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腾讯网

属羊怎么了?吃你家草了?证据都在这儿,不服来辩!

Aa

文|今天属羊的凤凰WEEKLY编辑|金快乐

“姑娘,你什么条件都好,要是不属羊我肯定选你当儿媳妇了!”

“属羊怎么了?吃你家草了!”

我同事彭顺利的相亲经历可谓一部羊入虎口的血泪史。属羊这一点成了她的致命伤,也让我们身边这些同事忿忿不平:“下次再有不开眼的老头老太太拿这个卡你,就拿这句话回敬他!”

激愤归激愤,但是属羊这一点在当下真是个致命伤。比起房子、车子、票子以及北京户口这些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能攥在手里的条件,属羊这点显得莫名其妙。

羊年生的男男女女多了,难道个个都是天生倒霉鬼?倘使如此,那世界每逢十二年都应该毁灭一次才对。或者国家干脆立法,从农历马年三月到羊年四月之间严禁夫妻同房。唯有如此,才能避免未来成批出现属羊男女,扰乱正常婚姻市场,为祸四海八荒。

不过,即使是荒诞不羁的说法,往往也能造成现实影响。

彭顺利是1991年也就是辛未年生人,这一年的北方各省市出生率确实大大低于之前和之后。我的家乡天津是个特别典型的例子,天津最大的河西产院在这一年共接生890例,比马年的1380例减少36.5%,但猴年的钟声一响,一大帮孕妇就疯狂地涌入产房大门,大年初一就有6个猴宝宝出生,一位产院老助产士回忆说,不少天杀的丈夫和婆婆在除夕那几天硬逼着媳妇把孩子憋回去,一定要忍到大年初一再生。

于是,在猴年春节那几天,孩子跟机关枪似的从一个个产妇憋坏了的子宫里喷射出来。羊年唯一开心的是搞计划生育工作的大叔大妈们,终于不用每天蹲在新婚夫妇家窗户底下听墙角了。

中国1948-1995年间生育率与生肖周期变动表,引自姚引妹《生肖文化与生育率变动研究》,从图中看,变化最大的似乎是牛才对,不过下降的原因和属相没有关系,而是因为这年是1961年。另外猴年比羊年还低的原因是,很多羊年妇女都不愿在六月前怀孕,怕赶上没草吃的“腊月羊”。

但问题是,属羊怎么了?为何偏偏它就比其它11个属相低上一等?这个无凭无据的说法是从哪来的?

老祖宗躺枪:属羊不吉利,这话我没说过!

“这是老例儿,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不懂!”

“老祖宗传下来的,会有错吗?”

“老一辈都这么讲,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周文王:哪有属羊的?快来给我当儿媳妇!

看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所谓的“老祖宗”。但“老祖宗”表示自己很冤枉。就算是如今被街头算命大仙敬仰崇拜的周文王他老人家,都从没说过属羊不吉利这类的话。

恰恰相反,在周文王的时代,能跟羊攀上关系,可是天大的幸事。甲骨文里“善”“美”“义”这些美好的字眼,都跟羊有关。

“美”是“从羊从大”,也就是男人中的佼佼者。“善”是“从羊从目”,温和之意。“义”是“从羊从我”,也就是公正的意思。

给周文王出谋划策的姜太公的姓氏“姜”也和羊有关系。姜是“从羊从女”意思是女性中的温良美丽、多子多福的佼佼者。

如果我的同事彭顺利是生在算卦迷信的老祖宗周文王的时代,只要一说“我属羊”,立马就被一帮诸侯贵族的公子哥围上来抢着娶走了。更何况她还姓彭,寿高八百岁的彭祖的后代啊,老头老太太们光是为了改善家族基因都值得把她硬拉回去当儿媳妇。

当然,还有个问题,先秦时是没有十二生肖这个概念的。周文王时代压根就不知道十二属相的事儿。

我们现在看到的最早的关于属相的记载,是湖北云梦睡虎地发现的秦代墓葬木简里的记载,而且跟现在我们所熟悉的十二属相还不一样。不是“午马未羊”,而是“午鹿未马”。羊倒也是属相之一,但却是跟戌相对的。直到东汉,王充在《论衡》举出十二生肖,才跟今天的完全一致。

