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腾讯网

乐视之“劫”:易到创始人齐“出走” 资金危局复燃

北京晚报
2017-04-23 20:03:17
Aa

乐视网业绩大变脸易到创始人集体“出走”

易到创始人集体“出走”、平台司机因提现困难而频频维权、“现金奶牛”乐视网又出现了8年来净利润的首次下滑、占到全年营收近6成的关联交易甚至引起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帝国”,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而所有的根源都是因为缺钱。

2016年年末,深陷资金周转之劫的乐视,最终找来了“白衣骑士”融创。这一次,白衣骑士还会出现吗?

易到创始人齐齐“出走”

“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达13亿元。”公开指责中的疑问尚未接触,被乐视形容为“忘恩负义的蛇”的周航又决定“出走”。

4月20日,周航联合其他两位易到用车联合创始人杨芸、汤鹏发布声明,宣布自20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去年6月之后,由于乐视强势派驻了以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作为易到创始团队的我们三人,均陆续淡出管理层。”周航、杨芸、汤鹏三人在联合声明中谈道,他们是应乐视要求,为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就采取了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这种“名留实走”的方式,并未高调对外公布。

“我们此举本是为与乐视积极配合,帮助乐视易到平稳过渡,不承想却造成了一系列不必要的干扰,而我们的个人名誉也因此遭到恶意攻击。”三人在最后表示,为避免对易到的管理现状造成不必要干扰,为后续易到的稳定发展保留清晰的管理架构,三人联合宣布自20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资金危局复燃

一封公开辞职信,代表着易到两任管理层的正式决裂,也使得乐视潜伏的资金危机再度复燃。

“蒙眼狂奔”的乐视很缺钱,这是领航者贾跃亭自己都承认的。2016年11月,由于手机供应链欠债风波,贾跃亭在内部信中承认乐视存在资金链紧张、扩张节奏太快等问题。随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乐视体育都被曝出有资金难题。

首先是乐视体育,在2016年通过B轮成功融资80亿元之后则再无后续,但业务方面却在不断烧钱。比如,从乐视体育支付给体奥动力的12.5亿元中超版权,到2016至2018英超赛季2亿美元(约合13.6亿元人民币)的转播费,以及NBA2016至2021赛季香港地区独家转播权1亿美元(约合6.8亿元人民币)。也因为版权费导致的入不敷出,3月初,因无力付款或主动放弃,乐视体育接连失去亚冠、世预赛和中超这几个重大足球赛事转播权。而最新曝出,由于拖欠女足超级联赛千万元费用,足协方面表态若乐视体育不按约定打款,不排除用法律武器解决。

其次是乐视手机业务,就连贾跃亭自己也承认,由于乐视手机的销量增速过快,手机的供应链模式对乐视自身的现金流产生了巨大压力。“在高速奔跑当中,手机的高速成长恰恰成了乐视摔跤的重要原因。”整理乐视方面公开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乐视手机出货量为2000万台。按照乐视所言硬件免费补贴政策,乐视手机平均成本价以800元为标准,过去两年,乐视手机也投入了百亿元左右的成本。

乐视汽车更不必说,内华达州财政部长曾向媒体表态,乐视投资的电动汽车法乐第未来是一场庞氏骗局。“直到目前,贾跃亭还没有放弃他的造车梦想。”一位易到前雇员告诉记者,乐视员工中很多人都认为,正是执着于造车,才触发了如今的这场资金危局。

“现金奶牛”乐视网业绩大变脸

而被称为“现金奶牛”的核心子公司乐视网,从最新公布的年报看,也处于利润亏损的状态。

4月19日,乐视网公布了2016年年报,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三项核心指标却均较2月底公布的业绩快报有相当大的出入。

业绩快报中,乐视网预计营业利润为4479.14万元,而经审计后为亏损约3.37亿元,变动幅度达853.49%。快报中原本预计利润总额为4019.36万元,但经审计后实际利润总额为亏损约3.29亿元,变动幅度超过9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同样从预计的约7.66亿元,变为审计后的约5.55亿元,减少了2.11亿元。

