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乐视要账半年了,却连债主面都没见着

腾讯科技
2017-07-17 19:22:13

文 / 腾讯创业 郑可君 管慕飞

“我能怎么办啊,贾跃亭跑美国去了,我要账半年了,却连债主的面都没见到!”

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结束后,我们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伯豪瑞廷酒店楼下见到了腾飞。

作为20家公司发起的联名讨债团队的媒体对接人,腾飞和我们聊了聊他们一行人这几个月的经历。

讨债书讨债书

这张图是一份来自全国各地20家乐视的承建商联名发起的“讨债书”,文件上还有20家供应商联系人的按的红色手印。

腾飞对腾讯科技表示,乐视移动一共欠了这些供应商3300多万人民币。他们做的业务都是乐视门店的店建(店面建设)和营销宣传活动,分散在全国各地。

说到这里,腾飞指了指乐视大楼下面的体验店,“就像这种门店一样”。

乐视楼下体验店乐视楼下体验店

腾飞称,一开始,乐视还遵守合约按照付款计划付了一期,之后就再也不给钱了。半年前,多家供应商来乐视大楼下面讨债,方式简单而粗暴——在前台附近大喊“乐视还钱”,或者只是静坐、躺着。

乐视大楼的一楼前台乐视大楼的一楼前台

这种方式虽然很“土”,但还是起到了效果:每次来,乐视就会还总欠款的几个百分点给他们。他们一共来过8次,但最近这一次,他们一行人已经来了一个多月,但乐视却并未支付任何欠款。

无奈之下,这20家公司联合到一起,向乐视发起联名“讨债书”。

刘明也是这20家公司的其中之一,他在山东为乐视装修店面和做活动。“山东的店都是我们装修的,但活干了一直拖着不给钱,也没有人来和我们对接。”刘明说,“他们一直都和我们说些套话,刚刚,又派人来说了一遍,我们觉得特别假。”

对于这些前来讨债的人,乐视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股东大会上的讨债者股东大会上的讨债者

一家名为柯莱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员工小陈在乐视大楼下站了良久,她替公司来要了好几次债,但迟迟没有回应。

“我们是做IT软件外包的,给乐视总裁办做订餐、班车系统,还有一些人员外包服务。”小陈说,乐视一共欠了他们91万,之前,乐视的商务还会接她电话,告诉她“给时间让乐视重组”;后来,对方要不告知她正在医院,要不然就直接挂掉;而现在,再也不接她的电话了。

在腾飞要钱的时候,乐视则是直言:现在没有钱,让他们等着。在今天的股东大会上,乐视控股赵磊则对前来要债的供应商说,给乐视五年时间。

“‘可是我等着钱开刀看病,五年后我还能活着吗?’我是这么问赵磊的,可是赵磊说,‘你给我们几年时间,你的病先拖几年’。”

但需要指出的是,乐视移动本身隶属乐视系,但并非乐视网下属公司。赵磊在乐视网的股东大会现场也强调了这一点,希望供应商离开。但在场供应商们回应称,不管是什么,反正只认乐视。

对于部分要账的供应商来说,乐视拖欠的账款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公司的正常经营。

刘然是成都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乐视拖欠了他400多万债款。6月25号那天,他来北京找乐视要账。此前,乐视员工一直告诉他公司没钱,让他等着。

“可是我给了他时间,谁给我时间?我自己公司压力也很大,工人的工资,水电费这些都需要支付。我们的供应商也来追我们的账。”刘然说。

“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找贾跃亭要钱,虽然我们见不到他,但是我们回去也没有意义。”

在股东大会结束后,很多供应商又纷纷回到了乐视大厦。

走出躺满了人的乐视前台大厅,看到楼下展示厅中,停放着一辆非常炫酷的乐视概念汽车。

乐视楼下的展示厅乐视楼下的展示厅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热门评论
  • 望闻问切
    496

    给乐视五年时间。。。呵呵,欠钱的理直气壮,你不给我也行,反正我没钱,你自己看着办吧。看病?拖几年,公司运营?关门呗,没钱吃饭?饿不死。反正就是没钱。能等就老实的等着,五年以后看心情。等不了就死去,正好不用还了。操。这国家不管吗?我就想问问这样的行为和做法国家不管吗?!!

  • 南坪十三郎
    324

    贾乙己一到了美国,所有外逃的骗子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贾乙己,你又跑路了!” 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来一份ppt,这次是做汽车的。”便排出九文大钱。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套现跑路了!” 贾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亲眼见你看见你辞去了法人资格,还带着100亿跑路,老婆孩子还在国内呢” 贾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我一个美国人回自己家能算跑路吗?”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反生态战略”,什么“ppt制作应学应会一百例”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整个现场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精彩推荐
更多
正在加载...
相关搜索
反馈
评论 964 分享
取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