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路人组合走红引发的迷之乱像

2016-03-08207

上个月底,腾讯娱乐直播了Sunshine组合在北京一所高校拍摄MV的全过程,引发学生、网友、媒体大面积围观喧哗。短短两周的时间,一只树懒刚吃下去的食物兴许还没到胃里,五个颜值不高、嗓音不美的四线城市高中女生却从普通人变成了爆红款“明星”——看,世界就是这样的奇妙,莫名的奇妙。 

当好奇的人还在纳闷“是什么魔法将她们的世界荒漠变花田”的时候,这个“给全世界带来阳光、带来自信”的Sunshine组合,也带来了可能连她们自己亦没想像过的非议与疯狂:网友的嘲笑吐槽、各路营销大V、音乐公司、科技公司、选秀节目的邀功接洽、莫名间突然冒出的一群“我比她们更丑,求出道”的痴人…… 

我们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了。但那又怎样呢?一个草根女子组合掀起的网络海啸,如同一出浮世绘的群魔乱象,还在继续发酵。【原文

想红想疯了:网上突然冒出N个路人组合

2月11日,大年正月初四,微博大V“娱八婆”发了一条Sunshine组合要出道的微博——与其说是宣布她们出道的“通稿”,还不如说是一条让人点开就想笑的段子:连博主在最后也放弃了“……妈蛋,真的编不下去了”。当时,娱八婆并没有想到,这么随手一发,Sunshine组合便成了她开年的杰作。

Sunshine组合因大V发博而一夜走红Sunshine组合因大V发博而一夜走红

一时间,被网络疯狂吐槽的Sunshine组合,让网络陷入了一阵“奇葩轮番登场”的热闹。

就在当天晚上,四人女团“Love-wings女子组合”在微博上以“向Sunshine组合下战帖”的方式宣告出道。第二天,营销大号便开始自发安利贴:“她们来自东方威尼斯——辽宁省辽阳市,黑土地赐予她们艺术天赋,猪肉炖粉条陪伴她们茁壮成长……”配图是成员们县城小影楼风格的写真照。至今,这一条微博有七万多条转发,超过九万条网友评论。

在Sunshine爆红的第三天,也就是2月14日,上海三人男团Nice也宣布出道,并在微博上公开挑战TFBOYS:“我们的目标是国内第一男团!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士兵。我们相信,总有一天可以超越你们。”同样借势登上热搜。

借着TFBOYS出道的还有MoonLight女子团体。2月29日,在宣布出道的第三天,她们的官微就迫不及待@TFBOYS:“我们都爱@TFBOYS组合么么哒!”而这条微博下却几乎被四叶草们不满的留言刷屏,“你们想红可以,但是不要牵扯到三小只。”

MoonLight(右)宣传照与Sunshine相似MoonLight(右)宣传照与Sunshine相似

与其他组合以“低颜值”为卖点不同,实际上,MoonLight五位女生从外形上看,完全拥有偶像团体的准入门槛。可是在宣传上,她们却有蹭Sunshine热度的嫌疑:组合名字意为“月光”,与Sunshine(阳光)遥相呼应;宣传照也采用了一模一样的造型姿势模板;就连新单曲名字《悲伤具虚伪》都和Sunshine的《甜蜜具现式》有异曲同工之处……

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比丑更丑”的奇葩组合在期间谋划自己的出场方式,惹得“好事网友”都在开同一个玩笑:我们也要出道!

Sunshine大火于网络之后,各种组合也扎堆出现了。Sunshine大火于网络之后,各种组合也扎堆出现了。

迷思!Sunshine组合的幕后推手究竟是谁?

