就是一碗好喝的鸡汤;至于鞠婧祎,她的沉稳和大气,赢得了最多路人粉。

徐晗、刘佩鑫因灯光问题公开呛声徐晗、刘佩鑫因灯光问题公开呛声

反面的例子,或许可以说一说Team HII成员徐晗和刘佩鑫,两人在总选前因为拉票公演待遇不公的灯光问题在ins和微博上公开互呛,在粉丝圈中引起剧烈震动,也让一部分Team HII的“队推”深感失望。一位H豚(H队粉丝)相当郁闷地表示,在总选这种特殊时期,两个人都没有大局观,属于严重偶像失格。这种失望直接体现在了成绩上,去年总选第27名的刘佩鑫今年滑落到37名,去年31名的徐晗今年则未入48。

此外,身为偶像的少女,亦承受不起任何八卦消息的“污染”。她们需要众多粉丝的爱,不能为了一棵树,而舍弃森林。所以,成员被公司明令禁止和粉丝私下联系,包括在微博、贴吧等公开社交平台上回复粉丝的留言。想要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渠道都需要官方认证:公演、握手会、合签会等。

吴哲晗曾是第一届总决选的冠军,就因为被曝出私联粉丝违反了团规,一度被降级四期生。她在第二次总选举中人气甚至落到“圈外”,缓了整整一年,才在今年回到第23位。三期生李璇同样因为私联粉丝,在连续两次被处罚后,最后无奈退队。

有报道称,在平时的训练课上,老师们甚至会对成员的MC环节进行指导。比如,在回答成员最喜欢的男偶像时,要答郭德纲、贝多芬这种“无公害”型人物,才能让粉丝们身心愉悦。否则,当心爱的妹子,一口一个“我爱吴亦凡”、“我爱李易峰”时,台下粉丝的玻璃心估计都已碎成渣渣。

停不下来的“买买买”步伐

SNH48短时间内的崛起,让人很难忽视其背后运营方丝芭文化传媒的力量。该公司2013年成立于上海,创立之初就曾获得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数千万的投资。今年4月,前上海文广总裁黎瑞刚领导的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和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又宣布联手入股。很难想象,仅仅拥有一个女子偶像团体的丝芭文化传媒,为何会接二连三吸引投资人的注意?

事实上,除了最惹人瞩目的总选外,丝芭文化传媒已经打通了一个以剧场为中心的粉丝经济全产业链。而这,恰是SNH48品牌最有价值的地方。

剧场公演是48系核心命脉

作为“面对面偶像”,剧场是让偶像和粉丝保持高频互动最根本的所在,而传统的体育馆、音乐厅却很难做到这一点。因此,SNH48表演场地被设计成仅能容纳300余人的小剧场,舞台和观众席的距离被明显拉近。“小剧场的效果是什么?在一场持续两小时的公演中,一大群粉丝和成员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达到一个很好的互动效果。” 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认为,只有这样,强粉丝经济才能形成。

此前的问题在于,SNH48的剧场在上海,仅能覆盖江浙一带,对全国粉丝的辐射程度有限。如果缺少剧场面对面的互动,外地粉丝砸钱的可能性便降低不少。如今,北京BEJ48、广州GNZ48、沈阳SHY48三个地方姐妹团的成立将极大缓解这种压力。

上海北京广州的剧场是48系的命脉上海北京广州的剧场是48系的命脉

北京和广州的剧场已经率先营业。身处北京的粉丝朱海晴正是因为地域原因粉上了BEJ48,“面对面的感觉还是很重要的,太远的还是不要饭了。”朱海晴推的成员是BEJ48中人气和站位都并不出色的苏杉杉,她调侃自己的偶像为“洗脚婢”,“我去看她第三场演出的时候就被她记住了,而top成员粉丝太多,想和她们有互动实在太难了。”

据朱海晴透露,北京剧场的粉丝比自己想象中要多许多。以E队为例,在官网售价168元的第三排的座位票,私下粉丝间的交易价格被抬高到了400元;总选前的拉票会上,第一排的价格甚至被炒到了1000元。E队成员李梓也在今年总决选上成为年度最大黑马,一举拿下第27名的成绩。

