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腾讯网

“新乐视”起航时 讨债者和警察都来了

Aa

作者:李思谊张庆宁

责编:刘利平

这似乎是贾跃亭唯一一次缺席乐视网(300104.SZ)股东大会,原本属于他位置上的铭牌,已经被孙宏斌的名字所取代。孙宏斌是融创中国(1918.HK)董事局主席,在不久的将来或许成为乐视网董事长,而这也是以他为首的“新乐视”高管团队的首次亮相。

2017年7月17日,北京伯豪瑞廷酒店5层瑞和宴会厅,在14时召开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此次股东大会的重要议题,是投票选举孙宏斌、梁军和张昭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这也标志着以孙宏斌为首的“新乐视”将正式拉开序幕。

孙宏斌坚持自己对乐视的看好,称资金不是问题。

然而,距离股东大会开始还有1个小时的时间,现场开始出现一些“不和谐因素”——乐视控股的供应商将他们的讨债地点从乐视大厦搬到伯豪瑞廷酒店5层。在过去的几个月,这些供应商们曾在乐视控股的总部——乐视大厦,进行集体维权。

有三四位供应商将“乐视欠债乐视还!”的标语举过头顶,以示意在场的人们围观拍照,看到在场的人们逐渐增多时,一个领队者开始组织这些讨债者一遍遍高喊“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

一位酒店保安索性走了过去,试图以扰乱公共场所治安为由阻止他们的行动。显然有些徒劳,这些讨债者们时不时展开标语,见缝插针地向现场人们说明“乐视欠债不还”的事实。

一位讨债者甚至将一张名为《讨债书》的纸张塞进一名乐视网小股东手中。这份讨债书是截止7月17日乐视移动区域20家供应商欠款的明细,列有公司名称、联系人、联系方式、未结款数额和每个人按下的手印,20家供应商的总计欠款数额为3331万元。乐视移动主要是乐视手机业务部分,属于乐视控股,目前还未进入乐视网上市公司体系。

股东大会现场——200平方左右的瑞和宴会厅,乐视网各位高管的铭牌已摆放整齐。孙宏斌位列主席台最中央,他的左边依次是梁军、张昭和张巍,右边则依次是刘淑青、赵凯和郑路,两侧还有乐视网其他高管。乐视网最大股东贾跃亭的铭牌并不在其中,这也预示着他不会出席此次股东大会。

在乐视股东大会现场,讨债者一度与保安发生肢体冲突。

13时45分左右,穿着圆领黑色T恤短袖的孙宏斌,独自来到主席台,随后落座。瞬间,现场的股东们纷纷围住孙宏斌,与这位在过去的一个月几乎占据了中国财经商业新闻头条的融创掌舵者交换名片和观点。一位乐视网股东在现场提出了要和孙宏斌合影的要求,孙宏斌也爽快答应。坐在旁边的乐视网总裁梁军因不小心入镜,赶紧起身,并称“我要让一让”。

在孙宏斌的“粉丝”们散去后,乐视网高管们陆续落座。由于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迟迟未到场,股东大会14点并未正式开始,直到张昭和其他高管14:15分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

在此期间,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讨债者们在门外的喊声变得更大了。

呼喊声引起了场内的孙宏斌,头时不时地向门口的方向望去。此后,他和梁军、刘淑青有短暂的交流沟通,很大程度上是在询问门外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群讨债的乐视移动供应商,最终在民警的劝说下恢复秩序。

股东大会由乐视网董秘赵凯宣布开始,刘淑青主持。参加股东大会的股东和股东代表共39人,共审议了4项内容:包括《公司章程》修改的2项议案、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和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投票环节维持15分钟,随后刘淑青宣布股东大会结束。

显然,现场的股东们有些“懵”,面面相觑,他们还在等待最为关键的问答环节。赵凯随后确定了股东大会所有环节已结束的事实:此次股东大会不设交流环节。

这引起了现场的股东们的不满。一位股民称,说好的交流环节怎么就没有了呢。十多位股东随后也跟着附和。沉寂片刻后,孙宏斌称“因为要断电……”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位股东直接向孙宏斌高声发问,“孙总,我就问两个问题:乐视的债务没有算的那么清楚吗?我亲耳听说你在乐视那边呆了一个多月,对于乐视的账目是查的比较清楚的,现在怎么又爆出来这么多?”赵凯随即称,今天交流的是上市公司的情况。