2月11日宣布出道,2月18日,这五个毫无演艺基础的高中女生,接受了人生中第一个电视专访——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任何刚出道的新人。

网友口中Sunshine组合的这个“破冰之访”,在亳州电视台新闻频道下的《药都时空》节目首播。第一轮播出的时候节目并没有火起来,但在当地农村频道重播后,有人将节目上传到了网络上,成员们毫不掩饰的素颜让节目“槽点满满”,在网络上再度引发轰动。

但接下来要约Sunshine专访的媒体,就比近水楼台的亳州本地电视台困难得多,可谓是一场靠关系的时速硬战。

2月24日,记者得知Sunshine要在北京拍MV,而MV制作方是一家名叫“信念音乐”的公司:这家公司曾在去年推出过一个叫何权谋的新人,在湖南卫视《变形计》里出现过,也办过歌友会;当然,不得不提到庞麦郎那支《我的滑板鞋》MV,也是这家公司拍的。

为Sunshine拍MV的这家公司还捧红过庞麦郎为Sunshine拍MV的这家公司还捧红过庞麦郎

记者很快联系上信念音乐的负责人J先生,但J先生当时已经在处理Sunshine拍MV的事情,对于突然爆多的媒体采访,并没有时间及时回复。记者又辗转联系上一个曾在何权谋歌友会上“献唱多曲”的19岁歌手David,才获悉,他竟然是Sunshine单曲MV的男主角!

好像忽然打通了任督二脉,David很热心地帮记者跟J先生沟通,J先生终于做了回复:当时他人在亳州Sunshine的学校,据他透露,有另一家媒体比他还早飞去亳州,并“通过政府的关系,采访到了Sunshine学校的校长、班主任、父母,所以不能拒绝”——这家媒体当天还进行了直播,直播的数据J先生很满意,“好像有17万的流量。”

但J先生一开始并未答应记者的采访需求,直到当晚十二点,在电话里又再反复核实采访需求,才最终松口答应专访和直播MV拍摄现场。他告知记者的地点,也只是北京某大学的名字,并无细则,而且一再叮嘱记者,“拍摄信息千万不能外泄”。事实上,这所大学也并不知道,就在隔天,这个正走红的女子团体会进校园拍MV,并引起疯狂的围观。

作为幕后推手,J先生和信念公司所有人一直在强调“Sunshine还没有签经纪公司”,主要原因是父母不同意,而信念音乐只是帮忙拍MV。但在另一家媒体的访问里,又说“已经有专业的团队在帮她们做事了”。

一位与该公司有过合作的知情人士向记者分析,“他们就是想等过几天MV发布的时候放大招,让大家对Sunshine刮目相看”。记者试图跟J先生约进一步的专访,得到的答复始终是“不想一次性把话说完,要不等MV出来的时候就没得说了。”

刚走红就开撕:营销大V吐酸水

就在Sunshine组合拍MV拍到刷屏的那天,一手炒红了这个组合的微博大V“娱八婆”却憋着一肚子的恶气。当晚六点左右,娱八婆一篇名为“至忘恩负义Sunshine组合的一封信”的长微博让双方的矛盾浮出台面。

记者联系娱八婆的时候,对方非常谨慎,防备着,直到确认了身份,才接受采访。如今娱八婆的QQ个性签名是“微博粉丝突破60万啦,开年Sunshine组合事件独立炒作营销者,价格已经更新,没更新的公关媒体来询价”。自从Sunshine火了之后,娱八婆微博粉丝涨了近十万。

微博推手吐苦水:不懂感恩!微博推手吐苦水:不懂感恩!

但娱八婆是很气愤的,“她们不是说不认识我,不是我捧红的吗?直接特么否认我的存在,大家又不是眼瞎了。”娱八婆气愤的点在于,Sunshine组合在许多采访里都统一了口径“我们不知道娱八婆,有人冒充我们”。但据娱八婆回忆,最开始是Sunshine里的一个成员在微博上私信她,大概内容是“求你帮我们组合发一条微博支持下吧,我们有歌曲,想出道,我们喜欢TFBOYS,想和他们近一点。求你推一下我们吧,我们什么都不怕,就想红,你想要怎么做我们都配合……”(后来许多求出道的组合,用的都是这个理由,比如MoonLight。)

娱八婆向记者抱怨说自己“当时手很贱”,看了成员的写真之后一直笑,只想做一个案例出来,就发了那条微博,“你觉得能有公司看上她们?这种组合怎么可能进入娱乐圈。”

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娱八婆翻了好一阵子私信,但始终没有把最早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记者。她最后的解释是,因为和Sunshine成员的微博一开始并未相互关注,是“未关注人私信”的状态,等Sunshine红了之后,给她私信的人太多,“未关注人私信”几乎瘫痪,要想找记录,只能靠手动去翻,“而且(她们)好像也改名字了,完全不知道是谁,当初她们都有各自的微博,现在也都消失了。”