不过,人气最高的剧场却并非丝芭文化传媒收入的主要来源。以坐落在上海嘉兴路本部的星梦剧场为例,每周三四五都推出一场公演,周末则推出单日两场。此外,逢成员生日、节日等也会推出相应主题演出。频次虽高,公演的价格却堪称低廉。

数量最多的站席和普通坐席仅售80元,VIP席为168元,超级VIP座仅有三个,需要花费168元+会员积分竞价获得。“我们剧场演出不赚钱的”,陶莺毫不讳言,“300多个座位,每场票房收入就几万块钱,再加上运营人员、空调和场地成本,肯定是不够的。”另一方面,陶莺也认为,剧场的影响不能单纯用收入来衡量,“对成员而言,长期的驻场演出,可以让个人技能、团队间的默契得到从量变到质变的提升,就跟飞行员要积累总飞行时间的道理一样。”

相对于韩国练习生出道前封闭几年的刻苦训练,SNH48的培训时间仅仅半年,堪称速成班。但在日后的每场公演中,成员们通过实地演出获得经验、累积人气,每一点进步都会被粉丝铭记于心。

想粉48系的萌妹子,要经得起“买买买”的考验

据陶莺介绍,目前B2C收入在公司总收入中占据了大头。除了公演和总决选外,粉丝们只有通过握手会和合签会才可以与偶像互动,而这些都需要粉丝通过官网买!买!买!

《梦想岛》EP推出了多个版本可供选择《梦想岛》EP推出了多个版本可供选择

每年的总决选自是不用说,投票券都随EP售出,要投票,必买碟。以今年总选指定EP《梦想岛》为例,价格包括78、278、588和1680四种。由于包含48张投票券,平均价格最为划算,1680版EP往往是赛前的抢手货。此外,运营方还有电子投票方式,5块钱可以投0.1票,线上支付即可。“背背山”向记者透露,每年总选为了收集投票券,粉丝们都会成箱成箱的订购EP,拆盘后选票自己留着,EP就随手送给周围的朋友,也算间接为SNH48做了普及宣传。

78元的EP里会至少附有一张生写(未经修图的成员写真照)、一张握手券和一张投票券。写真照片随机出现,想凑够一整套,请多买碟;一张握手券可以和成员握手十秒钟,十秒时间不够,请再继续多买碟。合影和签名券一般被简称为合签,每购买10张唱片官方将随机赠送合影券或签名券1张。也有粉丝为了减少花费,会私下互通有无,进行二次交易,这时价格会随着市场行情继续波动。

在官网上,会员是积分制。积分由少到多分为小丝瓜、银丝瓜、金丝瓜、白金丝瓜和钻石丝瓜。积分的来源除了购买周边商品,还可以通过剧场门票,或参与各种官方活动进行兑换。作为钻石瓜成员,将享受免费获取定制周边,邀请成员庆生、指定两位成员微博关注等多项福利。

SNH48官方周边,一只手环售价48元SNH48官方周边,一只手环售价48元

周边产品方面,品种同样繁多:成员生写(每月发行一包,随机包含5张成员的照片,售价60)、应援毛巾(80)、剧场公演DVD(268)……“背背山”感叹:“丝芭运营方式就是像在做网游,不断地给你开新服,然后让你不断买装备升级。”这类似于互联网中常提到的生态闭环理念:运营者提前想到所有的选择项,剩下的只是粉丝选择本身的问题。

SNH48的“脱日”之路

在今年总选前,SNH48还面临过一次舆论“危机”。就在总选开放投票通道的前一天,AKS集团(日本AKB48母公司)突发声明称,因SNH48单方面违约,即日起官网将撤下有关SNH48相关内容。此外,对于BEJ48和GNZ48,日本公司表示,两个组合和AKB48团体没有任何关系。不少网友猜测,丝芭文化传媒组建地方姐妹团的举动,惹怒了日方,运营也势必受到影响。