但从汉代以降,从来也没说过属羊不好。王充生活的东汉是谶纬之学,也就是今天算命术相当流行的时代。如果属羊不好的话,那么王充同时代的人早就发现了。但恰恰相反。汉代人对羊很有好感。“羊”原本就是吉祥的“祥”的本字。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就直截了当的说:“羊,祥也”。后世算命看相的书里,也从没写过“十羊九不全”之类的话。

热播网剧里的两大主角,曹操和司马懿都是属羊的

属羊和属其他是一个属相的人一视同仁。该倒霉时就倒霉,该好运时就好运。如果举出属羊的大人物,那可真是不胜枚举。最近热播的网剧《军师联盟》的两位大主角司马懿和曹操都属羊。除非那些相亲角的大爷大妈们是思虑过度,害怕自己的儿子闺女找了个曹操或是司马懿这样前途无量的社会精英压着自己,不然,把属羊的往外推,只能用“想不开”三个字来形容。

“十羊九不全”:义和团的排外谣言,革命党的反清宣传,新时代的相亲杀手

那么,“十羊九不全”这样埋汰属羊人的谣言是从哪来的呢?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祖宗千年传承的老例。它的历史到现在也不过就一百多年。而它产生的时代,正是以迷信荒诞傲视古今的义和团时期。

义和团恨洋人。从“扶清灭洋”这个运动口号就可以看得出来。既然“灭洋”,那么跟“洋”所有相关的东西都倒了大霉。自然,跟“洋”谐音的“羊”也就跟着一起陪绑。

中国人民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他们相信越是拐弯抹角有隐晦意义的文字,就越具有神奇的力量——众所周知,神仙是不会用人类正常的语言来直截了当的表达意思的。一定要猜一下儿才行。

晚清时期民间流传的排外宣传画《谨遵圣谕辟邪全图》,中国神仙降服外国猪羊,图中的“猪”,指的是西方天主教(晚清改名为“天猪叫”);羊指的就是“洋人”

因此,在时不时搞个神灵附体的义和团民口中。“消灭洋人”的最好表达方式就是“杀羊”。既然老话说:“羊入虎口,有去无还”,所以义和团以杀羊人为宗旨的军队自然就叫“虎神营”。

羊要倒霉,自然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对义和团来说,旗帜鲜明的做好舆论准备,比真的拿刀去杀几个洋人重要得多。于是,在1900年那个疯狂的夏日,以“杀羊”为口号的谣言纷纷新鲜出炉。一位叫高枬的官员当时正好在北京,在六月廿二日的日记中写道:“果闻朱邸有一龙二虎十羊(又曰九羊)之隐语,令人骇愕。”

这里的“朱邸”,指的就是义和团在朝廷里的大后台,以仇洋排外的头号狂热人物端郡王载漪。之前因为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搞了一场不成功的戊戌事变,慈禧太后利令智昏,想要废黜光绪,改立载漪十五岁的儿子溥儁为帝。眼看着皇帝亲爹的帽子就要到手,载漪自然期望把绊脚石尽快干掉才好。

但问题是,摆在他眼前的绊脚石还着实不少,首先是光绪皇帝虽然遭受软禁,但一直活得好好儿的。其次是这位傀儡帝王还有李鸿章和庆亲王弈劻这些老臣出面维护,更重要的是,在北京的西洋各国公使对光绪帝的遭遇表示极度同情,拒不承认他那个十五岁儿子的合法权力。于是这一票人全被载漪打包归堆要赶尽杀绝。

“一龙二虎十羊(或曰九羊)”里的一龙,指的就是光绪皇帝,二虎,指的自然是李鸿章和庆亲王弈劻。至于“十羊(九羊)”,就是在京的西洋九国公使。

载漪心心念念要将这帮人全部杀光,好让自己的儿子顺利即位。但等这段谣言传到民间之后,就又添油加醋了,“一龙二虎”是非杀不可,但“九羊”显然不够成千上万的义和拳民分的,于是又出来要杀“一龙二虎三百羊”。不只是洋人,凡是跟洋人沾边的京城官员一并算在“三百羊”里头照杀不误。

义和团的结局众所周知。首先他们不大会算数,签订《辛丑条约》的西洋公使不是九个,而是十一个。不过“一龙二虎十一羊”确实没有“一龙二虎十羊(九羊)”读着顺畅舒服。

其次,综合来看这场义和拳乱,除了山西太原的巡抚毓贤亲手拿刀杀了十几个手无寸铁的西洋教士、医生和妇女儿童之外,闹得最凶的京津义和团一个洋人也没杀掉,倒是以里通外国的罪名杀了不少身上有洋铅笔、洋纸的同胞:“洋人咱是打不过,但打你一个属羊的没问题!”