所以,最终,娱八婆也没能向我们出示那些最有说服力的私信对话截图,这场口水战也变成了一桩“无头公案”。但事实上,记者调查发现,如果只是按公布照片和宣布出道的时间来看,Sunshine组合公布的时间确实比娱八婆要早。

15岁的公司总裁说“他要把Sunshine、Nice这些团体捧红”

微博大V只是让Sunshine一夜之间爆红,但究竟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Sunshine推向人前的呢?

就在与J先生关于MV拍摄一事斡旋的同时,记者发现一家在微博上声称与Sunshine组合和Nice男团合作的公司,名为“崇才科技有限公司”。

找到这家科技公司的总裁李昕泽很容易,在公司官微发私信即可得到热情回复。在此之前,这家公司的外联李一龙在网上曝光率很高,有传闻说他只有16岁。李昕泽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说:“他比我还小,我15岁,他相当于我们公司副的(总裁)。”对于外界对李一龙较高的认知度,李昕泽有点不爽,立刻拿出了(正)总裁的口吻说:“他这次确实表现不错。”

崇才科技副总裁李一龙崇才科技副总裁李一龙

2月14日,也就是Sunshine在微博上走红的第三天,崇才科技在微博上宣布,成为Sunshine的科技顾问,“就是我们帮她们微博认证,研发APP还有洗白一些网络上的舆论,”李昕泽向记者解释了这个title。本来说三天之后上线的Sunshine的APP,并未如期出现,“信念那边说希望能跟MV一起推出,这样有助于MV的效果。”

李昕泽说道,当时看到Sunshine在网上红了之后,他便私信找到这个组合,称赞五个小女孩都很聪明,很快就达成了合作协议。现在李昕泽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是“帮她们把网上那些反对的声音抹杀掉”,这件事让他很头疼,“我们一直在想办法扭转局势,让大多数人认可她们。”崇才科技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帮Sunshine找了信念来拍MV,“她们之前的那首MV,就是大家骂她们的一个点,不怎么样,我们做的工作就是联系了拍摄MV专业人员,重新拍。”

在李昕泽的设想中,Sunshine未来的盈利路线是“走粉丝经济”,但前提必须是“得先给她们转了好名声”。他透露说,目前正在找一些科技公司来联合推广Sunshine。李昕泽告诉记者,现在崇才科技比信念音乐对Sunshine的掌控力更大——虽然还没有签Sunshine的经纪约,但如果信念对外接Sunshine的商演,都要经过他同意。说到商演的分成,他说,“它不是百分比:去一个大的商演,我们要的是这么多,如果是一个小的商演,我们要的还是这么多。”

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天里,李昕泽还签下了另一个“男子天团”Nice,包括他们的经纪约,“也就是说,现在外界如果要找Nice天团,就要通过我。”

正在读高一的李昕泽最近打算带着副总裁李一龙跑一趟北京,呆四天,跟相关人士会谈,“总之见越多的负责人越好,希望能引起他们的兴趣,看看大家是什么态度,找找赞助商,我们还是想把Sunshine从这边推广出去。”

最近他还打算抽时间和Sunshine组合见一面——虽然已有深度合作,但双方目前还只是通过电话和微博联系。李昕泽告诉记者,他可以安排Nice男团接受专访,但等了一天,他最后一次的回复是,“他们还没下课,每天晚上才回复我的私信。”他并没有他们的手机号码。

可能连李昕泽也都没想到,就在前两天,刚刚成立二十天的Nice男团,已放出“发布会”视频,正式宣布解散了。同时,他们会签入另一家正规娱乐公司,并前往韩国接受一个月的专业培训。

不受访、玩单飞……媒体们也开始抓狂了

2月27日,Sunshine组合的五个小女孩悄无声息地走进北京一所高校,一个小时后,这里沸腾了。

MV拍摄的直播时间原定在上午10点,在开始前的半小时,Sunshine工作人员临时在电话中告知记者,计划推迟,具体时间待定,理由是“成员们需要时间准备妆发”。在随后的五次通话中,时间被一推再推。