不过,从今年大爆发的总选和各地运营成绩来看,这种担心似乎多虑了。

逐步脱下日系帽子,从加重原创做起

从今年开始,SNH48本土化的趋势愈发明显。

虽然曾经以AKB48姐妹团身份出道,但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却并未感受到两者间有着多么亲密的关系。在问及中日两方具体的合作细节时,丝芭的工作人员只简单地用“日方提供技术支持”带过。至于前期是否有日本团队指导成员的歌舞培训,该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只是曲库共享,培训都是自己请的国内老师。”

AKS集团发声明指责SNH48违约AKS集团发声明指责SNH48违约

众所周知,SNH48通过购买版权,一直与AKB48共享音乐曲库。今年3月,其首张原创专辑《源动力》的发布,也被外界视作逐步摆脱日系团体印象的开端。陶莺向记者证实,原创公演和EP都是今年SNH48的重头工作,“今年的计划是SNH48将推出四场原创公演、至少三张原创EP。”同时,BEJ48和GNZ48的首张原创EP和MV也将在八月底、九月初推出。

在运营上,丝芭文化传媒也同样显示了本土化的决心。与日本AKS公司允许成员经纪约分签给其他公司不同,丝芭一直牢牢掌控所有成员的经纪约和运营权。这种将资源集中于平台的做法也有利于公司对SNH48整体品牌的运营,避免出现单个成员叛逃后,粉丝大量流失的窘境。也有业内人士表示,除了鞠婧祎等颜艺俱佳的成员目前稍有艺人潜质,很多妹子在进入鱼龙混杂的娱乐圈中将很难再继续偶像的职业。

在地方团的建设上,SNH48采取的同样是上海主导、地方独立运营的模式,和AKS几乎全无关系。种种现象表明,对于羽翼渐丰的SNH48来说,AKB48作为主团的影响力,已经开始逐步下降。

影视、综艺多渠道布局

中日两国国情的差异,也是导致SNH48走上本土化之路的必然因素。相对影视综艺内容来说,中国音乐产业价值始终偏低。所以,SNH48的成员已经多向影视、综艺等主流平台多栖延展。SNH48还在多个平台开通直播功能,每周剧场公演都可以在线收看,成员们也不定时上线直播与网友进行互动,进一步扩大组合影响力。

SNH48将推出各种更具特色的限定小分队SNH48将推出各种更具特色的限定小分队

在布局上,丝芭文化传媒旗下公司丝芭影视,也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正式亮相。不仅将孵化包括《劲舞团》在内的十多部影视剧IP,还早已在动漫、游戏等领域进行扩展。在组合运营上,丝芭文化传媒在今年也正式宣布,将在原有SNH48及姐妹团的基础上会推出更具特色的女子偶像小分队,包括走韩系风格的7SENSES、主打电竞的电眼少女队、主攻时尚领域的STYLE7以及00后少女组合COLOR GIRLS。“很多路人看到SNH48还是会觉得脸盲,这些特点鲜明的小组合,将弥补这个短板,用来吸引不同的受众群体”,陶莺表示。同时她也透露,SNH48在传统演艺方向的收入也在快速增长,“现在暂时来看是B2C收入多一些,未来就不好说了。”

总结陈词

相比日韩,中国一直被称为“偶像沙漠”,而SNH48则是日系偶像文化走到中国进行本土化结出的果实。中国偶像事业虽然仍处在萌芽期,但已经有不少后继者纷纷踏上探索之路,女团诸如1931、Idol School、Lunar、蜜蜂少女队、IP Family等也已经开始着手公演和固定剧场的运营模式,偶像团体未来的生存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但SNH48眼下似乎仍没有到需要担忧的时刻,“市场永远是28原则,当别人在学走路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跑了。”有丝芭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至于这句话放在未来是否准确,还得留待市场和粉丝的考验。

主笔 :程佳54321 zishifeng v_ttongli

投票

我要投票 查看投票

投票标题

      人参与投票

      相关话题

      • SNH48第三届总选落幕

        粉丝们用投票的方式选出本届人气成员阵容

      • SHN48萌妹开唱 宅男舔屏

        第二届金曲大赏中妹子们劲歌热舞,宅男为之疯狂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