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科技

乐视第三大股东:没孙宏斌我们就死了

新京报
2017-03-09 08:40:54
Aa

上周,乐视网出现两笔共计1900万股的大宗交易,涉及金额超6亿元。外界普遍认为,乐视网原第二大股东(现第三大股东)鑫根资本,实施了这次减持。

3月4日凌晨,鑫根资本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文表示,不就对乐视网持仓动态做任何披露和表态。

3月8日,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接受了新京报公司秘闻的采访,就与乐视网有关的系列问题进行了回应。

面对关于是否退出乐视网的问题,曾强表示,对于乐视的全生态投资是两年前的布局,是否退出取决于基金的期限、战略合作方和鑫根的关系等方面。

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

关于“红衣骑士”

曾强:鑫根资本从四个层面致力于扮演“红衣骑士”的角色,即雪中送炭的宝贵资金提供者,公司治理的友好升级推动者,股东价值的创新发现者和公司上路后适时退出的送行者。

鑫根资本与乐视的合作,恰恰是践行“红衣骑士”的理念。

关于“孙宏斌投资乐视”

曾强:孙宏斌一方是第二大股东,鑫根欢迎这样的股东,也希望所有的投资项目都有人成为第二大股东。如果公司没有第二大股东,我们在里面待着,我们就死了。

孙宏斌不以退出为目的,参与公司治理。我们和孙在投资上没有碰撞,私下是很好的朋友。他有经验,这对乐视的未来有很好的建设意义。

关于与乐视的未来

曾强:关于何时退出我们所投资的企业,按照“红衣骑士”的原则,我们认为在满足一下条件的情况下是适合的退出时机:

能为创业者“雪中送炭”,改善公司的生态环境、当有其他的战略投资者进入且公司有了更好的公司治理、同时我们获得了合理的汇报这四个条件满足的时候,我们会选择安排我们管理的基金退出。

任何一个基金管理人,都有盈利的目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促进社会的发展。

我们投资乐视,没有单纯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会兼顾创业者的感受。如果只为了纯盈利,我们58块钱就退出了。我们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公司上路后,会适时地退出。这里泛指我们的投资策略,不是特指投资乐视。

我们对乐视的全生态的投资和介入是我们两年前的布局,何时退出取决于三个点:所投基金本身的期限,战略合作方和我们的关系等。

我们是以盈利为目的,同时也愿意推动公司的发展,我们对乐视这么多公司、这么多生态的投资有进有出,是非常正常的。

关于乐视其他生态系统

曾强:你看我们现在投资的10个独角兽公司,9个都是上千亿的布局,也不可能少一个。前前后后,我们投资了乐视很多的生态系统,诸如乐视电影、电视和云等。

关于乐视电视

曾强:我们有一个关于大屏电视的深层构想,但这个想法呢,是跟乐视合作,还是跟其他人合作,我们还在判断。因为这儿想法是一个很颠覆性的。乐视是我们的第一候选,但是我们也有其他候选。

这个东西,跟谁合作首先取决于capture(英文原意“捕捉”),也取决于我们从中扮演的角色,希望有大的投入和股份,当然也考虑市场占有率层面。

关于乐视汽车

曾强:乐视汽车未来还有三道坎要过。

能否在重要技术领域有自己独立的突破和第三方认可的突破?比如说,电机,电池是否有原发性技术?能否做成颠覆性汽车,价格又可以适用中国,美国的市场需求。同时,能否达到量产所需解决的安全、成本控制等各种综合问题?

未来,有10万辆汽车上路的时候,安全性是十分重要的。当出现障碍物的时候,所有电动汽车都可以拐弯,但是我去德国发现,对方汽车在拐弯以后又回来了。谷歌只有100万小时的电动车上路的数据,乐视未来还有新的挑战。

如果能做到这三点,相信乐视汽车就离成功不远了。

关于乐视手机

曾强:我们和乐视有一个并购基金,我们为乐视提供基金管理的服务,具体怎么用是乐视的事。

乐视手机是乐视生态链中比较敏感的业务,涉及到香港的上市公司,我们在这方面能说的东西不是太多。

从个人来说,华为的团队、联想的、酷派的3个团队共同打造乐视手机的入口,不仅是要资金,还要管理、包容。在我们看来乐视有特别大的提升空间。

关于乐视近期变化

曾强:乐视改善了很多,包括股东变化、董事会、管理委员会等都有变化,开源节流比以前做的更好。

我个人看来,在今天这个时间,乐视放弃汽车不大可能,贾总作为汽车创业者、CEO、和乐视网CEO。他在这几个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这是最需要注意的。

当初缘何投乐视?