11点10分,Sunshine的专车终于抵达校园,面对校园中突然出现的长枪短炮,路过的学生们最初反应并不热烈。直播开始半小时后,学生开始从校园四面八方涌向拍摄地。“我知道她们,网红啊,哈哈。”一名从宿舍闻风而来的男同学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朋友圈,都是同学转发的关于腾讯直播的新闻,“看了这个才知道在我们学校,一上午(朋友圈)都炸了!” 还有围观的同学表示,“以前陈坤、陈乔恩、王力宏都来过我们学校,也没见这么火爆。”

Sunshine来京拍MV接受腾讯娱乐采访直播Sunshine来京拍MV接受腾讯娱乐采访直播

围观学生的热情却让信念音乐工作人员焦虑起来。“拍摄进程太慢了,”J先生跟记者商量,“先不要做直播了吧,地点全泄露了。”而最终,当天这场仅两小时的直播,被证明热度惊人——在线人数超过70万,点赞人数超过500万的数据是腾讯视频直播史上第三的成绩,仅次于吴亦凡、李易峰某次合体的发布会以及张柏芝、李宇春、李易峰等数十位大咖明星云集的某颁奖盛典。

直播结束后,记者同时接到了三家主流媒体记者“求Sunshine联系方式”的信息——其中一家网媒记者哀嚎“你们是怎么搞定他们的?!”此前,他们也和信念音乐联系数次,“好话说尽,但采访始终敲不下来”。就在他们决意放弃后,却看到Sunshine直播的新闻在网络和朋友圈刷屏,这位记者一连发了好几个哭脸表情,“不知道怎么跟领导交代,好想哭”。

“你说他们想炒作还这么端着有意思吗?”另一位同样没有啃下采访的记者有些不满,直呼该团应对媒体的“高冷”方式让他“不懂”。

MV男主角David事后也跟记者透露,在直播拍摄过程中,“满世界都在找J先生,许多媒体都快吐血了,因为一直找不到地点。还有一家媒体说要封杀我们,就因为我们没有排专访。”当天,除了现场直播,偷拍团队“全民星探”拿出应对大咖的姿态全程跟拍,直至追踪Sunshine坐火车离开北京。

而Sunshine离京之后,再也没有媒体约到采访。有媒体感慨,“简直比采访TFBOYS还难。”

然而,事情并不止于此。Sunshine组合在北京拍完MV的第二天,又参与了某网络综艺节目的录制,这档节目由台湾的通告女星小甜甜主持,Sunshine在拍完MV那天立刻进录音棚录了一首新歌,正是这档节目的主题曲。

小甜甜微博晒出与Sunshine录音照片小甜甜微博晒出与Sunshine录音照片

据一位当时在现场的工作人员透露,小甜甜和Sunshine合唱了这首单曲,但因为被五位女生的唱功所吓倒,当场很是嫌弃,甚至拒绝被工作人员安排合影——从这一点来看,Sunshine组合和当年的芙蓉姐姐、凤姐一样,难免遭受排挤,尽管她们在网上很红,比小甜甜红一万倍。据悉,这首单曲的MV目前还在后期剪辑中,网上放出来的版本是组合自己的,没有小甜甜的部分。至于带小甜甜的版本会不会公布,还未可知,但记者得知,小甜甜还单独录制了一个版本,很有可能合唱的单曲就这样“流产”。

这边还没约到采访 那边已经开始解散、单飞了

与Love-wings的接触是这几个组合中最为顺利的,在与组合官微微博私信联系没有下文之后,记者从成员曾娇那里拿到了队长小宇的电话。只是,与小宇的对谈内容完全不在记者想象之中。

小宇告诉记者,成名之后,组合中有两位成员已经萌生退意,“老师同学,都会对你产生一些新的想法,一些朋友甚至拿这个去讽刺你,刺激还是挺大的。”还在念高三的小宇向记者反思,“可能我们火得还不是时候。”

Love-wings成名后有两名成员想要退团Love-wings成名后有两名成员想要退团

在网络走红之前,小宇和另外三位成员一直以组合身份在本地进行演出,“每场费用平摊到个人最多五六十块一场”。而有了名气之后,这个价格翻了十倍、二十倍。还有一些经纪公司找上门来签约——包括上文中提到的崇才科技。