不得已,4月20日,乐视网连发数十封公告,给年报中的11处错漏“打补丁”,并作出了一系列说明。更正后的年报,开篇就增加了言辞动人的“致股东书”,提出在主动调整战略实现节奏和策略的换挡期,乐视的非上市体系正在历经“飞升之劫”。利润增长出现6年以来的第一次回调,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公司业务范围增加,新业务处于成长期造成的利润总额下降。同时,因前期超级电视主要以高配置、高性能、极致体验、颠覆价格快速获取用户的原因,以及公司快速发展带来的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等上升,使得公司营业利润同比降低。

“所幸祸兮,福之所倚,我们及时认知,主动调整步伐,这也是一家公司从年轻走向成熟、走向伟大的必经之路。”

关联交易占比营收近6成

情真意切的“致股东书”,并未能掩盖问题。投资人很快注意到,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给出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即简称的“非标意见”,提醒投资人注意乐视网的关联交易。

记者统计年报后发现,2016年,乐视网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销售总额为128.68亿元,比此前预计的90.89亿元多出37.79亿元,从总额看已经占到了全年219.51亿元营业收入的58.6%。其中,金额较大的几笔为:向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销售货物、会员,金额为70.87亿元;向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会员,金额为21.65亿元;向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销售货物、会员、广告、技术使用费,累计金额15.94亿元;向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销售货物,金额为2.63亿元。

同时,上述几家也出现在了关联采购方。比如,乐视网向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进行货物采购,金额为31.2亿元;向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进行会员分成、货物采购,金额为13.7亿元。在2013年,乐视网关联交易金额仅在2800万元。

“也就是说,乐视网从乐视移动、乐视手机买入手机进行销售,而销售的手机又会捆绑乐视网会员服务,产生的收入成为乐视网年报中的营收。”一位审计人士表示,关联交易占营业收入比例超过五成,已经算作是交易量比较大了,这也是近年来乐视为人所诟病之处。

不过,乐视方面的解释称,2016年度日常关联交易超出预计的主要原因是对TCL海外电子(惠州)有限公司的货物采购和对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商品金额估计不足。

危机严重赛过去年

记者同时注意到,在年报报告期末,贾跃亭本人持有乐视网约6.828亿股,处于质押状态有约6.143亿股,占其持有股比的89.97%。

就在今年1月乐视从融创获得168亿元融资时,融创方面提出的其中一项要求就是,在相关交易完成后的一年内,贾跃亭将其持有的乐视网股份的质押比例降低至50%以下,且确保此后的股份质押比例必须维持在50%以下。换句话说,在未来9个月内,贾跃亭需筹措资金将至少39.97%的股份质押进行解除赎回,以最保底的25元/股计算,这至少需要动用60亿元的资金。

“在各个瓶子都没有瓶盖,需要拆东墙补西墙之时,动用60亿元的资金去赎回质押中的股票,这对贾跃亭来说绝非易事。”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资金链危机爆发以来,乐视就一直在努力开源节流。除了引入融创这位“白衣骑士”外,也先后放弃了亚冠和中超的版权,以及对收购美国电视机厂商Vizio的交易。然而,这些努力,似乎远远不足以解决目前这场资金危局。“资金链问题、生态链问题、内部管理问题等,乐视目前的危机恐怕比去年更加严重。”

就在周五,有外媒曝出,缺钱的乐视正在洽谈出售世茂广场的零售物业。不过,截至目前,乐视方面并未予以回应。

上周四下午,记者在位于姚家园路的乐视大厦楼下看到,约二十多位挂着乐视工牌的员工在广场上休息聊天。4点是工作时间,可相比于迅速抽完烟回楼内上班,员工们更愿意坐下来谈一谈管理层的互撕。

本报记者赵莹莹

分享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
相关搜索
评论 60 分享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
取消
X