该股东随即追问,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还有些关联交易,这些关联交易30亿左右,将来这块怎么处理?孙宏斌刚要回答,梁军接过话筒,回答称,“关联交易是我们现在非常关注和急于优先解决的重大事件。关于关联交易部分,乐视网目前正在跟乐视的非上市体系的各个公司,包括实际控制人贾跃亭进行沟通,并将体现在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

孙宏斌抱怨,这股东大会开得像地下党会议。

另一个股东表达了对乐视网因乐视影业注入而长期停牌的不满。“乐视网今年长期停牌,重大资产预案的调整又停两个月,按照证监会的管理办法规定,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不需要停牌,我们希望能够尽快复牌。”

赵凯解释称,会根据推进的状况解决,既然选择停牌并且已经向交易所申请,肯定是严格按照它的法律法规来进行。

“预案的调整没有规定停牌的,”该股东反问,“去年10月份就说预案调整停牌,今年4月份又因为预案调整停牌?”赵凯回应,不管是乐视的股东层面还是股东结构,在前段时间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接下来相关的标的公司还会进一步发生一些改变,到时候会披露更多信息。

第三个问题则针对融创近期对万达地产项目的收购。一位股东问及当时的官方公告中提及的与万达影业的合作,是否也会涉及到乐视影业。

“有可能,什么都有可能。”孙宏斌称,万达在院线方面具有优势,融创和万达的合作是很小范围的合作;未来将会有更深层次的合作。“王健林董事长还是挺看好的,合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还没有具体方案。”孙宏斌补充,“现在乐视影业的股权都冻结了,什么也谈不了。”

针对外界所称的万达可能借壳乐视网回归A股的传闻,孙宏斌则用“胡说八道”四个字回应。

赵凯再次宣布股东大会的结束,并表示未来组织投资者交流会专门解答这些问题。孙宏斌和高管们随即起身离席。

就在孙宏斌即将走出主席台时,他突然转身,对在场的股东们表示了自己的歉意,“不好意思,确实也没特别多可说的,我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A股上市的乐视网,肯定是没问题,但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

乐视移动供应商在股东大会现场向股东派发的讨债明细。

“我们要从实际出发,我们看好这个行业,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可承诺的。”他再次解释了投资乐视网的原因。

孙宏斌称,目前的“新乐视”的债权是比较稳定的,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现在主要的两个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接下来如何处理。”

他说,“既然说,我们就要说实话。未来几年我没想降低融创的负债率,负债率降了我们就没有发展。当然,负债率我们控制得挺好,我们现在账上有那么多现金。”这段对融创的表述,似乎是在增强乐视网债权人的信心,“乐视网虽然战略是领先的,只是管理和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

站在他旁边的刘淑青试图通过手势,暗示他不能再说了。孙宏斌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接着说,“现在的三家公司成绩没有五年是做不来的,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乐视网还是A股的上市公司,这三块肯定是看好的。”

孙宏斌话音刚落,现场响起了股东们的叫好声和热烈的鼓掌声。随着孙宏斌和乐视高管们从后门的退场,现场股东随后亦陆续退场。被拒之门外的讨债者,一拥而上,纷纷询问股东大会的更多细节。其中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他们说了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公司的彻底切割?未来还会有注入的可能吗?

事实上,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体系的彻底切割也将是“新乐视”崛起的关键。

|大事件|大人物|大趋势|

《棱镜》产品矩阵

分享
热门评论
  • 冰冰
    290

    乐视超级电视的销量是其它五大品牌的一个零头,咋是网销第一啦,真会骗人,没有真话,一帮骗子

  • 乐大叔
    347

    贾跃亭一人富了,乐视被当做欠债的猪卖了。孙宏斌买了这头坑爹的猪后,为了把猪再卖给别人,必须养一段时间,然后告诉所有股民,现在这头猪每天吃我喂的神药,现在每天拉出来的是金粑粑,忽悠股民再次买乐视股票,他在套现一次,然后再把这头猪卖掉。可怜的是仍然会有股民上当,仍然会有接盘侠去接盘。这种商人都是投机取巧的赚钱,哪有华为任正非老板的万分之一务实!

精彩推荐
相关搜索
评论 1032 分享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