曾强:接触乐视后24个小时,我们就决定投资乐视了。

乐视这两年投资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可以说是作为一个膨胀的独角兽,其对传统行业带来的冲击惹来不少争议。

鑫根投资乐视是在其最困难的时候,当时各大银行、金融机构对乐视都是很恐惧的,有一个投资大佬嫌乐视股价太高。我和老贾谈投资时老贾还在医院。

在乐视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进来了,对乐视进行全生态的投资,但因为我们红衣骑士的定位,我们并没有在公司治理、财务管理上介入。

我们的投资和巴菲特的有点像,逆向思维。在大家都认为乐视没希望的时候,我们进来了,当大家觉得乐视好的时候,我们又适时退出。

当初看中了乐视什么?

曾强:老贾的魅力、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献在事业上的感染力,是我当时很冲动地去投资的很重要的原因。我们做投资倾向于遵循孙正义的理念,比传统的尽调方法可能更适用。

第一次见老贾,在一个周六晚上10点以后,很多年轻人挤在那里。这就是我认为最伟大公司的一个特征。

鑫根为乐视做了什么?

曾强:我们是乐视的资金、资源、资本主要的整合者之一。我们是知道乐视最多的,但我们现在是能说的最少的。

我们对乐视最大的价值是资金之外的,是对它的品牌、生态、政府关系、资金的改善。

在融资中,贾总可能并没有参加,这背后的艰辛、智慧,贾总并没有体会。贾总现在不一定能发现我们的价值,但未来获得巨大成功后,或再次遇到风波时,他会体会到,我们给他的价值远远超过他心中的价值。

我之所以这样帮他,是圆我过去的一个梦。我之前做过很多公司,做的阵线太长,我愿意用我失败的经验和现在的资源,去帮助他成功。

我们帮助的不仅是乐视一家公司,我们帮助的是未来十个独角兽公司,这实际上是我们想做的的事,但也并不见得是他今天能理解的事。

这个年龄,是杀气很足的时候,颠覆者都这样,但是否能做到,建立一个友好的生态2.0,是所有独角兽公司今天都需要面临的问题。

我当时送了贾总一本《禅者的初心》,贾总把他放在了董秘的桌子上,也许有一天他会理解。

投资乐视的经验

曾强:有非常多的第一手经验,值得学习。我觉得对于企业家来说,他的气场,他的战略眼光是最重要的。另外,公司治理能不能形成约束机制。

未来会在被投企业要求话语权吗?

曾强:以后投资,要么就是公司治理比较强的,要不就是增加话语权。

时机的把握也很重要。我们这次高位减持还是低位减持,实际利润差了10亿,甚至20多亿的利润,这个时机的选择是什么?是依据我们股东的回报要求、创业者的特殊要求,还是依据我们对市场的判断等等?

这些只有实战之后,你才清楚他的最佳点是什么。

给贾跃亭的建议

曾强:贾总有三个角色。作为创业者,我觉得他的评分是150甚至200分。

作为大股东,应做好公司治理、建立约束机制。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考虑走硅谷的模式,请专业职业经理人,请管理团队。大股东制定战略,管理团队去执行。

推广:更多精彩内容,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腾讯科技」(ID:qqtech)。

热门评论
  • o歌
    6

    乐天旗下的一个品牌乐视,必须要打击。快倒闭吧

  • 金牌DS
    15

    乐视不死,天理不容!只知道骗钱,又不实干!步子迈大了,真容易扯到蛋!

精彩推荐
正在加载...
相关搜索
评论 56 分享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