“就是因为大家意见不统一,我都拒绝了,整个二月份也没有接一场演出。”提及这些错失的机会,小宇有些惋惜。由于无法劝说成员与自己继续打拼,小宇称自己“很伤心”,已经决定单飞。

眼下Love-wings官微的粉丝累积接近四万,但仍不及Sunshine的九分之一。小宇称自己还用官微和Sunshine发过许多私信,“我们两个组合相像的地方很多,我也想向她们取经,跟她们做朋友。”不过,她的单方面努力却一直没有得到对方回复。

有知情人向记者曝料称,Nice也曾主动找过Sunshine,说要一起拍MV,露脸十秒就给35万,但Sunshine方面没答应。“是不是听上去特别疯狂?”知情人调侃道,“完全就像一场闹剧。”

接下来,商演、节目一个个走起

Sunshine组合拍完MV之后的第三天,某音乐公司的经纪人李先生发了一条朋友圈称“Sunshine商演可以找我”,并配了图,但没几分钟,他迫于被“追杀”的压力,又删掉了,因为找他的人实在太多了。

这位李先生向记者透露,Sunshine的商演目前是20万一场,“目前已经排了好几场,应该是在今年暑假的时候,或者是周末,”他特意强调说,成员们的家长都管得很紧,并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父母。

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Sunshine此次进京拍摄MV的行程花了20多万,包括五个小姑娘的衣食住行,“去北京的时候买的是机票,回程则是坐火车”。一支MV花20万,大概许多传统的发片歌手也会吐血。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Sunshine目前敲定了一场在三亚的演出,十一月份也要去马尔代夫拍另一支MV。据说,信念音乐还安排了Sunshine和台湾通告女星小甜甜合作了一首单曲,“目前还在保密中”,但他展示了小甜甜和Sunshine的图片,真实性颇高——但Sunshine似乎并未得到小甜甜的认可,据说在录音过程中被小甜甜痛骂“完全不会唱歌”。

知情人士补充说,目前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正在敲Sunshine,成员的父母都已同意,只是行程还未定。

传闻Sunshine将参加超女传闻Sunshine将参加超女

崇才科技的李昕泽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也在联系他,想邀请Sunshine参加今年的比赛,“超女那边现在是和我们在协商,但Sunshine暂时还没有决定去不去比赛,我们的建议是最好参与一下,因为这是一个能提升名气和实力的地方,如果海选被淘汰了,那就证明实力还有待提高。”他还透露说,超女那边主动提出承担一些化妆费、出场费和服装费,“都还在谈,会给一个打包价”。

就在截稿之前,记者得到了《超级女声》节目组相关人员的反馈,“这个舞台是开放性的,全民选秀,欢迎每一位选手,不管是谁。”

“那节目组主动邀请Sunshine了吗?”

“只听说她们要来报名。”

总结陈词:

北京艺德艺考亳州分校的赵老师是Sunshine组合成员Dora的艺术辅导班班主任,也义务辅导过其他四位成员,在信念、崇才这些公司出现之前,媒体采访一度由赵老师负责对接。 

在提及Sunshine走红的现象时,赵老师的回应始终冷静克制,“我跟她们说就当这是一场‘奇遇’,灰姑娘可能会穿上水晶鞋,但也不可能不脱下来。”另外,有着打造专业偶像团体经验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突然爆红的人,很快会在快速消费的时代里被人遗忘,因为“最终得到认可的始终是艺人的才华”。 

道理似乎没人不明白,但是,在Sunshine等一系列草根组合集体攻占互联网、引发群魔狂舞的这段时间以来,总有那么几个瞬间,我们甚至只想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审丑一番。

主笔 :楚飞chengxiaojia2 alvinxchen v_kyfeng

投票

我要投票 查看投票

投票标题

      人参与投票

      相关话题

      • 与Sunshine的两个小时

        我们直播采访了宇宙第一天团Sunshine

      • Sunshine:莫名其妙火了

        记者在北京高校见到了目前受争议的Sunshine组合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