义和团黄莲圣母:洋人我是打不过,但打你一个属羊的没问题!

义和团是覆灭了,但是羊倒霉的谣言却流传到民间,不断发酵,并且又跟另一个关于羊的传言混在一起。这个传言的始作俑者正是一位属羊的大人物: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属羊,并且很看重自己的属相。在中国,对一件事物表达至高敬意的方式就是不去提它,这也就是所谓的避讳。

“羊”在慈禧太后面前是个敏感词。不小心提了“羊”就可能掉脑袋,尤其是那些关于“羊”的不好词语更是要三缄其口。不仅羊肉被称为“福肉”“寿肉”,就连唱戏也不能唱《变羊记》《牧羊卷》《万里缘》(即《苏武牧羊》)全都不能唱。京剧名家陈德霖有一次在慈禧太后面前唱《玉堂春》,硬是把唱段里的“羊入虎口,有去无还”改成了“鱼儿落网,有去无还”才把老佛爷哄高兴。

老佛爷避讳羊,流传到民间就把慈禧太后跟羊相提并论了。如果你想反对一个人,却又不能直呼他的名字,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个替代物。对那些恨慈禧太后得咬牙切齿的革命党来说,既然无法公开叱骂这个最高统治者,所以就用她的象征物来作文章。恰好义和团排外时代制造出来的那些“杀羊”的谣言可资利用,因此,“杀羊”就从“杀洋人”变成了“杀慈禧太后”。

民众往往会迷信那些听起来玄乎其玄的话语,义和团时代的谣言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革命时代的谣言同样也吸收前人的优秀成果。“慈禧太后命不长”这样的口号既犯忌讳又不可能为大众所接受。但如果换成“十羊九不全,一全坐殿前”,反而会让好奇之人心生联想。将慈禧太后命不久矣,满清国祚即将灭亡的革命文宣灌注到民众心中。

娶了属羊女,家庭和睦生活好;甩了属羊女,家破人亡你自找

造作革命谣言的人们当然不会考虑后果。按理说,这些谣言本来革命一结束就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应该跟那些宣扬“八月十五杀鞑子”之类的革命谣言一块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才是。

但已经接受了这些谣言的民众却忘了它们的初衷,也忘了放弃它们。就像一支箭,已经箭在弦上,但突然失去了标靶,又不能不发射。由“十羊九不全”而衍生出的各种关于属羊不吉利的谣言也甚嚣尘上。但追根溯源,都只能追溯到义和团和慈禧太后那里。河北地区有个说法,叫“女人属羊,家破人亡”,一听就知道说的是败光了大清朝的慈禧太后。

至于属羊败家的女性,就我所看到的只有一位,《金瓶梅》里的李瓶儿。但她的倒霉一生跟属羊关系不大,而是她“前生曾生滨州王家作男子,打死怀胎母羊,今世为女人属羊,禀性柔婉,自幼无阴谋之事。父母双亡,六亲无靠,先与人家作妾,受大娘子气。及至有夫主,又不相投,犯三刑六害。中年虽招贵夫,常有疾病,比肩不和,生子夭亡”——完全是前生杀母羊的因果报应。如果拿这段话当真,那反而说明了一点,为了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最好这辈子对属羊的女性好一些,比如像我的同事彭顺利这样。不然下场会比西门庆还惨。

如此来看,“十羊九不全”这句谣言,或者改成下面一句更恰当:

“娶了属羊女,家庭和睦生活好,甩了属羊女,家破人亡你自找。”

顺便说一句,我属虎。

分享
热门评论
  • 纵横线
    264

    属羊79的,出生碰上计划生育,读小学初中时碰上义务教育还需收学费,读大学时碰上大学扩招和收费,大学毕业时早已不包分配需自主就业,要成家时赶上房价暴涨买不起房,年近四十时碰上放开二胎但已错过生育的黄金年龄,到退休时又碰上退休延迟,属羊确实不易啊

  • 苍菲之羽
    124

    本人91年的,老公86年的,结婚五年了,刚买了房,小孩三岁,从不信歪理邪说

精彩推荐
相关搜索
评论 1319 分享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