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

《红岩》作者杨益言去世 曾将稿费全部交了党费

2017-05-19 15:30:16 重庆晨报 71 大字

杨益言生前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高科摄(资料图片)

据重庆晚报消息,今日(19日)10点25分,《红岩》作者之一杨益言逝世,享年92岁。追悼会暂定在江南殡仪馆举行。记者从重庆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川、重庆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辛华处证实了该消息,且陈川表示,随后他们将会发布讣告。

杨益言,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小说《红岩》的作者之一。早年参加革命工作,后被捕囚禁于重庆渣滓洞,出狱后根据其亲身经历写成《红岩》一书。

小说《红岩》已走过50个春夏秋冬,印数超过千万册,成为了中国最畅销的小说。《红岩》不仅影响了几代中国人,更是成为了重庆的城市文化符号。杨益言是《红岩》的作者之一,由于身体原因,他已经不能接受媒体的采访。

杨益言和小女儿杨小谊

杨小谊是杨益言的小女儿,也是跟杨益言在一起生活时间最长的女儿,2012年,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曾采访了杨小谊,听她讲述女儿眼中的父亲。

小时候不知父亲是作家

提到杨益言就不能不提小说《红岩》,杨小谊说:“我小时候根本不知道父亲是作家,父亲也没给我讲过任何关于他在渣滓洞的那段经历和跟《红岩》创作有关的任何事情。”

杨益言

杨小谊第一次知道《红岩》跟父亲有关,是在她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一本《红岩》,让我回去找父亲在上面签名,那时我才知道父亲是《红岩》的作者之一。”随后,杨小谊所在的学校邀请杨益言去作报告,杨小谊第一次听父亲讲跟《红岩》有关的故事。当小时候的杨小谊知道了父亲“坐过牢”,好奇的问父亲,而杨益言却用一句“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就简单的回答了。“我所知道的关于父亲和《红岩》的故事跟大家一样多,父亲从未单独再给我讲过,到现在都如此。”

当杨小谊姐妹都知道《红岩》这部著名小说是父亲创作的后,杨益言却告诉她们,“任何时候都不准打着他或者《红岩》的招牌为自己行方便。”

从未听过父亲抱怨

虽然没有看到父亲创作《红岩》时的情景,但杨益言2000年创作一部关于三峡移民的作品时的情形,给杨小谊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有关部门计划制作一部关于三峡移民的影视剧,便把创作剧本的任务交给了杨益言。杨小谊介绍,当时父亲已经是70多岁的高龄了,但接到这个任务后,杨益言还是多次深入库区实地采访。

杨益言(左)和评论家阎钢在一起

为了安心创作,杨益言最长的一次7天没有回家。当杨小谊看到父亲时,因为长时间坐着写作,杨益言的双脚都已经完全肿了。“父亲现在的病就是因为当时长时间大强度的工作留下的,但父亲对此却没有一句抱怨。”因为过度劳累,杨益言终于在创作过程中病倒住院了,但当他知道有一次重要的剧本讨论会时,他拔掉了输液的针头,要求马上出院。

回忆起父亲对自己的影响,杨小谊最大的感受就是:“从不抱怨”、“从不说教”、“身体力行”。在杨小谊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很忙,只有“晚饭时间才能跟父亲在一起”。而杨益言在女儿们的心中极具威信,因为他总是严格要求自己,做好每一件事,“看到父亲都做的这么好,我们自己也就受到了正面的影响。”

遗憾女儿未能继承事业

父亲写了这么出名的一本小说,但却没给子女带来任何经济利益。杨小谊介绍,早在10年前,父亲就将《红岩》的手稿捐赠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要是去卖,得值多少钱啊。但父亲从未这样想过,就是想要把手稿捐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许云峰、江姐和以他们为代表的千千万万革命先烈。”杨小谊介绍,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父亲就把收到的稿费全部交了党费,一分钱都没留给自己,而当时他们全家的生活条件并不好。

虽然《红岩》没有给杨益言的孩子们带来经济上的收益,但红岩精神却深深的影响了杨小谊和她的姐姐们:“小时候父亲就带着我们姐妹去烈士陵园扫墓,回来还让我们写作文,了解那段历史。我们可以说从小就受到了红岩精神的影响,我和我的姐姐们都是特别善良、正直的人。”

杨小谊说,其实父亲想女儿中能有一人从事与写作有关的行业,但是杨小谊的姐姐们都选择了财会、医学、英语,父亲便将最大的希望寄托在了杨小谊身上。“父亲甚至还特意培养过我”,但杨小谊在做了7年左右的记者后,还是选择放弃了文字工作,杨小谊歉疚的表示:“这也是父亲一生的遗憾。”(文/孔令强高科)

分享到

热门评论

  • 音乐浪子

    致敬!鞠躬!向影响我一生的老师说声走好!您塑造的许云烽,江姐成岗刘思扬李敬原双枪老太婆等等人物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致敬!杨益言!致敬!红岩英雄人物!

  • 远村水驿

    《红岩》是所有红色小说里从思想、文笔到写作水平都极为出色的一部。相比同时期其它革命文学,不论是讲述故事、塑造人物还是语言文字,都是一部上乘之作。

今日热点

加载更多
更多> 应用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